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 > 新聞中心 > 國內時政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時評:“文化遺産”爭奪戰實質是狹隘的利益之爭

列印本稿】 【進入論壇】 【推薦朋友】 【關閉窗口 2006年06月05日 15:09
劉剛
    隨著我國首個“文化遺産日”的漸近,全國各地相關紀念活動逐步升溫,而新一輪“文化遺産”爭奪戰也打得不可開交。學術之爭、鄉土感情的背後,摻雜著過多的功利色彩,這與“保護文化遺産,守護精神家園”的“文化遺産日”主題顯得格格不入。

    名人故里之爭在近年來尤為突出。從炎帝到老子、孫子;從司馬遷、董仲舒到王安石、袁崇煥……如果把有歸屬爭議的歷史人物一一排列出來,可能會涉及中國史的多處,這種地域之爭,從省際、市際發展到縣際甚至是鄉際之爭。

    在紛爭中,也有再塑“名人”的現象。比如前不久寧夏、甘肅在爭論針灸宗師皇甫謐的歸屬時,先是稱其為“中國針灸鼻祖”,在兩地大戰引起香港鳳凰衛視關注後,皇甫謐即“升格”為“世界針灸鼻祖”。

    在非物質文化遺産範圍被劃定以後,這種競爭就更激烈了。原因就在於非物質文化遺産包含的範圍更廣,給神話或是傳説中的人物找個家更方便,於是像“梁祝故里”一下子就冒出10多個。實際上,爭“名人歸屬”也罷,奪“正宗地位”也好,都與國家搶救、保護和傳承文化的宗旨相去甚遠。而那些無利可圖又恰恰亟需保護的地方劇或是少數民族藝術,往往就無人問津。

    在去年發生“端午節申遺之爭”後,今年蘇州又提出了端午節“伍子胥起源説”與傳統的“屈原説”分庭抗禮,希望確立“蘇州端午習俗”的地位。而恰恰就在這個時候,天津社科院專家對近千名市民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近五成青少年不知端午節來歷和具體日期,而更多的年輕人表示喜歡過“洋節”。這種反差令人深思。如果青少年對我們民族引以為自豪的優秀文化傳統和習俗都如此陌生和淡漠,並轉而熱衷於洋節異俗,那麼只專注于“文化遺産”之爭,而不傾心於維護和傳承文化,這對我們的社會發展又有什麼意義呢?

    無論是物質或非物質文化遺産,在固有形式的背後往往都蘊藏著豐富的精神內涵,這是文化傳承的基礎。文化創新就是在不斷繼承、揚棄和發展當中增強這種文化精神的吸引力和感染力。那些靠往粽子或月餅里加鮑魚、魚翅來招攬顧客的做法,那些著眼于地方利益的文化遺産爭奪戰,絕非文化創新,對文化傳承有百害而無一利!
 
來源: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