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經濟
巴黎時裝周
首頁 > 讀書要聞 > 正文

感人至深的英雄禮讚

2018年05月16日 07:29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徐 可

  《守望初心》是作家余艷繼《板倉絕唱》《楊開慧》之後,又一部報告文學力作,是一部感人至深的愛國主義頌歌,也是一部驚天動地的英雄禮讚。

  余艷似乎特別偏愛女性題材,這可能跟她本人是女性、對女性的命運特別關注有關。《板倉絕唱》《楊開慧》《後院夫人》的主角都是女性,這部《守望初心》寫的則是以殷成福為代表的一群普通女性——女紅軍、女紅屬的感人故事。另一方面,她不追求宏大敘事,而注重微觀解構。她書寫的不是中國革命重大事件,而是一個個具體而微的普通人的故事。她的筆下也有賀龍妹妹、賀龍夫人、任弼時夫人、蕭剋夫人等著名人物,但她更關注殷成福、佘芝姑、戴桂香、陳小妹等普通女人的命運。從大的方面講,她的創作填補了歷史空白;從小的方面講,這體現了她的平民視角、平民情懷。領袖人物、重要人物的貢獻無疑是巨大的,但是革命成功絕不是少數領導人的功勞,而是千千萬萬人民群眾共同奮鬥、犧牲的結果。從這個意義上講,這部作品使中國革命史立體起來、豐滿起來。

  《守望初心》寫的是女紅軍、女紅屬們的傳奇。作品以湖南桑植紅嫂群體為主人公,她們送走了男人,又送走了兒女。“守望的紅嫂,會用怎樣的堅韌熬過幾十年漫長歲月?英勇的紅軍,會蹚過多少坎坷持一顆初心走向勝利?”這裡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守望”,一個是“初心”。“守望”,堅守,盼望。桑植的湘妹子們用一生在等候,用一生在堅守,用一生在盼望。土家族農婦殷成福,帶著一家八口全部參加紅軍,長征路上四死兩散,卻永不言悔。佘芝姑,躲進深山十五年開荒種“軍糧”,儲存3萬多斤包谷、2000多斤臘肉;戴桂香26歲守寡,從此守候一生,紅色基因永遠不改。陳小妹的丈夫英勇犧牲,被碎屍拋入荒野,身懷六甲的她穿過艱難險阻兜回碎屍丈夫。她們用自己的堅守,盼望著親人們的歸來,盼望著革命的早日成功。這個堅守,不是消極的等待,而是積極的奮鬥;不是平靜的生活,而是流汗、流淚、流血甚至犧牲生命。她們雖然沒有在戰場上衝鋒殺敵,但她們同樣也是了不起的英雄。

  桑植的女紅軍和紅嫂們,“死了的革命到底了,活著的繼續革命。”她們終其一生,不管身處何方,不管處境如何,都沒有忘記自己的初心,沒有忘記自己的信仰。她們為什麼能夠保持初心、守望初心?因為她們與紅軍是同氣相求、同枝相連的,她們的親人就是紅軍,紅軍就是她們的親人。只有紅軍勝利了,革命成功了,才能有她們的幸福生活。因此,在任何情況下,不管形勢如何嚴峻,不管日子如何艱難,她們都堅定不移地跟著紅軍走,支援紅軍,支援革命。中國革命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它得到了千千萬萬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援。作品通過描寫這一群守望初心的紅色女性,為我們深刻地揭示了革命成功的原動力、驅動力,深刻地揭示了什麼是人民、什麼是人心向背。

  作為一部以一個特定群體為書寫對象的長篇報告文學,如果處理不好,很容易寫得雜亂無章,沒有頭緒,各個人物、各個故事、各個章節之間沒有關聯,各自為戰。余艷的《守望初心》雖然寫了很多人物,但是各個章節之間是有著內在邏輯關係的。作品以侯家兩代堅持不懈尋找失散的第三代、老紅軍侯德明(藏名羅爾伍)並終於把他接回家為引子,帶出了一群桑植紅嫂的動人故事。第一章“覺醒”,在紅軍的宣傳啟發下,45歲的土家族農婦殷成福帶著全家參軍,從此下定決心跟著共産黨走。從“覺醒”,到“抗爭”、“蒙難”、“英雄”、“遠征”,可以看到桑植村的湘妹子們在共産黨和紅軍的教育下成長的過程。作者用“守望”“初心”這兩個精神主題作為紅線,把這群湘妹子們的故事串在一起,形成了一部厚重的作品。

  余艷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作家。她對寫作有著高度的自覺。她在“代後記”中説:“我常常問自己——我為什麼出發?”“以文學的初心去追尋英雄的初心,也許就劃出了這本書的創作軌跡。”帶著這樣的初心,她一次次出發,通過深入採訪、深入挖掘,打撈出湮沒于歷史深處的一群普通人的故事。余艷説,她只有一個想法:超越《板倉絕唱》。她把自己幾次逼到了絕境,光修改就花了整整一年,改到第五輪第六輪時改到流淚想吐,甚至寫完這部都不想再寫了。我能夠理解她的這種心情,從作品中就可以看出她在詩外所下的功夫。在採訪寫作過程中,她被採訪對象深深感動,多次感極涕下。她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把這份感動融入作品中,使作品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從而又感動了她的讀者們。


(責任編輯 :歐雲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