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標被指"變相裁員",神龍改革豈可半途而廢?

2018年01月12日 07:45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王躍躍   

  為了“重回賽道”,神龍汽車加速推進在行銷、品質、技術和行政等領域的改革。去年下半年以來,神龍汽車通過採取一系列積極有力的變革舉措,效果已經初顯。

    但就目前形勢看,東風標致的員工應該以大局為重,放棄一些影響大局的一己私利,以實現“神龍復興”。否則,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不過,神龍汽車若在處理“職能部門搬遷”的問題方法失當,“使東風標致品牌及神龍公司的前景處於巨大的不確定性之中”,豈不半途而廢。 

  昨日(1月11日),一封標題為“東風標致員工致神龍汽車有限公司決策層的公開信”引發關注。公開信稱,“2018年1月10日上午,公司(神龍汽車)總部突然派遣工作組向東風標致員工宣佈搬遷北京辦公室,逼迫員工在5日內到上海或武漢辦公室上班,或接受遣散”。 

一封標題為“東風標致員工致神龍汽車有限公司決策層的公開信”

“公開信”簽名頁 

  就在1月10日上午,神龍汽車在其內部員工大會上決定,“自本月15日起,將東風雪鐵龍、東風標致兩個品牌部統一遷至武漢總部集中辦公,其中雙品牌的市場部主要職能集中在上海辦公”。 

  對此,有分析人士直言,“神龍的這一舉動明顯是在變相裁員”。不過,這一説法遭到神龍方面的否認。神龍汽車公關部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搬遷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強化行銷協同,提升溝通和決策效率,加速‘重回賽道’”。 

  據上述公關負責人介紹,近兩年來,神龍汽車旗下的標致和雪鐵龍品牌均遭到了極大的市場挑戰。數據顯示,2016年,神龍公司旗下的標致、雪鐵龍的銷量同比分別下降12.5%、16.6%,擁有兩大品牌的神龍汽車直接跌出了中國汽車銷量前十。在2017年,神龍汽車狀況並沒有好轉,其在華全年交付434027輛,相比于2016年的60.02萬輛,同比下降27.69%。 

  作為參照,同樣成立於上個世紀90年代初的一汽-大眾,在2017年完成新車交付2000376輛(包含奧迪進口車),其中,大眾品牌銷售新車1405088輛,奧迪品牌銷售新車595288輛(包含奧迪進口車);旗下熱門車型——速騰和捷達的累計銷量分別達到328550輛、323408輛,均超過東風標致品牌全年277231輛的銷量。

  而為了求得突破,神龍汽車明確了“站穩腳跟、重回賽道、追求卓越”的“三步走”戰略路徑和“重回賽道”核心目標(市場份額實現3%,即2020年銷量實現70萬輛以上;經營利潤率實現5%以上;品質達到行業前三水準),並確定了一系列改革舉措。 

  在2017年12月份,神龍汽車就已經發佈了工業領域改革方案:將武漢地區的三大工廠合併為一,同時將成立製造總部,整合管理職能,以實現各地區工廠的統一管理。如今,改革的觸角伸向銷售領域。 

  但對於“品牌部遷武漢,市場部留上海”的這一決定,東風標致員工在公開信中指出,“決策倉促,簡單粗暴”,“首先,在此之前公司從未向東風標致全體員工就搬遷徵詢意見或介紹過搬遷方案,從未解釋搬遷的原因,從未了解員工訴求;其次,決定要求員工1月15日必須到達千里之外的城市辦公,只給予5天的考慮時間,無視北京員工的實際困難,要求苛刻,強人所難”。 

  對此,神龍汽車相關負責人稱,“1月10日是公司正式宣佈告知員工的時間,也是公司與員工協商變更勞動合同工作地點的開始。1月15日是公司通知員工出差到武漢開會的時間,也是搬遷工作的開始”。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一回復只是否認了“只給予5天考慮時間”的説法,但對於員工的其他疑惑並未給予正面回應。 

  事實上,職能辦公室的搬遷在汽車行業裏已有先例。去年8月,一汽-大眾奧迪花費了近一年的時間,正式將銷售事業部市場部盡可能架構完整地從長春搬遷到了北京。相比之下,神龍汽車的這一做法確實讓人匪夷所思。 

  但就目前形勢看,東風標致的員工應該以大局為重,放棄一些影響大局的一己私利,以實現“神龍復興”。否則,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為了“重回賽道”,神龍汽車加速推進在行銷、品質、技術和行政等領域的改革。去年下半年以來,神龍汽車通過採取一系列積極有力的變革舉措,效果已經初顯。數據顯示,自2017年7月開始,神龍汽車的雙品牌市場開始回暖,銷量連續6個月環比正增長;9月和10月單月銷量超過4萬輛;11月和12月單月銷量超過5萬輛。不過,神龍汽車若在處理“職能部門搬遷”的問題方法失當,“使東風標致品牌及神龍公司的前景處於巨大的不確定性之中”,豈不半途而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王躍躍) 

  相關閱讀: 

  躍躍禦市:神龍或迎轉機 安鐵成怎破“珍瓏棋局”? 

(責任編輯:張羽)

11111.jpg
微網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