躍躍禦市:要錢沒錢、要人沒人,賈躍亭怎麼圓造車夢

2017年11月13日 07:39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王躍躍   

  賈躍亭明確表示:“目前已無力繼續履行無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諾,亦無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諾”。那麼,既然已經“無錢可燒”,賈躍亭還怎麼支撐起自己的造車夢呢?

  “Krause和Kranz離開後,FF幾乎陷入了運營停止的狀態”;然而,離職的高管並不止這兩位。有媒體報道稱,“負責FF汽車生産線的Bill Strickland也選擇離開,他曾在福特公司負責Ford Fusion車型的相關計劃”。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此人的離職,意味著FF的電動車製造計劃將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

 

賈躍亭(資料圖片 來源網路)  

  上週五(11月10日)晚間,樂視網(300104.SZ)發佈公告稱,賈躍亭和賈躍芳姐弟承認“目前已無力繼續履行無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諾,亦無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諾”,表明賈躍亭在資金上面臨的壓力無以復加。

  次日(11月11日)淩晨,法拉第未來(以下簡稱“FF”)的一則公告,又讓FF的人事危機暴露無遺。公告稱,“公司(FF)決定立即終止與CFO Stefan Krause、CTO Ulrich Kranz的雇傭關係”。

  早在今年7月,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在《躍躍禦市:回不回國,10億美元都難圓賈躍亭造車之夢》一文中指出:“扔下一屁股爛賬後飛往美國,令信譽掃地的‘YT賈’無論回國與否,其所追逐的‘汽車夢’終將是一場黃粱美夢,與能否造出其標榜的‘超級汽車’並無干係”。現如今,既無錢可燒,又沒人可用,賈躍亭的“造車夢”還怎麼圓?

  沒錢

  自去年11月起,賈躍亭打造的樂視體育、樂視手機、易到、樂視汽車、樂視網等一系列樂視係公司悉數陷入“資金斷裂”的漩渦。然而,儘管深陷資金危機之中,賈躍亭仍在全力推進自己的所謂“汽車戰略”。

賈躍亭(資料圖片 來源網路) 

  7月初,賈躍亭在辭去樂視網的所有職務後飛往美國。抵達美國後的第二天,賈便發表了題為《我會盡責到底》的公開信,稱此行“就是為了全力以赴實現FF 91最快量産上市”。同時,賈躍亭還多次強調其所面臨的最現實問題就是:為FF尋求一輪10億美元融資。

  但時至今日,善於炒作的賈躍亭一直沒有披露任何關於FF完成新一輪融資的消息。而外界得到的卻是負責該業務的Stefan Krause因此“背鍋”被開除。據FF發佈的公告稱,“自從Stefan三月入職FF以來,不僅沒有給公司做出實質貢獻,反而存在失職、瀆職甚至涉嫌違法的行為,嚴重損害了公司和投資人的利益。公司正在對Stefan採取法律行動。”

  不過,有媒體報道稱,“Stefan Krasue入職後,一直為公司奔波,並曾多次赴歐洲融資,但是由於賈躍亭信用已經破産,最後顆粒無收。”

  賈躍亭在美國的融資之路走得如此艱難;再看國內,既有來自供應商的討債,還有樂視網董事會發來的《關於再次提醒並要求賈躍亭先生繼續履行借款承諾的函》:要求其繼續履行借款承諾,將原減持資金繼續借與上市公司使用或者增持公司股票。

  對此,賈躍亭回復稱,“因2016年下半年,樂視非上市體系及本人出現資金危機,至2017年上半年,資金危機持續加重,本人已將減持所得資金全部用於非上市體系以及本人所涉及的債務償付等,目前已無力繼續履行無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諾,亦無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諾”。

  如果相信賈躍亭所言,他也許真的沒錢了。幾天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透露,“我家裏現在連1000萬元都沒有,而且我把所有的房産都抵押(貸款)了。”那麼,既然已經“無錢可燒”,賈躍亭還怎麼支撐起自己的造車夢呢?

 

CTO Ulrich Kranz 

  沒人

  伴隨著持續惡化的財務危機,FF正遭遇劇烈的人事動蕩。除了CFO Stefan Krause外,入職FF不足4個月的CTO Ulrich Kranz也被賈躍亭開除了。關於開除的原因,FF方面並未説明,只在公告稱,“Kranz先生7月中旬入職FF以來僅三個多月時間,公司的産品和技術研發工作將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遙想Ulrich Kranz加入FF伊始,曾信誓旦旦地表態,“自己短期目標是讓FF91上路,向世界證明FF不僅有能力量産電動車,而且能量産高品質的電動車”。賈躍亭也高調表示,“相信他(Ulrich Kranz)的到來,一定會加速推動FF91高品質的量産。”

Farady Future首款量産車FF91全球首發

  3個月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在《躍躍禦市:汽車高管來去匆匆,誰與賈躍亭一道“蒙眼狂奔”》一文中質疑,“烏爾裏希克蘭茨真的能兌現其承諾:實現量産FF91上路之後再考慮離開賈躍亭和FF嗎?”現在看來,一語成讖,Ulrich Kranz也是來去匆匆。

  “Krause和Kranz離開後,FF幾乎陷入了運營停止的狀態”,有不具姓名的業內人士直言。事實上,離職的高管並不止上述兩位。有媒體報道稱,“負責FF汽車生産線的Bill Strickland也選擇離開,他曾在福特公司負責Ford Fusion車型的相關計劃”。業內人士分析指出,“此人的離職,意味著FF的電動車製造計劃將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

  融資問題遲遲沒有解決,高管也難以安心工作吧?這也應了《躍躍禦市:汽車高管來去匆匆,誰與賈躍亭一道“蒙眼狂奔”》文中記者的觀點,“在資金富裕的情況,尚且可以‘挖角’成功;尚若‘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一直無蹤無影,誰又願意陪賈躍亭一道在其實現‘造車夢’的道路上‘蒙眼狂奔’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王躍躍)

  相關閱讀:

  [專題]賈躍亭難圓造車夢 鳴網際網路造車警鐘

(責任編輯:張羽)

27.jpg
微網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