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更多新聞 > 正文
 
被日軍席捲後方 揭開中國遠征軍失敗謎團(圖)

2005年04月22日 10:32

    

    中國遠征軍代司令衛立煌將軍

    “外侮需人禦,將軍賦採薇。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羆威。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沙場竟殞命,壯志也無違。”這首《挽戴安瀾將軍》,是1943年毛主席悼念戴將軍為國捐軀而作。戴安瀾將軍率領的中國遠征軍,征戰千里,痛擊日軍,揚我民族威武。但是,中國遠征軍在戰略上和戰場上的一個失算是,它漏掉了一個加強的日軍第56師團,恰恰是這個師團出其不意突破我軍側翼並席捲了整個後方,導致整個遠征軍的全面崩潰。

    根據參戰將領的各種回憶錄,大陸和台灣選編出版的歷史文件,以及史家研究的觀點來看,一般認為遠征軍失敗的戰場原因是:因兵力不能及時集結,中路的主力會戰遲遲不能展開,同時忽視了東線側翼防守,被日軍從側翼席捲後方,導致整個戰局崩潰。

    具體情況是,當東路日軍攻克和邦後,一部西進佔領東枝,主力繼續北上,孤軍奮進,以期前出我遠征軍主力後方。此刻英軍送來錯誤情報,説西線皎勃東(喬克巴當)西南發現3000名日軍,防線有被撕裂的危險,在史迪威、羅卓英的嚴令下,原定用於補救東線危機的新編第38師和第96師以及200師主力之一部緊急西調,這一調動正好與戰場情形相反。皎勃東撲空後,疲於奔命的中國軍隊再掉頭東進,已經來回折騰了500公里,且已耽擱了三天時間。第200師再全力東進,來爭東枝,通過夜戰一舉拿下該城,正準備向和邦攻擊前進,以便切斷日軍穿插縱隊退路並準備一路尾擊之,解除中國遠征軍後路被斷之危局。這時史迪威和羅卓英連續四次下令:攻下東枝後,除留下第200師繼續進攻和邦、萊林一線外,第5軍直屬部隊和正在向東集結準備跟進的新編第22師和第96師轉向,進行根本不可能的“曼德勒會戰”,按照杜聿明的看法,這一錯誤調動正好與戰場形勢的實際要求南轅北轍,從而鑄成大錯。

    中國遠征軍的失算

    如果史迪威、羅卓英在這緊急關頭不出現兩次調兵失誤,中國遠征軍正常應對的結果是在激戰中各部隊交替掩護著向後方作有秩序的退卻,而不是全面崩潰,也就是説失敗的程度不會像後來那麼慘烈。

    史迪威方案的錯誤之一是中國最高統帥部過於輕敵,蔣介石對當時中國軍隊的戰鬥力一般估計是三個師抵一個日軍精銳師團。這一估計未必準確,在國內戰場上,程潛第一戰區6個軍12萬人包圍土肥原賢二第14師團2萬人,但最後該師團輕鬆地破圍而去。實際作戰中,東線的第6軍兩個師根本擋不住日軍第56師團進攻,根據崑崙關戰役經驗和同古作戰經歷,只有像最精銳的機械化第200師那樣的部隊,才能三個師對付一個日本師團,一般裝備的部隊,六七個師也不一定抵得上日軍一個師團的戰鬥力,更何況甘麗初第6軍分散兵力、逐次投入使用都屬於兵家之大忌。因此,如果情況像原先估計的那樣,只有兩個日軍師團在緬甸登陸,那麼殲滅登陸日軍、收復仰光的計劃還可以嘗試一下,第5、第6、第66三個軍共9個師,對付日軍2個師團,在不考慮其他因素的情況下,可以打成平手(大多數師戰鬥力遠不如機械化第200師)。但出乎意料的是日軍在緬甸投入了第33、55、18、56共四個精銳師團外加一個第5飛行師團,且不論戰略戰術日軍高出一籌、關鍵的戰場制空權也在對方手裏,單憑地面部隊實力,就是全部遠征軍的裝備都達到機械化第200師的水準,還需增加3個師,方能與敵持平(僅就地面部隊的戰鬥力而言,不考慮制空權問題),可見遠征軍的作戰計劃已經遠遠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

    事後來看,第一次入緬作戰如果不犯戰略和戰場判斷之錯誤,在日軍第18師團和第56師團已經增援上來後,及時按杜聿明方案進行戰場調整,中國遠征軍三個軍同日軍三個師團在密支那、八莫、昔卜、東枝、景棟之線形成對峙是合理的結局,消滅登陸之敵攻佔仰光是不可能做到的,而全軍潰敗至國境內、同日軍在怒江對峙的結果也是可以避免的。遺憾的是,當時的參戰將領和史家後來的總結都沒有意識這一點,他們的回憶和研究基本滿足於戰史的敘述,缺乏對兵力、兵器、情報、制空權等因素作客觀的專業分析,一味地指責指揮方面的種種錯誤,而其評估的預設前提中,都認為中國遠征軍原本是完全可以戰敗擁有絕對制空權的日軍四個精銳師團並收復仰光的。

1,2,3
來源:新民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