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經濟
巴黎時裝周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稻盛哲學:"作為人"何為正確?

2017年09月13日 10:19   來源:中國經濟網   

  傳統社會哲學的第二大理論前提是“不推薦某 種特定的思維方式”。在傳統社會哲學家看來,一旦強調“好的 思維方式”,便會威脅到“自由”。而稻盛哲學認為“好的思維 方式至關重要”,這樣一來,似乎會受到傳統社會哲學家的激 烈批判,但事實並非如此。我之所以敢這麼打包票,是因為稻 盛哲學中的“好的思維方式”與傳統社會哲學並不衝突。對此, 我會詳細分析。

  一、何為“好的思維方式”

  “前面講到,要想構建充滿信賴、讚賞和尊敬的人際關係, 就必須基於好的思維方式行事,可我當時只字未提‘何為好的 思維方式’。現在,我就來講解這種思維方式的具體內容。讓我 們來學習一下,在稻盛先生看來,怎樣的思維方式才算好。”

  “大家先獨立思考一下,説起‘好的思維方式’,大家會聯 想到哪些品德呢?”我按照座位的先後點名,目的是讓她們都能 發表自己的意見。

  “正直”“謙虛”“認真”“誠實”“不撒謊”“光明正大”“寬 容”“孝敬父母”……她們幾乎把所有美德都羅列了一遍。

  “很好很好,我覺得已經夠充分了。大家想到的這些美德, 的確都屬於好的思維方式的具體條目。但稻盛先生則更進一步, 他並沒有把這些美德視為思維方式本身,而是把‘作為人,何謂正確’這一命題作為好的思維方式的準繩,並付諸實踐。大家能明白嗎?

  “‘作為人,何謂正確’,關於這種思維方式,我想強調的 是其前半句,即‘作為人’。請大家思考一下這半句話的含義。” 見她們一副冥思苦想狀,我接著啟發道:“稻盛先生説‘作 為人’,是想強調什麼呢?不是作為植物,也不是作為動物,而是‘作為人’。他既然這麼説,肯定有他的用意。” 説到這裡,班上還是沒人發言,於是我直接開始講解:“我認為,稻盛先生所説的‘人’,首先是指生活在社會中的人。這 個人,不是獨立的個體,而是處於關係中的人、處於社會脈絡中的人。換言之,稻盛先生的意思並非‘作為個體,何謂正確’, 而是‘作為社會成員,何謂正確’。這便是‘作為人’的第一層 含義。

  “稻盛先生所説的‘作為人’,還有另一層含義,即‘擁有 理性的生物’。因為植物和動物都沒有理性,因此‘擁有理性’ 便成為了人的特徵之一。如果僅僅強調人的社會性,那麼人在 思考事物時可能又會走向另一種極端,從而矯枉過正。因此,稻盛先生既強調了人的社會性,又強調了人的理性,以這樣的 定義和視角為前提,他提出了‘何謂正確’這個命題。

  “至於稻盛先生為何要強調‘作為人,何謂正確’,其根本 原因還是人性。人非常容易變得驕奢淫逸,一個人的生活和事 業一旦順風順水,無論其擁有多麼高尚的價值觀,都有傲慢墮 落的危險。因此,越是處於順境,就越是要慎獨自省,以理性 為武器,思考自己在社會中的職責,不斷捫心自問‘何謂正確’。 這便是稻盛先生的初衷。

  “大家年紀尚小,即便我講了這麼多,可能覺得還是有點茫 然。這沒關係,大家還年輕,可以一心做自己,可以不在乎別 人的目光,可以一心追夢向前衝,不用害怕魯莽犯錯。但如果 碰壁了,希望大家能回想起稻盛先生的箴言,並捫心自問‘作為人,何謂正確’。如果能夠做到這點,我保證大家會少走很多彎路。”

  講到這裡,我接著朗讀稻盛先生的名言。

  “什麼是不斷反省的人生呢?其實就是認真審視每天做出的判斷和決定,並不斷自問,它們究竟符不符合‘作為人’的原 理原則,並時常自我規諫。在反省時,務必儘量保持冷靜和謙 虛的態度”;“一旦做出了基於私欲的卑劣行為,不管程度多麼 微小,都要告誡自己‘不準自私自利’‘要拿出行正事的勇氣’”;有的人年輕時付出不亞於任何人的努力,不斷磨礪自我,取得 了事業上的成功,之後卻不知不覺地自我陶醉、妄自尊大。周 圍的人見狀説道‘(這人)原本不是這樣的啊’。這種例子很常 見”;“不管自我提升至多麼高的層次,也要保持一顆謙卑之心, 時常三省吾身。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可人的本性有懶惰 的一面,這點的確很遺憾”。

  懶惰、傲慢、容易受誘惑……稻盛先生把這些視為人性的 根本弱點,因而強調“要一邊不斷努力,一邊反省‘自己做的 是否正確’”“哪怕再小的事,也要每日三省吾身,並加以改進。” 總之,他提倡以實踐的方式修身,且必須每日堅持不懈。

  二、傳統社會哲學的重點批判對象

  “講到這裡,大家應該對稻盛先生強調的‘思維方式’有所 了解了。接下來,我希望大家思考一個問題——傳統社會哲學 家是否能夠接受這種‘思維方式’。我已經講過多次,傳統社會 哲學家厭惡對於某種特定價值觀的推崇,那對於‘作為人,何 謂正確’的理念,他們會接受嗎?”

  班上沉默了片刻,一名學生與我目光相對,她一臉慌張, 似乎在心中叫道“糟了,被老師盯上了”,但我還是“毫不留情”地叫她發言。

  “我猜,不管是多麼好的價值觀,一旦把它作為推崇的對象,那些傳統社會哲學家還是不會接受的吧。”

  “很好,這樣的推理非常合乎邏輯。我起初也這麼認為,且深信不疑。比如十字軍東征,原本是提倡和平安定的宗教,居 然成了殘酷暴行的幌子。而縱觀當今世界,以宗教和神靈為名 義的恐怖襲擊事件不斷發生,可謂慘絕人寰。恐怖分子打著‘聖 戰’的旗號,最終導致那些宣揚特定價值觀的組織淪為不受控 的恐怖集團。正因為如此,傳統社會哲學家反對宣揚某種特定 的價值觀,並對這樣的行為心存警惕。

  “可在拜讀稻盛先生的著作後,我開始認識到,他所提倡的 ‘好的思維方式’十分獨特,其與傳統社會哲學所批判和敵視的 價值觀完全不同。換言之,傳統社會哲學家並非敵視所有價值 觀。正相反,諸如自由、平等、公正等,不就是他們自己一直 倡導的價值觀嗎?

  “一旦想通了這點,就必須思考另一個問題——傳統社會哲 學家究竟厭惡何種價值觀呢?只要弄清這點,剛才提到的‘接 不接受’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接著,我闡明瞭自己的觀點。

  “傳統社會哲學家究竟反對什麼呢?在我看來,其可以歸結 為‘製造對立、使自身立場和行為正當化的價值觀集群’。歷史上的宗教對立也好,如今的思想衝突也好,雖然表像各式各樣, 但其本質相同。即一方自稱‘正義正統’,並將另一方(或其他 所有人)貼上‘異端異類’的標簽。之所以設置‘異端’這種 對立性的概念,並將自身定義為‘正統’,其目的顯而易見—— 為了團結和壯大自己的力量。

  “而稻盛先生所倡導的‘好的思維方式’則不同,其既不包 含二元對立的概念,也不摻雜強調‘自身正統’的價值觀,而 是一種反對思想專制、警惕思想衝突的理念。比如,‘以宗教的 名義(或者以民族的名義)屠戮生靈,作為人,這是正確的行 為嗎’;又比如,‘從一開始就否定其他人的思維方式,作為人, 這是正確的行為嗎’;稻盛先生通過這樣的自問自省,悟到了自 我完善的大智慧。所以説,稻盛先生提倡的‘好的思維方式’, 與傳統社會哲學家一直批判的價值觀完全不同。”

  説到這裡,她們發出了陣陣感嘆——“這樣啊!”“原來如 此!”……這樣的反應讓我感到欣慰,於是我接著講道:“其 實,在我看來,傳統社會哲學家反而應該是最支援稻盛哲學的 群體。因為傳統社會哲學對於價值觀的態度,與稻盛哲學中的 ‘好的思維方式’如出一轍。換言之,前者之所以不推崇某種特 定的價值觀,是因為害怕人們陷入‘視自身為正統’的思想專制陷阱。

  “比如前面提到過的經濟哲學家弗裏德里希 海耶克,作 為知名的自由至上主義者,他強調‘個體的價值觀存在局限 性,因此不應將自身的價值觀強加於人’,並提倡‘謙虛的美 德’。換言之,他認為,即便思維方式不同,也應該做到求同存 異,這才是理想的狀態。由此可知,自由至上主義(新自由主義) 之所以將‘思維方式’從方程式中去除,其實是為了讓人們理 解謙虛的重要性。

  “這點至關重要,所以我再強調一遍。自由至上主義也好, 社會自由主義也好,為了不讓人們陷入思想專制的陷阱,為了 不讓人們忘卻謙虛的美德,因此故意不推崇某種特定的‘思維 方式’。避免思想專制、保持謙虛美德,這便是其初衷。可傳統 社會哲學家似乎認為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因此並未闡明這一 初衷,而只是暗自期待人們能自行理解。

  “可結果又如何呢?縱觀當今社會,是否像傳統社會哲學 家所期待的那樣呢?人們彼此相容並包的謙虛美德是否普及了 呢?”我問道。

  我擔心她們又沉默不語,於是決定點名。我指著坐在後排 的一名學生,請她發表意見。她説道:“對於如今的社會狀況, 我不太清楚。但我認為,您説的那種謙虛的人並沒有多起來。”

  我又問了坐在她旁邊的學生,回答也類似——“以前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但現在自私自利的人似乎多了起來。” “回答得很好。至於謙虛的人是多了還是少了,説實話,在沒經過實際調查研究的情況下,我也不敢妄下結論,但就如 大家所言,如今有不少人聽不進別人的意見,他們的口號是 ‘別人沒資格對我品頭論足’‘憑什麼教育我’‘我的人生我做 主’……剛才講到,傳統社會哲學之所以反對推崇某種價值觀, 其初衷是為了讓人們相容並包、虛心聽取他人意見。可結果適 得其反,人們逐漸變得剛愎自用。

  “按照這樣的推理,倘若傳統社會哲學家依然沒有放棄初心,那麼他們就更應該成為稻盛哲學的支援者,更應該贊同‘實踐好的思維方式’。”


(責任編輯 :石蘭)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