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更多新聞 > 正文
 
二戰中鮮為人知的局部戰爭:蘇聯進攻芬蘭(圖)

2004年12月30日 16:44

    

    

    1939年11月30日,歐洲大戰烽火正濃,強大的蘇聯發動了侵略弱小芬蘭的非正義戰爭,蘇芬戰爭爆發。

    

    芬蘭以弱敵強蘇軍久攻不克

    芬蘭對蘇聯的戰爭是一次很有名的以弱對強的戰爭。十月革命以後,蘇聯經過多年的社會主義建設,經濟、軍事上都取得了非常顯著的成效。軍事力量更是比當時強大的法西斯德國有過之而無不及。1939年11月30日,蘇軍以20個師(45萬人)、2000輛戰車和1000余架作戰飛機從四個方向對芬蘭發起全線進攻。企圖在3天內“解放”芬蘭,並且當晚就在芬蘭建立起了傀儡政府。

    而當時芬蘭全國人口只有370萬人,國防軍總數只有3.3萬人。芬蘭陸軍的裝備,也只停留在一次大戰的水準上。芬蘭國土狹小,根本沒有戰略空間。蘇聯高層驕傲地認為芬蘭會像其他波羅的海國家一樣不堪一擊,乖乖地歸順于蘇聯強大的襁褓之中。然而,芬軍在力量對比非常不利的情況下,憑藉1927—1939年在卡累利阿地峽修建的“曼納海姆防線”的堅固工事,利用嚴寒和沼澤森林的有利地形,展開反擊戰、陣地戰和消耗性圍殲戰,因此蘇軍除在北冰洋的貝柴摩和薩拉地區進展較快外,在卡累利阿地峽和拉多加湖一帶傷亡慘重,對芬軍主陣地久攻不克。加上蘇聯在“大清洗運動”中,大部分軍事將領都遭到迫害,“幸運”活著的將領們也根本無心指揮戰爭。殘酷無情的嚴寒氣候則使蘇軍損失慘重。根據蘇共中央總書記赫魯曉夫的回憶錄透露,蘇軍實際在蘇芬戰爭中損失上百萬人。

    蘇聯悍然入侵芬蘭

    當時被認為軍事實力跟德國不相上下的社會主義蘇聯,趁1939年9月波蘭敗亡之機,為了自身安全要求芬蘭割讓領地,芬蘭政府當然不會接受蘇聯的無理要求。結果蘇聯單方面撕毀1932年締結的《蘇芬互不侵犯條約》,于1939年11月30日發動了侵略弱小芬蘭的戰爭。正是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使芬蘭脫離沙皇俄國的佔領獲得獨立;然而22年後,卻也是十月革命建立起的蘇聯發動了侵略芬蘭的非正義戰爭。

    雪地狙擊手讓蘇軍絕望

    在這場以弱抗強的戰爭中,芬蘭狙擊手有著非常卓著的戰果。百發百中是狙擊手們追求的境界。據統計,二戰時平均每殺死一名士兵需要2.5萬發子彈。越戰時平均每殺死一名士兵需20萬發子彈,然而同時期的一名狙擊手卻平均只需1.3發。這是一個多麼懸殊的數字對比!

    芬蘭狙擊手中最厲害的當數SimoHayha。SimoHayha是芬蘭也是世界最高獵殺記錄505次的保持者。以SimoHayha為首的芬蘭狙擊手組成了滑雪部隊,他們大多是專業獵人,對於山林的地理環境非常熟悉,身穿跟雪一樣白的白色偽裝服,滑著雪橇在大雪封路的荒郊野外來去自如。在一片雪白的環境下,穿著笨笨的棕褐色制服、在雪地中辛苦跋涉的蘇聯紅軍士兵則是最明顯不過的目標了。

    以SimoHayha為首的滑雪部隊使用的雖然是從帝俄時期沿用下來的Mosin-Nagant步槍,卻能在700米外狙殺蘇軍,在蘇軍士兵中造成極大的恐懼,稱他們為“白色死神”。

    即使趴在雪地上,蘇軍也逃不過狙擊手迅速而準確的射擊。只要腦袋一探出地面,用不了30秒,就可能永遠離開那戰火紛飛的人世。有的膽小鬼士兵不敢抬頭,趴在地面上,只顧低著頭掃射,結果屁股上就被打出個對穿的窟窿。由於SimoHayha在蘇芬戰爭中的突出貢獻,他被芬蘭人民尊敬地稱為“民族英雄”。

    也許是由於對“白色死神”的恐懼過於強烈,芬蘭狙擊手在雪夜中射擊篝火旁饑餓疲憊的蘇軍士兵時,他們由於極度絕望,竟然對身邊猝然斃命的戰友視若無睹,靜候著屬於自己的那一顆子彈。

    在SimoHayha的505次擊殺中,許多死者的最後容貌非常沉靜,但誰知道這看似沉靜的外表下,內心到底是從容還是絕望呢?

    停戰談判芬蘭割讓土地

    戰爭一直延續到次年3月,蘇芬戰爭的慘重代價使蘇聯不得不正視現實,重新與芬蘭談判和約。芬蘭政府也因彈盡糧絕只得接受蘇聯的講和條件。1940年3月13日,兩國在莫斯科簽訂了和平協定,芬蘭將其東南部包括芬蘭第三大城市維堡在內的卡累利阿地峽、薩拉地區和芬蘭灣的大部分島嶼割讓給蘇聯,並把漢科港租給蘇30年。芬蘭雖然割讓了1/10的領土,但通過戰爭避免了與其他波羅的海國家一起被併入蘇聯的命運,最後雖對蘇聯作出一些妥協,但基本保證了國家主權和民族獨立。由於整個戰爭是在冬季嚴寒中進行的,史家又稱之為“冬戰”。

    芬蘭奧運會就此夭折

    今年在雅典舉辦的是第28屆奧運會,但是實際上奧運會歷史上只真正舉辦過24屆。從1936年柏林奧運會到1948年倫敦奧運會,由於二戰的影響,奧運會被迫中斷了12年。

    1940年的奧運會舉辦地點原本定在日本東京,但由於日本在1937年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奧委會將舉辦地點改到了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可沒多久,蘇芬戰爭爆發,1940年1月1日芬蘭通知國際奧會主動放棄主辦權。隨後,戰火遍及歐洲大陸和世界各地,第十二屆奧運會也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中流産了。

來源:法制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