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經濟
巴黎時裝周

讀書要聞

所謂尊重就是“實事求是地看待一個人”

 所謂尊重就是“實事求是地看待一個人”   哲人:具體從哪開始好呢?當教育、指導、幫助都以“自立”為目標的時候,其入口在哪呢?這一點的確令人苦惱。但是,這裡也有明確的方針。   青年:願聞其詳。   哲人: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尊重”。   青年:尊重?   哲人:是的。教育的入口唯此無他。   青年:這又是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尊重父母”“尊重教師”“尊重上司”之類嗎?   哲人:不是。比如在班級裏,首先“你”要對孩子們心懷尊重。一切都從這裡開始。 [詳細]

可惡的他人,可憐的自己

 時隔三年再次拜訪,哲人的書齋與那時幾乎沒什麼兩樣。一直使用著的書桌上尚未完成的書稿厚厚地摞著。或許是怕被風吹亂吧,書稿上面壓了一支帶有金色鏤花的古色古香的鋼筆。一切都令青年充滿眷戀,他甚至感覺這裡簡直就像是自己的房間。那本書自己也有,那本書上周才剛剛讀完……瞇眼看著滿墻書架的青年深深吸了一口氣。絕不可以留戀此地。我必須邁出去。他暗暗地下著決心。   阿德勒心理學是一種宗教嗎?   青年:直到決定今天再次登門拜訪,也就是下定拋棄阿德勒思想這一決心之前,我真是相當苦惱。那種苦惱實在是超出你的想像。因為阿德勒思想是如此充滿魅力。但事實是我自己也真是滿腹疑問。這種疑問與“阿德勒心理學”這一名稱本身直接相關。 [詳細]

創業是一場自我解放

 就在來美國的幾天前,我在公司附近吃飯,無意中看到餐廳電視機裏播《新聞聯播》,他們做了一個專題叫《中關村的21歲現象》。裏面有一個有趣的數據統計,説中關村科技公司的從業者平均年齡是33 歲,46% 的從業者在29 歲以下,現在甚至有大批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只有21歲左右,和在座的各位一樣年輕。有人大膽推斷説中國的喬布斯、馬斯克會從這代人中産生。   社會大環境的變化和創業氛圍的愈加濃厚是身處其中的每個人都能切實感受得到的。我有一個很好的創業者朋友,叫李天放,估計比你們大不了幾歲,他之前也在矽谷供職和創業,後來覺得國內的機會更大,於是就在2012年的時候回國。到現在差不多花了兩年時間,他的團隊做了一個移動應用叫“課程格子”,現在成了最受中國大學生歡迎的校園應用。 [詳細]

開會時 控制你的敏感問題

 依賴性生於自然,而責任感是一定通過學習培養的。我們大多數的工作不用自己承擔責任。我們生來就習慣依賴、遵從權力而長大。遇到含糊不明的指示,就會陷入自我懷疑。詢問領導的決定就如同呼吸一樣自然。很明顯團體比領導更加知道如何系統性地工作,但是,鮮有人知道他們掌握的資訊有多重要。他們只要相互交流便能了解事情全貌。   一家船運公司邀請丹麥社會科學家貢納霍爾特為頂尖郵輪設計新型的工作系統。其目標是壓力更小、事故更少、士氣卻更高。貢納在海邊住了幾個星期來取得全體員工的信任,取得信任之後,員工堅決要求他給他們設計。而他卻説會協助大家將設計創造出來。“誰?”他問道,“誰來對這艘船負責?”(馬德森和威力特) [詳細]

為什麼一些人會害羞?是壞事嗎?

最近的調查發現:超過50%的大學生認為他們自己是“經常害羞”的人(Carducci&Zimbardo,1995)。他們中的許多人認為害羞是一種令人不快的狀態,與它所帶來的積極效果相比,它對人格和社會後果具有更多的負面影響。另外一群學生説他們有“情境性害羞”,而不是大部分學生所具有的“氣質性的害羞”。他們認為:如果他們在一定情境,比如:新奇、窘迫、社會壓力下(如看不到前途、單獨被拒絕或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被推上舞臺給大家表演),“好像”會感到害羞。研究者對成年人的害羞進行調查,卻驚奇地發現,那些“不害羞”的人在美國和其他受調查的國家中非常少(Zimbardo,1991)。 [詳細]

如何在生活中建立一套自己的實用心理學標準

夜晚,將探照燈的光打到人的臉上,人們的瞳孔便會迅速收縮,而如果將光源切斷,人的瞳孔又會重新放大。在氣氛和諧的室內,若是突然有東西掉落到地上發出巨響,那麼,屋內的每個人都會受到驚嚇而左右張望。又或者室內有難聞的氣味,屋裏的人也會捂著鼻子出去透氣。將室溫升高,裏面的人就會出汗並脫掉上衣,但將室溫控制在一個很低的溫度線下,裏面的人又會做出哆嗦、相互擁抱取暖等反應。 [詳細]

想大創意 一定不要停止涂涂畫畫

  讓我們完成這件早該完成的事情:為“塗鴉”正名。從現在開始,當你看到“塗鴉”這個詞時,我希望浮現在你腦海中的是這樣一個解釋:“全身心投入地即興涂畫記號,以幫助自己思考。”我希望你將“塗鴉”看作“無所事事”的反義詞。本書結尾時,你將清楚地了解到塗鴉的力量以及它在你生活及工作中的絕妙用途。   一個更為廣義的“塗鴉”定義   在上一章節裏我們推翻了“塗鴉”的“標準”定義,但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才是真正的打破成規之舉。事實上,許多傳奇人物非常仰賴塗鴉,將其視為幫助自己不斷突破認知的可靠工具。你只需要稍微搜索一下就能發現,這樣做的人數量相當可觀,不過我想仔細説説其中三位:史蒂夫喬布斯、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以及尼古拉特斯拉。 [詳細]

都在談情懷,談薪資就可恥嗎?

工作後很多人都以加班次數作為評判自己努力與否的坐標。但其實加班又不是打遊戲練級,你的待機時間永遠不會對應于你等級提升的速度。都愛談努力、談情懷,談薪資就可恥嗎?——同樣都是人,為什麼薪資差距會這麼大?憑啥!   某一年年底,我的小下屬神秘兮兮地説要找我談談,我看她進了會議室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話,就問她,你到底想找我聊什麼呢?她最後滿臉通紅地説,馬上到年底了,我想問問看,明年是不是可以漲一點工資。每年一到這個時間段,每個部門都要開始做下一年的計劃和整體預算,這時候的確是提漲工資最好的時機。其實在她沒開口之前我就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詳細]

金牌業務員是這樣思考的

 在介紹如何與關鍵決策者談生意之前,要請大家先了解一件事,那就是無論是否用這個方法,所有的金牌業務員基本上都有一些共通之處。金牌業務員和業績不理想業務員之間究竟有何不同呢?這和懂不懂得使用“交易關鍵人攻略法”有著密切的關係。接下來,我就從這裡開始談起。   第一個不同:金牌業務員會先思考東西是要“賣給誰”,而業績不理想業務員則會先去想該“怎麼賣”。   業務員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將商品賣給想買或者可能會買的客戶。因為在這個時代,無論你怎麼推銷,不想買的人還是不會買。然而,業績不理想業務員還是會向不想買的人推銷自己的商品,就算用盡所有的方法,也要把東西賣出去。有些業務員甚至會出現不把東西賣出去就不甘心的心態。或許對他們來説,這是一種堅持的信念,但這種堅持的信念在長期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後,遲早會化為烏有。應對的客戶越多,就越浪費時間,更何況現在的客戶有太多選擇,面對不感興趣的商品根本不屑一顧。 [詳細]

DRIVE工具——有效評估你的所作所為 

 史蒂夫快速地給維吉爾介紹了大概情況,説他成功地得到了一次會面機會——與一家名為Axel的公司,而Axel公司是伊恩的一個競爭對手。史蒂夫對這次會面的前景很樂觀,因為他現在把與伊恩的不成功會面當作即將到來的會面的一次演習。基於他與馬特和簡的談話,他對要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不做不該做的事情——感覺更加良好了。他當然不會在以前關係的基礎上做出假設,他已經與伊恩經歷過一次了。但是,他與Axel公司是初遇。   “我們繼續。”維吉爾越過史蒂夫,滑動了一下史蒂夫的記事本,這樣他們兩個都可以很容易看到。然後,維吉爾翻到一個空白頁,説:“這可能會比你想像的要簡單得多。” [詳細]

熱點推薦

聯繫方式

編輯:石蘭

電話:(010)81025346

郵箱:shilan@ce.cn

合作機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