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經濟
巴黎時裝周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讓體驗和深情融入文字

2018年02月13日 07:04   來源:人民日報   

  近日讀的書中,《孤獨的行者》給我印象較深。這是一本散文集,作者陳啟文近年把精力放在報告文學和人文隨筆類散文的寫作上。

  學者樂黛雲認為,散文應有“三真”之境,即真情真思真美。本書容納了作者對歷史與現實的叩問和反思,有研究者稱是“在歷史回望中探尋精神來路”,我比較喜歡其中把情景描述和歷史記憶融合緊密的文章,如寫揚州和瘦西湖的《境界》,寫江南同裏的《被時光收藏的小鎮》及《楚辭裏的江陵》等。

  “瘦西湖美在自然,本色,而她的斑斕與豐富,則源於湖畔眾多的園林。”寫景是文章的重要部分,也是作者舉重若輕的著墨之處。“這些園林之巧,不是巧奪天工,而巧在其因地制宜地借湖光山色來營造亭臺樓閣,甚至不是營造,而是渲染,湖長十余裏,猶如一幅山水畫卷”。

  更考驗作者筆力的,是其把歷史、人物融入景物描寫之中,也顯出作者的高明。“連陽光也顯得出奇的寧靜,視野格外的明亮與清晰,清晰得可以看見那艘從兩百多年前徐徐駛近的一條畫舫。船頭,離水最近的地方,佇立著的可是乾隆弘歷?”輕描淡寫即把歷史人物引入畫中。如寫僧人畫家,“石濤來了。這個身如飄萍雲遊四方的苦瓜和尚,一來揚州,一見瘦西湖,就不想走了”;寫難得糊塗的鄭板橋“還有一個人,也時常會登上小金山,憑欄四望”“他因擅自開倉賑濟饑民而獲罪罷官,移居揚州後,本想靠賣畫為生過幾天清靜日子,然而仍然難得清靜,他眼前有太多的苦難和血淚,腦子又實在太清醒,即使把自己灌醉了,也還是難得糊塗”。

  寄情山水之外,帶有思考的精彩句子也時不時溜到讀者眼前,“或許,醉與非醉之間,糊塗與難得糊塗之間,原本沒有嚴格的界限,至少這個界限對鄭板橋是不存在的”“在醉與不醉之間活著的,還有蘇東坡”“我的腳步在這裡慢下來,慢得可以聽見時間的步履”,等等。

  我之所以願意讀這樣的文字,一個原因是,平時讀到一些采風類的散文來稿,時常感到些許遺憾。或許是作者擅長搭建複雜結構卻在描寫爛漫景色,或許是作者觀察不細,缺少思考,或許是作者時間緊迫,跑馬觀花,用流水賬灌注文章,常感到欠缺些什麼。而這本散文集中的文字,字裏行間仿佛都有思考的痕跡,長文短句似乎都有情感的融入。作者的一句話讓我記憶猶新:“寫作要有真誠的精神參與,要有深刻的生命體驗。”我想,這是作者的追求,也是文字有價值的重要原因吧。


(責任編輯 :歐雲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