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陜西師範大學:十一載手寫錄取通知 以墨香化人

2017年07月17日 07:41   來源:光明日報   陳鵬 彭妍

  

  

  毛筆書寫錄取通知書現場 陜西師範大學供圖/光明圖片

  【別樣的錄取通知書】

  7月15日上午9時,陜西師範大學2017年錄取通知書的書寫工作開始。老教授們用尖細的小楷狼毫筆蘸上墨汁,仔細對照著一份錄取名單,然後在錄取通知書上,一筆一畫地寫下新生的姓名、專業。

  自2007年起,陜西師範大學開始採用毛筆書寫的方式,為新生獻上一份沾染墨香的錄取通知書。今年,文佔申、呂九如、耿徵、郭祖儀等20余位退休教師、校友代表,將在10天內共同完成約4500份錄取通知書的書寫工作。

  起點:與傳統接軌

  陜西師範大學音樂學院黨委書記惠剛是毛筆書寫錄取通知書的發起人。在他看來,陜師大有著悠久的傳統和深厚的書法文化底蘊,“採用毛筆書寫錄取通知書,也是為了喚起人們對傳統藝術的重視,重新認識書法文化”。

  作為一所以文科見長的綜合性師範大學,陜師大的校園裏處處可見老師和學生的書法作品。目前,學校有“硯友”“德馨”“丹青”等多個學生書畫社團,還有成立於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書畫研究會,曾會聚衛俊秀、霍松林、黃永年、曹伯庸等老一輩書法家。

  2007年,陜師大首次正式採用毛筆書寫錄取通知書。當年,這項工作由該校美術學專業和部分書畫社團學生完成。起初共十人參與,學生們用小楷書完成了3500到4000份錄取通知書。

  轉變:以情懷動人

  從32開到16開,從普通銅版紙到布紋紙,從印刷版到手寫版,這些被稱為“最值得珍藏的通知書”“溫暖人心的通知書”的錄取通知書已成為陜師大的特色和標簽。

  為了進一步彰顯學校底蘊,吸引更多人關注傳統書法文化,2012年,惠剛向時任陜師大書畫研究會會長賈溫性提出組織退休教師、書法家手寫錄取通知書的請求。這個請求很快得到了賈溫性的回應:“需要多少人,什麼時候,隨叫隨到。”

  2012年,賈溫性、張自強、呂九如、文佔申、李甫運、符有堂、馬凡濤、楊明堂8位老教授加入進來。老教授們克服手抖、眼睛酸痛等困難,歷時8天完成了約4500份錄取通知書的書寫工作。

  2016年4月,賈溫性因病住院。住院期間,他還在詢問書寫工作的安排情況,並不無遺憾地説:“太抱歉了,我住院了,今年寫不成了。”他給其他參與者打電話,叮囑大家要認真地寫好每一封錄取通知書,“我在醫院裏恢復得挺好,明年我接著給娃兒們好好寫。”然而,賈溫性最終因肺部感染,于當年8月逝世,年僅62歲。

  堅守:用行動傳承

  花了3個小時車程,陜西省隴縣中學的數學教師李建順回到了母校陜西師範大學。今年,他作為校友代表也加入了手寫通知書的隊伍。

  2010年,李建順考入陜師大,並收到了手寫的錄取通知書。時至今日,他還記得7年前,打開錄取通知書,雋永工整的書法字樣躍入眼簾的情景。收到這封錄取通知書,不僅開啟了李建順的大學時光,也激起了他練習書法的念頭。

  惠剛表示,我們學校是培養教師的搖籃,寫好字是對教師的基本要求。李建順是受到陜師大書法文化熏陶的例子,他也會把對書法感興趣,潛移默化地傳遞到他的學生身上,起到示範作用。

  來自延安的張亞楠,今年以600分的成績考入陜師大漢語言文學專業。從小立志成為一名老師的她,期待收到那一份用毛筆書寫著自己的名字的錄取通知書,“那份錄取通知書將是獨一無二的,它將是我珍藏的禮物”。

  在新生們拿著手寫錄取通知書,滿懷期待走進大學校門時,受到傳統文化的感染和鼓舞,或許是陜師大堅守十一載最大的收穫。(作者:陳鵬 彭妍)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