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大師 克裏斯邦戈詳解第四代出行設計(下)

2017年12月06日 07:03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張宇星   

  克裏斯邦戈認為,新的設計語言剛剛開始,本屆洛杉磯車展是一個轉捩點,是人們從由於買車而去適應車;現在開始要讓車來適應自己的生活。從汽車生活,到生活汽車,已經進入汽車設計的全新時代。

克裏斯邦戈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 張宇星攝

  克裏斯邦戈享譽整個汽車設計界,過去幾年間請他“出山”的公司或機構數不勝數。之前也有不同資訊傳出,比如曾經盛傳的克裏斯邦戈將與國內某自主品牌合作等等,最後都不了了之。那麼,為什麼克裏斯邦戈偏偏選擇了與中國恒天集團合作呢?

  克裏斯邦戈説,大約8年前離開寶馬時,與原僱主有約定:“兩年之內不能做任何與汽車相關的設計”,而只能做其他設計。兩年後,有很多人來找,明確地説要設計這樣或那樣的汽車,我都沒有興趣。

  直到中國恒天集團的王江安找過來,克裏斯邦戈回憶説:當時,我問他,您要我設計一個什麼樣的車呢?王江安回答,這需要您告訴我。我繼續問,市場上新能源車等等什麼都有,怎麼做我不知道。王江安依然回答,這需要您告訴我。我們就是要做一個對的車,做一件對的事。此時,我感覺到中國恒天不是想利用我的聲譽,“這反而打動了我”。因此,我用了一年多時間,創造了這個“智慧移動空間”。

克裏斯邦戈與他的REDS 張宇星攝

  聽到這裡,山田先生再一次“插話”:據我所知,很多人一遍遍地説服克裏斯邦戈“出山”,這真的是一件很難的事,但王江安做到了。

  山田説,過去30年間,我們這些人在大的汽車公司從事汽車設計,到後來已經成為一條“掙扎的老狗”,茍延殘喘﹍﹍這的確並不容易。要做一個很簡單的、適合的汽車設計,在這樣的大環境裏,想改變也是一個很難的事情。大公司已經長時間沒有創新性設計,反而在設計中充斥著固有的教條。設計師更安全的做法就是不具有創新性,讓創新能力處於退化之中。

  接著,克裏斯邦戈用圖片做了一個摺紙——示意在行進的路上遇到一堵墻,口中“噠、噠、噠、噠”……兩個手指比劃著走路向前的樣子。他説,比如説汽車創新,大家都在想新的創意。但是,當遇到一堵墻後,可能就遭遇了瓶頸。人們往往又繞回原點,再從頭開始,而不能翻躍過去,這就陷入深深的瓶頸期。他強調,這樣走過的路徑就是一個“單面體”,他再次以一個合圍的紙條為例,説明“從不同的起點出發,完全可能走到另一個面,儘管位置‘差不多’”。

REDS的內部空間展示 張宇星攝

  具體到本屆洛杉磯車展亮相的REDS,克裏斯邦戈解釋説,現在的座椅還非常平,只是為了展示效果,不同於今後的産品,我們一定會有工程化的考量,共同改進座椅。而駕駛席的旋轉座椅有專門的供應商,折疊式方向盤也有現成的技術,唯一存在的工程挑戰是全鋁車身。當然,已經採用全鋁車身的捷豹路虎也在中國投入生産。他認為,此次展示很重要,我們已經開展一系列測試,安全工程都是最好的。這是一個轉折的時代,能夠在中國來完成是一件值得慶倖的事。

REDS的折疊式方向盤 張宇星攝

  談到REDS的車速,以及風燥會不會很大?克裏斯邦戈説:REDS的加速性能很好,這得益於我們在輕量化上的努力。他還透露,REDS的轉彎半徑比賓士旗下的小車——斯瑪特還要小;而整個底盤和懸架的設計,都是由義大利跑車設計師完成的,不會令人失望。

  他説,風燥離不開空氣動力學的分析,由於採用了倣真造型,REDS的最高設計時速是每小時120公里-130公里,空氣阻力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我們不會做到每小時200公里的速度。另外,我們還做了不同風阻條件下,車態穩定性試驗,但我們仍需要審慎行事,做更多的試驗。

REDS的前排座椅偏向居中設計 張宇星攝

  關於噪聲,克裏斯邦戈認為:“也沒有問題”,REDS的前排座椅偏向居中設計,令駕駛者所感受的噪音大為減少。

  談到汽車材料的創新,克裏斯邦戈再次以摺紙的形式,展示那個難以通過的“瓶頸”並不能阻擋他。他甚至大笑著説,REDS採用全鋁車身結構,並部分採用碳纖維等材料,那個所謂的”墻“,並不會爬不上去。至於相關覆蓋件等,我們正共同考慮創新方案,這些都不是問題。

  克裏斯邦戈認為,REDS在未來還會逐漸深入地發展,新的設計語言剛剛開始,本屆洛杉磯車展是一個轉捩點,是人們從由於買車而去適應車;現在開始要讓車來適應自己的生活。在REDS之前的時代,到現在開啟一個全新的時代,從汽車生活,到生活汽車,已經進入汽車設計的全新時代,適應人與車關係的時代,期待未來有更好的發展。

在洛杉磯車展媒體日,克裏斯邦戈接受了中國媒體的專訪

  最後,在被問到:“第四空間”概念的提出,為什麼是在這一時段?克裏斯邦戈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説,如果倒回到3年前,當時我們還並沒有想到要做這個。當時,我們還處在原有設計的“老狗”階段,做起設計來特別聽話。後來,在另外一個項目上,我們經歷了一個很痛苦的過程,也因此改變了思維和想法,真正跳出來考慮不同的緯度,不同的車內佈置、車身結構……考慮很久之後,我們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夠?這是不對的!當然,通過與恒天集團王江安等人的探討,使我們真正轉變了思路和想法,這種內心的轉變就是在那時發生的。而恒天集團和王江安先生起到催化、轉化的作用,否則現在的一切都不會發生,起不到化學反應。

  採訪臨近結束,克裏斯邦戈説,整個汽車設計正在經歷一場變革,而我們只是做出創新的想法。(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張宇星)

  相關閱讀:

    對話大師 克裏斯邦戈詳解第四代出行設計(上)

    客廳、辦公桌……外國媒體眼中的REDS

    智慧移動空間亮相洛杉磯 中國恒天聯手邦戈打造

(責任編輯:郭躍)

image001.jpg
微網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