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更多新聞 > 正文
 
難道是一個虛幻的世界 夜郎國千年之迷何時解

2005年05月26日 13:02
    為了揭開因成語"夜郎自大"而家喻戶曉的夜郎古國神秘面紗,中外考古學家的腳步輾轉于整個中國西南。

    《史記西南夷列傳》説:"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這一記載和司馬遷其他有關夜郎的記述,被學者們普遍認為是夜郎國年代最早、可信度最強的關鍵性歷史證據。

    半個世紀以來,夜郎文明虔誠的追隨者,在史書記載和考古發現的指引下,與魂牽夢繞的夜郎王進行了多次"非正式會晤",但是,緣慳一面,至今未能目睹"廬山真面目"。

    夜郎國,難道是司馬遷遺留的千年"懸案"?

    經過半個世紀的研究,滿腔熱忱的考古學家們難以面對尷尬的現實:夜郎古國神秘的面紗剛剛揭開一角,探尋之路卻已山重水復。

    學者們認為,時至今日,夜郎古國至少還存在四大謎團:夜郎中心區域在哪?誰是夜郎的主體民族?夜郎的社會性質是什麼?夜郎存在多長時間?這四大謎團困擾著學術界,使夜郎國的真面目雲遮霧罩。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白雲翔説:"這四大謎團實際上是夜郎之謎的集中表現。"

    夜郎考古至今已經發掘了3批共2300余件文物,包括一批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青銅器。北京大學教授孫華認為,夜郎出土文物不夠豐富,尤其缺乏對夜郎時期高等級墓葬的發掘。區域文化的確定,需要一個從定量到定性分析的過程。  

    白雲翔説:"由於關於夜郎的文獻記載十分貧乏,而且彼此存在出入,夜郎研究的突破口就自然地寄希望於考古發掘。"

    1996年,貴州省成立了由一副省長擔任組長,省文化廳長、財政廳長擔任副組長的夜郎考古領導小組。是年,領導小組邀請國內著名專家、學者,對夜郎考古的長遠規劃和近期目標進行了安排。不久,貴州省組建考古研究所,大力推進考古工作。

    一系列的舉措曾使夜郎考古出現了短暫的繁榮。2000年,赫章縣可樂墓葬群出土了大量被專家認為極具價值的屬於夜郎時期的文物,這一發現被評為200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但是,由於種種原因,貴州夜郎考古舉步維艱。

    夜郎古國的謎團

    謎團之一:古夜郎的疆域、中心區域在哪?學者們對此分歧最大、爭論最為激烈。通常認為,作為一個國家,應該有自己的統治範圍,存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

    這種"中心説"目前有10多種。貴州省內就有安順、桐梓、六枝、望謨、惠水、長順和三都等地認為古夜郎的中心在今天它們的行政區劃內,雲南的宣威、廣西和湖南也認為在自己的區域內。各方提出的"中心説",並非子虛烏有,都能引經據典,甚至找出專業的學術論文。隨著研究範圍的拓展,雖然夜郎國的輪廓日顯明朗,但是未能得到普遍認可。

    謎團之二:誰是夜郎的主體民族?其中包括誰是夜郎的統治民族或人口最多的民族。夜郎的族屬主要有4種觀點:苗族説、彝族説、布依族説和仡佬族説。如今,這四個民族都成立了自己的民族學會,併為爭取本民族是貴州的先民而廣泛求證。一些學者在研究這一問題時甚至受到了民族感情、政治背景等因素的影響。

    謎團之三:夜郎的社會性質是什麼?根據對夜郎經濟發展狀況不同理解和評價,對夜郎社會性質的認識大體可以歸納為四種觀點。一是奴隸制社會的早期階段。二是原始社會的末期階段。三是封建社會早期。四是雙重經濟體制,即封建社會的政治、經濟因素已經對夜郎産生了較大影響,並逐步改變當時的社會狀態,處於一個過渡階段。

    謎團之四:夜郎存在多長時間?學術界對夜郎的時間界定大相徑庭。由於夜郎國滅亡的事件史書有明確記載,所以,一種較為普遍的看法是,夜郎國存在了300年左右。但是,它建於何時,它的上限在哪,仍然沒有獲得統一認識。夜郎國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文獻記載都是寥寥數語,而且彼此存在分歧。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白雲翔説:"歷史研究只能逐漸接近真實,而無法復原,這恰恰是歷史的魅力所在。"

    夜郎國,一個虛幻的世界?

    隨著楚文化、滇文化、南越文化和巴蜀文化獨特的魅力日漸顯現,地理位置上處於四者之間的夜郎國卻依然"猶抱琵琶半遮面"。

    在夜郎考古遲遲沒有突破性發現的同時,有獨闢蹊徑的學者認為:"幾十年來,人們津津樂道的偉大輝煌的夜郎國,可能是一個虛幻的世界、一個空中樓閣。"

    雲南省博物館研究員王海濤説:"我們研究發現,很多研究夜郎的學者有一种先入為主的觀念--存在一個有雄偉國都、龐大主體民族、發達文明的夜郎國。在這種思路主導下進行研究,是一種潛意識的誤導。"

    王海濤及其同事的研究方法是,把30餘年來專家們發表的關於夜郎的論文輸入電腦,並對其中20多位著名的考古學、文獻學、歷史學和民族學專家的文章進行重點分析,模擬辯論的結果發現,任何一位專家的觀點,都存在與之針鋒相對的觀點。這項研究産生了考古學上的悖論:夜郎文化"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特點"。  

    專家們對夜郎古國的研究似乎山窮水盡!

    "主戰場"再次轉移,夜郎謎局待解

    去年底,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四川大學等單位組成的聯合考古隊,對貴州省威寧回族彝族苗族自治縣中水鎮的數種不同時期文化類型遺存,進行了3個多月的考古發掘,收穫豐厚。

    這次考古發現了100多個商周時期的祭祀坑遺址,是我國西南地區首次發現的商周時期祭祀遺址。考古人員在少數祭祀坑內發現了人骨遺骸,還出土了一組完整的、可復原並具有鮮明地域特徵的陶器,大量的石器、骨器、玉器、石器和青銅器等文化遺物。專家認為,這次發掘,可初步建立起貴州西部乃至雲南東北部新石器時代末期至早期鐵器時代考古學文化發展系列。

    有學者認為,這次考古發現將成為撥開夜郎國千年迷霧的突破口。滿懷熱情的考古學家們在這裡真切地感覺到了夜郎古的"心"。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王紅光博士説,夜郎考古的重點區域,今後一段時間,將從黔西南地區和黔西北赫章縣轉移至威寧中水。這預示著夜郎考古"主戰場"再次轉移。

    考古專家先後兩次在位於貴州西南部的普安銅鼓山遺址發掘出鑄造銅器的石范和陶模等1000多件文物。有學者認為,普安銅鼓山是夜郎時期的"兵工廠"。此後,考古學家兩次在貴州赫章可樂發掘出大量被專家認為極具價值的屬於夜郎時期的文物。但是,據文獻考證,這裡可能是當時夜郎的一個重要城鎮,而不是夜郎時期的中心區域。

    王紅光博士説:"貴州省自成立文物考古研究所伊始,就把黔西南作為夜郎考古的重點區域。雖然獲得了一些重要發現,但是很難再有突破。從2000年開始,夜郎考古的重點區域轉移到黔西北的赫章縣。"

    隨著田野考古和史學研究的不斷深入,考古學家們的目光又轉移到了距赫章直線距離約40公里,距雲南昭通直線距離約10公里的貴州威寧中水。

    去年底的這些發現,使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中山大學等單位的學者激情澎湃,踴躍參與。國家文物局也希望在威寧中水進行3-5年全面細緻的區域考古調查與發掘,以期獲得重大突破。王紅光博士披露説:"聯合考古隊將於近期對威寧進行再次發掘。"
來源: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