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經濟
巴黎時裝周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俠之大者,為國護盤”

2017年11月10日 07:08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俠之大者,為國護盤”

  ——股市流行語

  從開年的第一天起,2015年就充滿了悲欣交集的氣質。在很多國人的記憶中,這是極端的一年。瘋狂、任性、踩踏、過山車、隔空撕鬥,這些詞彙如雨點一樣落在這個國家不同的時間與空間上。

  1月1日淩晨,上海外灘發生重大惡性事件。剛剛封頂的“中國第一樓”----上海中心大廈發表首次跨年燈光秀,因人潮洶湧出現了悲慘的踩踏事件,死亡36人,最大的36歲,最小的12歲,都是大好的年紀。

  2月18日晚,中央臺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全民搶紅包”。騰訊送出5億現金加30億卡券,用戶打開微信“搖一搖”即可參與互動、單個紅包最大金額將高達4999元。晚會期間,微信總“搖一搖”次數72億次,峰值8.1億次每分鐘,送出微信紅包1.2億個。

  4月14日,一封辭職信突然走紅網路。河南省實驗中學的一位女教師想要辭職了,她已經在這家學校教了十一年的書,突然對現在的生活失去興趣,於是,她勇敢地遞交了辭職信,一張白白的信紙上只有短短的兩行字: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女教師的任性,如一根繡花針刺中了無數不安於現狀的人們。

  當然,最任性、最瘋狂的還是股市。

  進入2015年之後,深滬兩市仍然像一頭亢奮的瘋牛,幾乎每天都有百股、乃至千股漲停的奇觀發生,5月22日,兩市成交金額逼近2萬億元,在創出A股歷史新高的同時,也刷新了全球股市“單日成交紀錄”。創業板指數從1470點連續5個月飆漲,到6月5日創下了4037點的最高點,漲幅接近3倍。舉國上下,已經沒有人安心的工作,就連家裏的保姆,如果主人不推薦一兩隻股票的話,都不願意好好的去洗碗了。

  一家經營基本陷入停滯的多倫股份,將企業名稱改為極其古怪的“匹凸匹”,宣告“要做中國首家網際網路金融上市公司”,股價居然連續兩個漲停板。一家除了持續地開新聞發佈會而幾乎沒有任何實際業績的網際網路視頻公司,僅僅靠著“生態鏈”的概念,市值已經扶搖直上地超過了全球最大的房地産公司萬科。至少有八家公司在宣佈重組失敗後,被市場認定“利空出盡”,而連續漲停。“新浪證券“報道了一則奇聞:一位入市僅一年的女股民,錯把券商推薦的中文傳媒聽成了中文線上,用30多萬元全倉買入5000股,短短兩個月裏居然賺進一倍利潤。

  被當作神話來傳誦的,還有一家叫暴風影音的公司。3月24日,這家企業以“首家登陸中國資本市場的網際網路平臺”為號召,在創業板上市,迅速引發漲停狂飆。事實上,在中國的網際網路企業梯隊中,無論是業績還是成長性,暴風科技大概都只能排在200名以外,它的主營業務“網路播音器”産業近乎萎縮,可是,這一切都不足以阻擋它一路高歌的節奏。在後來的兩個月裏,暴風影音連續漲停39次,創下A股歷史上最長連續漲停記錄,其市值超過了最大的視頻網站優酷,中國股民對它的“熱愛”,根本無法用理論或模型來解釋。當它的漲停板記錄達到20個的時候,仍然在媒體上聽得到種種商榷和質疑的聲音,可是當第30個漲停板出現之後,所有的人突然變得非常的寂靜了。這應該是集體心理的理性防線被擊穿後,由極度亢奮而導致的窒息性思維停滯症狀。

  這是一個“每日天上撒錢,人人都是股神”的奇妙時刻,已經很少有人再關心財富的邏輯和經濟的基本面。羅伯特?希勒在[金融與好的社會]一書中寫到:“金融應該幫助我們減少生活的隨機性,而不是添加隨機性,為了使金融體系運轉得更好,我們需要進一步發展其內在邏輯,以及金融在獨立自由的人之間撮合交易的能力------這些交易能使大家生活得更好。”他的這段話在高昂的指數面前是如此的蒼白。

  理智——如果它還真的存在的話,已經在漲停板面前徹底暈厥倒地。這應該是近十年來最大的一次資本泡沫運動。來自[中國證券報]的某篇報道引用了一位資深基金經理的話,他宣佈自己已放棄用大腦思考,“我決定向市場投降。在資本市場,錢是最聰明的,我們做的只是尊重市場,因此,就是“無腦買入”,也要硬著頭皮買進!對於所有的投資人來説,非理性地擁抱泡沫,也許真的是眼下最理性的經濟行動。”

    (摘自《激蕩十年,水大魚大》作者:吳曉波 中信出版社)

 


(責任編輯 :歐雲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