躍躍禦市:好夢難圓,留給“PPT造車”的時間不多了

2017年08月10日 07:50   來源:中國經濟網 王躍躍   

  網上常有:“農村小夥用報廢拖拉機零件組裝了汽車,民間高手”;“農民工收集破銅爛鐵,組裝出自己的夢想戰車”;“男子湊零件組裝跑車 上路被查強制報廢”……而十幾年前就有:“五農民造二代“夢圓”轎車”;“一個農民的驚人之作,足以令中國的汽車製造業汗顏!!!”。從本質上説,眼下網際網路造車大咖的“作品”與某些“鄉紳土豪”或愛好者因個人興趣組裝的“超跑”無異。唯一不同的也許是網際網路大咖更有錢、更任性,能夠租下賽道“狂奔”,而一些愛好者組裝的“超跑”只能在自家的田間地頭上撒野。

  昨天(8月9日)晚,一則“樂視討債者涌入總部大樓”的消息,引發樂視資金危機再度升級。消息稱,“在樂視大廈大堂討債40余日的20余名樂視移動供應商,因為害怕樂視倒閉首次進入樂視大廈,要求面見樂視移動代理CEO阿木”,表明樂視供應商的“討債”行動再次升級。而在同一天上午,另一則“賈躍亭香港籌糧,大部分財團避而不見”引起關注,也再次為賈躍亭替法拉第未來(FF)融資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事實上,三年前與樂視汽車一道“殺入”造車領域的“網際網路人”如今都面臨新一輪的融資壓力。有投資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到了建廠階段,能夠融到錢的公司已經一隻手數得出來了”。另外,寶馬、大眾、豐田等傳統車企也在全面佈局新能源汽車,並把量産新能源車的上市時間定在了2019年前後,留給這群“網際網路人”的時間真的不多了。那麼,曾經卯足了勁兒要把汽車業“顛覆為”手機業的這群“野蠻人”,能否如約兌現其信誓旦旦的“承諾”呢?

  在發表了《躍躍禦市:回不回國,10億美元都難圓賈躍亭造車之夢》、《躍躍禦市:圓夢的利器?FF91算得上汽車産品嗎》、《躍躍禦市:前車之鑒歷歷在目,誰還敢給賈躍亭代工》、《躍躍禦市:面對樂視無理要求,汽車零部件商選擇拒絕》、《躍躍禦市:遭遇關店潮和大聖股份被凍結 賈躍亭怎麼賣車》和《躍躍禦市:汽車高管來去匆匆,誰與賈躍亭一道"蒙眼狂奔"》等6篇文章之後,中國經濟網汽車頻道今天再次與您一道探討賈躍亭造車夢破碎給投資人、消費者和網際網路造車者們帶來什麼啟示?

賈躍亭

  投資需謹慎:“編故事”造不出汽車

  一直以來,樂視汽車被戲稱為“PPT公司”或“發佈會造車”。據不完全統計,樂視在2016年召開的發佈會有上百場之多,發佈會上不停地拋出新概念,講著“新故事”,通過“概念”來創造高估值。然而,數百場發佈會推出的所謂新産品卻往往只存在於PPT上。

  聚焦“汽車生態”,“賈躍亭更是將‘故事創造高估值’的能力發揮到極致,憑藉PPT、‘all in’雞血式來打氣,依靠藍圖畫餅來充饑,依託資本市場不斷圈錢來維持燃燒”,有資深同行對中國經濟網記者説,“由於樂視汽車遲遲拿不出量産車型,讓投資方對其失去信心,從而難以獲得下一輪融資來續命”。

  這位同行指出,“汽車量産的背後其實是一種‘對賭’,如果樂視汽車能夠按計劃推出産品,那麼或許可以為其爭取到下一輪融資;不過,由於深陷資金鏈斷裂危機,並遭遇信任危機,賈躍亭和樂視汽車或將難以再獲得投資人的信賴”,而最近的事態進展也驗證了這一説法。

  據媒體報道稱,面對目前正在香港找投資的賈躍亭,“幾乎所有人都在避開”;有投資人直言,“賈躍亭個人的信用已經透支了”。

  這一事件給投資人提了個醒:要完成一款新車的研發和量産,必須經過足夠的試驗、大量研究、反覆論證,必須依靠數百家的零部件供應商給予支援,每一個環節都需要鉅額的資金。數據顯示,2016年上汽集團研發費用為94.09億元,比亞迪為45.22億元;而2016年財年大眾汽車集團研發投入更是高達136.12億歐元。

2016年北京車展前,丁磊和張海亮首次雙雙亮相樂視汽車發佈會

  消費者需認清:“傍名人”造不出汽車

  賈躍亭進軍造車領域之初,依靠“高薪加期權”迅速地打造了一支高調、招搖的所謂“樂視汽車高管軍團”。包括原英菲尼迪中國總經理呂徵宇、原一汽-大眾某下屬企業生産總監弗蘭克施特則(Frank Sterzer)、原廣汽吉奧總經理高景深、原上汽集團副總裁丁磊、張海亮等傳統車企的高管陸續加盟,讓消費者覺得所謂的“樂視超級汽車”已經近在眼前了。

  事實上,網際網路車企時刻都在上演“搶人大戲”。眾所週知,電動車領域或自動駕駛的頂級研發人才,主要集中在寶馬等大公司以及美國的矽谷等地。有媒體報道稱,為了方便“挖”到優質的人才,蔚來汽車在慕尼黑、倫敦、北美聖何塞都設立了研發中心。

  不可否認,“挖”汽車業界的名人為初創的車企提供了良好的信用背書,也讓其造車的前途一度被消費者看好。不過,作為資金、技術、人才密集型産業,研發、生産、檢驗和檢測等各個環節都需要團隊協作、體系能力,一兩個汽車“領頭人”難以支撐整個産業鏈的運轉。

  隨著量産環節的推進,網際網路車企更看重團隊的打造。據報道,蔚來汽車把寶馬i系列設計總監Kris Tomasson及團隊的多名設計骨幹都挖了過來,在此基礎上組建了設計中心;威馬也投資了一家德國造車團隊。

  相比之下,傳統車企投入的更多。以自主品牌為例,據吉利控股集團總裁、CEO安聰慧介紹,“吉利汽車杭州灣研發中心總投資62億元,擁有10000多名技術研發人員,其中來自全球30多個國家的外籍研發人員就有近3000人”。

  回到樂視汽車,曾經的“高管軍團”已經名存實亡;而那些曾經天真地以為“賈躍亭能很快造出汽車”的消費者,或許也能清醒地認識到:不是挖走幾個“汽車大咖”就能造出量産汽車的。

另一位網際網路造車大咖推出一款造價不菲的新車

  造車者需自知:別拿笑話當案例

  繼FF91之後,另一位網際網路造車大咖在今年3月推出了一款號稱造價高達148萬美元的新車,並“成功”地挑戰了賽車場的速度記錄。據報道,這款新車第一批只做了6輛,準備贈與天使投資人。同時,“由於造價高昂,未來幾乎沒有量産的可能”,該造車大咖直言不諱地説。

  這不禁讓人想起,不久前網上還有:“農村小夥用報廢拖拉機零件組裝了汽車,民間高手”;“農民工收集破銅爛鐵,組裝出自己的夢想戰車”;“男子湊零件組裝跑車 上路被查強制報廢”……而十幾年前就有:“五農民造二代“夢圓”轎車”;“一個農民的驚人之作,足以令中國的汽車製造業汗顏!!!”。一位汽車行業人士直言,“從本質上説,這種車與某些‘鄉紳土豪’或愛好者因個人興趣組裝的‘超跑’無異”。畢竟,由於沒有經過有體系的驗證和滿足法規的測試,上述“新車”都不被允許上路行駛。兩者之間唯一不同也許是,“網際網路大咖能夠忽悠更多的錢,一任其‘新車’在賽道上‘狂奔’;而一些愛好者組裝的‘超跑’只能在自家的田間地頭裏‘撒野’”。

    日前,山東德州交警在執勤時,一輛無牌的“紅色轎跑”駛入民警的視線,民警立即將其攔截下來發現,該車竟然是一輛縮小版的電動 " 小跑車 "。 ( 來自 : 齊魯網 )

  現在,網際網路“車企”大都已經認識到,“汽車業遠比想像中難啃。”3年前,一群網際網路人喊著“顛覆”的口號,正式進軍造車領域;3年過去,沒有一家網際網路車企正式推出量産車型。相比之下,今年年初以來,寶馬、賓士、福特等車企,累計公佈的新能源車型超過20款,覆蓋高中低端全部車係。而大眾、豐田,明確地把量産新能源車的上市時間定在了2019年前後。如此算來,留給網際網路新車企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中國經濟網 記者王躍躍)

  相關閱讀:

    [專題]賈躍亭難圓造車夢 鳴網際網路造車警鐘

    【圖説】一張圖看懂為何賈躍亭難圓造車夢?

(責任編輯:張羽)

0.jpg
微網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