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更多新聞 > 正文
 
電子時代搶救家書 8000民間家書將進博物館(圖)

2005年06月19日 09:10
張守剛
   新聞現場

  家書展開幕

  徵集8000余封

  從明崇禎年間的家書到孫中山先生的親筆書信,從沈從文先生的家書到著名學者季羨林的手札……昨天上午,在宣武區文化館開幕的“民間家書徵整合果展”上,百餘封珍貴家書穿過歷史的塵封展現在人們面前。

  此次展覽是“搶救民間家書”行動的第一階段成果展示。據了解,今年4月10日,由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等單位共同發起的搶救民間家書項目正式啟動後,在社會各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海內外炎黃子孫踴躍捐贈家書。家書徵集熱線開通兩個月以來,項目組委會已收到家書8000余封,另外得到家書線索1萬多封。

  此次展覽的家書是組委會從應徵的幾千封家書中挑選而出的。共展出家書100余封,並配合相關的説明文字和圖片,展覽分前言、明清家書、親子家書、敬老家書、軍旅家書、愛情家書、兩岸家書、海外飛鴻等部分。所選家書基本上代表了各個時期民間家書的風貌,展覽將持續到6月25日。

電子時代搶救家書8000民間家書將進博物館

兩位老人在觀看“親子家書”

  明清家書--百年史料信中藏

  在展覽中,最引人矚目的是一組明清時期的家書。包括書寫于明朝崇禎二年的一封家書,清朝乾隆、咸豐、同治、光緒年間的家書等。其中清同治七年一份晉商在對帳單上寫的家書中,還有麥子、胡麻、黑豆、稻米、大豆等19種作物的時價,使人們面對面領略古老書信文化的同時,也能洞察當時的生活百態。專家表示,這些明清家書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兩岸家書--字字訴説分離苦

  “炎黃子孫不忘本,兩岸兄弟一家親”。展覽中最讓人唏噓不已的就是“兩岸家書”了。展出的幾十封往來于海峽兩岸的家書,字字關情,訴説著家庭分離的痛苦,寄託著無盡的思念。記者在閱讀這些家書時,感到了兩岸同胞血濃于水、日夜盼望和平統一的熱切期望。

  江蘇無錫的一位中學生捐贈了一封寫于20世紀40年代末的家書。這封家書是一位剛剛撤退到台灣的國民黨軍人寫給留在大陸的表弟的。時值春節,他思念家鄉,也表達出因時局不定而無法安身的無奈。據組委會成員介紹,這封信原藏在一本舊書的夾縫中,被人撕成兩半,藏在書中,得以保留下來,是兩岸同胞血濃于水的親情的珍貴見證。

電子時代搶救家書8000民間家書將進博物館

明代崇禎二年的一封家書

  名人家書--艱難歲月寄親情

  收到的家書中有大量名人的手札,比如孫中山先生的親筆書信;北洋時期要員曾毓雋的家書;著名學者季羨林先生的手札;著名經濟學家陳翰笙先生的三封家書;老一輩革命家滕代遠同志的家書,周揚同志的母親1940年寫給他的家書,沈從文先生的家書等。而幾乎每封家書背後都有幾位鮮活的人物,都有一個精彩的故事。

  在“親子家書”部分中,有一封特別珍貴,它是老一輩革命家周揚的母親在1940年10月寫給當時在陜甘寧邊區任教育廳長的兒子的。當時老太太年近六旬,六年沒有兒子的音訊。她在信中傾訴家中缺少男丁,生活艱難及思兒之苦,希望兒子常寫信回家,以免惦念。有意思的是,雖然老母親的毛筆字寫得非常出眾,卻在落款後寫了一句話:“親筆寫得不好,看完燒掉。”但是周揚讀後被母親的情感所打動,不僅沒有燒掉,而且完整地保存了下來,讓我們今天有幸能體驗到當時革命年代的溫馨親情。

  百姓家書--鴻雁留存家族史

  名人家書畢竟是少數,展出中更多的是表現大量普通百姓親情的家書,讀來非常親切,其中的平民韻味又不禁令人動容。

  家住江蘇徐州的顏玲娣女士寄來了40余封珍藏了大半個世紀的家書。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他的父親是一位鐵路職工,輾轉津浦鐵路多個車站,對鐵路懷有非常深厚的感情。他又特別遵守孝道,經常給家中父母寫信,替老人分憂。而姚慰瑾女士則捐贈了其父姚稚魯先生於1938年前後寫的十多封家書,信中寫了一個文弱書生輾轉外地謀生的艱難,他眼中所見的抗戰時期中國人民的苦難生活,以及他對家人的關愛。

  曾在河北灤縣工作的張伶九先生在北京看到了徵集家書的消息後,專程趕回老家整理家書。4月25日,他親自給組委會送來了343封家書,這些家書從上個世紀50年代一直延續到80年代,涉及人物近20個,記載了他們整個家族的一段歷史。張先生是一位有心人,除了保持寫信的習慣外,他還堅持寫日記,現存日記十多本。他表示,他準備把這些日記都捐獻出來,讓這些記載著家族變遷的史料永久收藏和流傳。

電子時代搶救家書8000民間家書將進博物館

左:母親給兒子的信,寫于1963年 右:衡維屏(1902-1926)寫給兄長的信

  家書去向--將建成民間家書博物館

  記者了解到,組委會將評選100封“最具價值的優秀家書”,由中國國家博物館正式收藏。但其他大量民間家書將如何保護?

  對此,搶救民間家書項目組委會副主任徐慶全表示,這個擔心是多餘的。他介紹説,他們除了評選100封“最具價值的優秀家書”併入藏國博外,還將評選出1000封“優秀民間家書”,頒發獲獎證書,同時,組委會還將與出版機構合作,從寄來的書信中歸類,整理,擇優出版中國民間家書系列叢書,讓更多有價值的家書與世人見面。

  徐慶全稱,每一份家書都由專業人員進行分類、登記、造冊,除了國家博物館入藏的100封外,其餘的所有家書都將成為正在籌辦的中國民間家書博物館的重要藏品,永久收藏。據了解,目前搶救民間家書項目仍向海內外徵集民間家書。

  搶救緣由--電子時代讓家書走開

  記者注意到,此次民間家書的徵集活動用了“搶救”兩個字,對此,家書捐贈者周西莓先生表示,搶救民間家書的活動為岌岌可危的家書遺産找到了一個理想的歸宿。“隨著住房的不斷改善,家書等老舊物品漸漸消亡,但是每個人在處理自己的家書時,相信都是依依不捨的,因為其中記載了個人和家庭生活的軌跡,更儲存著能夠反覆吸取的豐富的情感營養,因此,家書不可丟,親情不可失。”

  徐慶全則認為搶救家書刻不容緩。“電話、網路的發展已經基本取代了傳統的聯絡方式,‘家書抵萬金’的時代好像已成為遙遠的過去,我們現在都很少寫信了,特別是家人之間大多打電話溝通。”他認為,大量的傳統家書裏留存了難以計數的資訊,而且那些資訊是與親情連在一起的,但在電子時代,那種白紙黑字中氤氳的情感已經不再存在了。

  徐慶全表示,組委會是把這些家書當作文化遺産來看待的,“這些文化遺産正在一分一秒地消亡,我們提出要‘搶救’可謂是恰逢其時。”

  學術觀點--民間家書驗證大歷史

  記者在展覽現場看到,很多展出的民間家書內容非常簡單,根本沒有記載多少重大的史實,那麼它們的價值到底有多大?

  對此,徐慶全認為,每一封家書的價值基本上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理解:歷史層面、社會層面和家族層面。“在歷史研究中,書信作為一種基本可信的材料已經引起大家的重視,有許多重大的史實是靠書信來確認的。可是具體到用家書來證史,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特別是民間家書。”

  他介紹説,從這次徵集到的家書來看,有不少家書中都記載了當時的歷史。比如北京的于鴻鈺老人寄給我們的一封他的父親55年前寫給他一封家書,在説完親友之間的事情以後,還寫到:“平壤收復,津市各界舉行慶祝遊行。隊伍滿街不斷,入晚有人提燈遊行,此熱鬧異常。”這幾句話就可以為抗美援朝戰爭史研究提供佐證。

  西安的胡玉華老人寄來了數十封她丈夫寫給她的家書,這些家書大多寫于革命戰爭年代,記載了一位解放軍指戰員眼中的歷史,比如平津解放、抗美援朝等,視角非常小,事實非常具體,可供那個時期的歷史研究作參考。“還有北京師範大學的李仲來教授捐贈的100多封他的哥哥寫給他的家書,也非常有研究價值。他哥哥是北京市延慶縣農村的一名會計,這些信寫于1978年至1990年,可以説從一個視角見證了中國農村的改革歷程。”

來源:北京娛樂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