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地坐、垂腿坐以及纏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19 10:19:25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很多年前,就有人討論這兩句詩中的“床”究竟是什麼。以前有人解釋説,這個床是井臺上的欄杆,而不是睡覺的床。後來又有人解釋説,這個床是折疊凳。後一種説法由於馬未都先生在《百家講壇》説傢具收藏而廣泛傳播。馬未都先生用北方話説,這個“床”是指“馬扎”。不管怎麼説,反正這個床不是睡覺用的床。馬未都先生廣泛傳播的這一觀點是對的,反駁馬未都先生的意見不夠充分。

  簡單來説,李白“靜夜思”中的這兩句詩,反映了中國歷史上一個巨大而緩慢的變化。中國人以前是席地而坐的,現在是坐在凳子上,也叫垂腿而坐,當今世界很多地方都是垂腿坐。那麼,對於中國人來説,這個變化是從何時開始的。馬未都先生結合古代傢具式樣的變化指出,唐代,凳子、椅子之類開始在中國出現,到宋代基本已經普及,這個説法大致也是正確的。其原因是,唐代開通西域後,中外交往給中國帶來很多新東西,其中就包括凳子、椅子,以及很多中土之外的外國人,從而漸漸改變了中國人一個長達數千年的習慣。

  但是,為什麼這個變化會在當時的中國發生?如果沒有對比參照,我的這個問題會顯得很突兀。所謂對比參照,是中國的兩個鄰國,南韓和日本。日本與南韓原先同中國人一樣,是席地坐的,也叫跪坐。至今,他們依然保持了跪坐的傳統和習慣。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中國發生了“坐式”的變化,而在日本和南韓卻沒有?是因為凳子、椅子沒有傳到日本嗎?我們知道,盛唐時期,日本向中國派出很多“遣唐使”,全面學習中國文化。日本有學者指出,在日本古代的“平安時代”,日本人已經開始使用椅子。日本的“平安時代”相當於中國唐代中葉到南宋中葉(西元794-1192),因此,日本遣唐使顯然也把當時中國正在出現的凳子、椅子帶到了日本。然而,兩地的結果卻完全不同。中國人後來徹底改變了“坐式”,日本至今都沒有改變。如果沒有日本這個參照,我們對於中國的改變不會有太多的想法,只説它是一個歷史現象罷了。如果看到了日本、南韓的參照,那麼同一個流行造成不同的結果,應該有不同的原因。包括馬未都先生在內的很多專家學者,很少有人對此問題發表過意見。我試著給出一個解釋,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想。

  凳子、椅子大致在唐代出現于中國,應該是不錯的。然而,改變中國人的“坐式”習慣,卻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凳子、椅子剛在唐代出現的時候,使用並不很普遍。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陳振教授認為,唐代出現的凳子、椅子,在後來很長時間裏,只是作為尊長、老人、病人、殘疾人以及其他特殊需要者使用的工具,在當時的正式場合,中國人依然採用席地坐。然而,我們應該看到,席地坐也有一個變化過程。以前,中國人是跪坐,但是,唐代之後的五代時期,跪坐已經改變了。五代時期有一副著名的畫,名叫《韓熙載夜宴圖》,從中可以看到,那時候的人們以盤腿坐為主。盤腿坐的流行,可能是凳子、椅子出現後,席地坐依然是正宗,兩者結合的結果。因此,基本可以説,從五代到北宋初期,跪坐和盤腿坐的習慣依然被保持,尤其在正式場合,它還是常規的“坐式”。從皇帝出行的儀仗看,北宋末年,椅子已經成為必備物。南宋中前期的詩人陸游曾經記載:“徐敦立言,往日士大夫家婦女坐椅子、兀子,則人皆譏笑其無法度”。從這段描述看,北宋末年男人坐椅子應該已經普及,但是,女人坐椅子,依然被譏笑。而到陸游所在南宋中前期,女人坐椅子也已經很正常了。

  由此,我們看到從席地坐到垂腿坐的一個重要變化時期,就是北宋。在這個時期的某個重要原因,導致凳子、椅子在民眾中間開始流行。我認為,這個原因就是王安石變法。王安石變法的內容很多,以前簡單説過“免役法”。王安石變法中還有一項不太被人注意,叫做“保馬法”。北宋經常面臨北方民族的戰爭,馬匹是當時重要的戰爭物資。起初戰馬由官府統一飼養,但是,成效不好。王安石變法時期,為了做好充分戰爭準備,便實行了“保馬法”。所謂“保馬法”簡單來説就是,由老百姓廣泛養馬,每家每戶養幾匹,政府採取收購、免稅等補貼措施。王安石下臺後,僅當時的開封府,老百姓養馬就達到6000匹。因此,我認為,“保馬法”使得馬匹在中原百姓生活中大量出現,是導致席地坐向垂腿坐轉變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我們再對照日本,就會看到這個轉變在日本沒有出現的原因。日本很早以前也引進了蒙古馬,但是,一直到近代日本引進“洋馬”之前,日本的本地馬大多屬於矮馬或中型馬,負重能力較差。而且,由於日本的地理原因,馬匹在日本本土內部戰爭中的使用並不普遍,因此,養馬在當時的日本也不普及。日本對馬匹的熱情,基本上是在明治維新後,引進“洋馬”的結果。由此,我認為,王安石變法中的“保馬法”使得養馬在當時中原地區的老百姓中開始普及,是造成垂腿坐廣泛流行的重要原因。因為,騎馬就是垂腿坐。而日本、南韓等,由於沒有養馬的廣泛普及,因而,沒有大範圍地改變傳統的“坐式”。

  但是,這種猜想還必須解釋一個問題。早在戰國時期,趙武靈王就提倡“胡服騎射”。漢武帝時期,為了對付匈奴的戰爭,馬匹也受到漢朝政府的高度重視,為何那時候沒有導致“坐式”的改變?偏偏到了宋朝才發生改變?我認為,趙武靈王時期,北方部分可以養馬的地區還在漢人的掌握之中,對於趙國來説,養馬主要集中在北方農耕區和遊牧區相交接的範圍,同時,還能大量向遊牧民族購買馬匹,因此,養馬沒有在中原地區普及。漢武帝時期,買馬依然可行。而且,那時候養馬是政府的軍事政策,沒有廣泛交給百姓,漢朝的地域疆界比宋朝大,漢代官方養馬的地區沒在宋朝的控制範圍內。宋朝沒能控制北方適宜養馬的大片領土,購買馬匹的渠道也被阻礙。宋朝官府不得不在中原地區養馬,效率也不高,因而,不得不發動中原百姓養馬。與之相對照的是,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引入“洋馬”,引發對馬的熱情,也沒有在老百姓中普及養馬,而是集中性地、工業化地養馬,因而沒有徹底改變日本人跪坐的習慣,只是讓跪坐和椅子同時流行而已。

  這個猜想性的解釋,還帶來另一個問題。與養馬在中原地區普及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特殊現象,就是中原婦女開始裹小腳。隋唐五代時期,包括以前,中國的女性是不裹小腳的。關於纏足的流行,以前的常見説法認為,裹小腳是宋明理學的後果。實際上,理學家並沒有主張裹小腳。纏足興起于北宋時,理學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流派。因此,我認為,纏足的流行與理學無關,很可能與北宋時期馬匹在中原的普及有關。宋代記載,當時的纏足是把腳裹得“纖直”,而不是像後世那樣弓彎。北宋當時的這種裹腳法名字就叫“快開工”,與後來畸形的小腳審美毫無關係。因此,我認為,裹腳最早開始在北宋流行,是因為婦女也開始流行騎馬,也許只是為了郊遊、出行之類的消遣。為了讓不習慣騎馬的漢族女性在馬背上坐穩,人們設計了一種特殊的鞋子,當時叫做“錯到底”,這種鞋子像今天的尖頭皮鞋,頭部比較尖銳,方便婦女把腳伸入馬鐙,同時也可能伴隨對腳的某種裹法,類似繃帶,目的是婦女騎馬踩馬鐙的時候,對腳起到保護作用。後來,這種中原婦女的時尚習慣,在南宋時被帶到南方。很少騎馬的南方人不明就裏,把這個習慣變成了後來的纏足。當然,這個猜想要能得到證實,還需要從史料和考古發現中尋找更多的證據。



  相關文章:
  席地坐、垂腿坐以及纏足  古代小腳與現代大奶  刮毛剃鬚小趣事  跪拜禮的起源與改變  為什麼要跪拜?  握手好,還是拱手好?  知識分子與政府的關係  孔子為何成為喪家犬?  學校師長與軍隊師長  民營私立學校第一人  獨立知識分子的典型  老子與孔子的不同遭遇  中國人為何重親情  中國人愛面子和輿論監督  土地與社會基本保障  中國衰落的轉捩點  越窮越光榮是哪來的?  何必好為古人師  中國傳統何以成為萬惡  中國人勤勞錯了嗎    全盤西化很可笑  林則徐的“十無益”  替鮑鵬山先生抄點書  金眼彪施恩是黑社會嗎?  鮑鵬山的思維混亂  岳飛近代的離奇遭遇  岳飛是民族英雄嗎?  岳飛800年曆史評價的變遷  一檜雖死,百檜尚存  歐陽修整頓文風  蘇東坡為何成為絕響  蘇東坡的讀書與“造假”  “秦檜發明宋体字”不足為信  領先世界的中國古代社會保障制度  承認差異,提倡融合  “民族加分”不如“邊疆單列”  四大名著地位的變化
  人人都是沉魚落雁  一個字的胡思亂想  龜、烏龜、王八、王八蛋  東拉西扯説姓名  拿什麼來稱呼你  “難得糊塗”是什麼意思?  男人四十亂紛紛  大腕是什麼東西?  惡俗詞語與流行文化  大眾時代的專家角色  別不把自己當普通人  我們的心在哪?  社會是個啥玩意兒?  拒絕婚禮商業化  婚前守貞聽誰的?
  

TAG:

 

評分:0

我來説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