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網售公交內部“員工卡” 有人使用不足兩月被封號

2017年12月07日 09:04   來源:北京晨報   

  花幾百元就能每月坐200次地鐵,在公交車上暢通無阻?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公交集團“內部員工卡”明碼標價售賣。記者調查發現,該現象已形成成熟交易鏈,制卡者和賣家線上交易,難以追查,賣家和買家線下交易,號稱可提供現場驗票服務,甚至還有賣家公然招攬下級代理。所謂內部卡實為“克隆卡”,賣家聲稱可使用三年,但有人使用不足兩月後就被封號。對此,北京公交集團工作人員表示,此舉為變相逃票行為,被發現後會及時制止舉報。律師表示,偽造、倒賣“克隆卡”屬違法,數額較大、情節嚴重者可入刑。

  發現

  網售大量公交內部“員工卡”

  “北京上班族的福利!勁爆好消息,可辦理地鐵員工卡,有效期到2020年10月,每個月可刷200次地鐵,公交全部免費!”近日有讀者爆料,在一些二手交易平臺搜索“北京”、“一卡通”等關鍵詞,會出現多條類似售賣資訊。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資訊號稱售賣“員工卡”,叫價從幾百元至兩千多元不等。與普通的市政公交一卡通外觀不同,這些卡多為形態各異的滴膠卡,或貼著動漫圖案的磁卡。賣家聲稱,持有該卡每個月可乘坐地鐵200次,無限量乘坐公交車。在多條售賣資訊下,都有人詢問價格及如何“驗貨”。

  在一通過實名認證的賣家發佈售賣資訊中,記者看到,他在11月20日發佈的“內部員工卡”售價為1600元,至12月4日,這條資訊已被瀏覽859次,11人留言諮詢。在詳細的商品資訊中,一張站臺查詢機照片顯示該票種為“員工卡”,有效期至2020年10月15日,剩餘196次,上次交易時間11月17日。賣家還特別對用卡做了“注意事項”,“機場線不能坐,運通不能坐,郊區本地公交不行。”對於部分買家是否靠譜的質疑,賣家聲稱,在地鐵內部“有渠道”,並承諾“保證無任何問題,可當面驗貨交易”。

  此外,記者發現在微信平臺也有所謂這種“員工卡”交易。市民小李告訴北京晨報記者,她近日就收到朋友圈一條資訊推銷“員工卡”,對方還提示:“切記,如果用卡遇到問題,不要找地鐵的工作人員解決,及時聯繫我們。萬一有人問你,就説是撿到的。”

  説法

  倒賣“克隆卡”嚴重可入刑

  京衡上海事務所律師余超稱,偽造、倒賣“員工卡”可以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十二條規定進行處罰。“偽造、變造、倒賣車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藝演出票、體育比賽入場券或者其他有價票證、憑證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一千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者,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

  余律師表示,如果偽造、倒賣數額較大的,還可能構成偽造、倒賣偽造有價票證罪。根據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相關規定,偽造或者倒賣偽造的車票、船票、郵票或者其他有價票證,涉嫌車票、船票票面數額累計二千元以上,或者數量累計五十張以上的;郵票票面數額累計五千元以上,或者數量累計一千枚以上的;其他有價票證價額累計五千元以上,或者數量累計一百張以上的;非法獲利累計一千元以上的;其他數額較大的情形,應予立案追訴。

  “根據《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偽造或者倒賣偽造的車票、船票、郵票或者其他有價票證,數額較大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票證價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數額巨大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票證價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余超律師解釋。而對於明知是偽造卡而使用的行為是逃票行為,余律師認為,可以要求逃票者補交票款,或按照規定加收票款。

  實探

閘機顯示“剩餘198次”

  記者隨即以購買者身份添加了向小李推銷的微信賣家,其朋友圈果然正在推銷使用期為三年的“員工卡”,介紹該卡為公交公司內部發售,售價2700元一張,購買5張有優惠。溝通中,對方坦言,她最初也是一個買家,“我是自己覺得好用才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不過這卡如果丟了沒法補辦,內部卡,你懂的。”

  記者又通過二手交易平臺與一賣家取得聯繫,並提出要看實物照片。賣家隨即傳來照片,可見幾張大小與一卡通相似的純白色卡片,稱每張零售價900元,可見面驗貨。此外,對方甚至還打出“招代理”廣告,“代理10張的,650元一張。”

  11月24日,西直門地鐵站,記者與一“卡販”如約相見。對方手裏拿著一張快遞底單,“你看我這剛給一個‘回頭客’又發了兩張卡,保準好用!”他把記者帶到地鐵出口的角落,一邊遮遮掩掩地從包裏拿出5張滴膠卡和3張磁卡,一邊緊張地環顧四週,“昨天剛到貨,大卡和小卡都有,價格一樣,小卡攥在手裏不易被發現,就是感應可能差點兒”。

  提出驗貨要求後,賣家遞給記者一張小型滴膠卡,自己則拿著一張大卡,徑直走向無人值守的地鐵入口閘機。“滴!”閘機響起警示音,記者發現,與普通的一卡通顯示餘額不同,閘機上顯示的是“剩餘198次”。“刷卡的時候放大膽,自然點。要有人問你,你就説自己是員工。”賣家特意囑咐記者道。隨後記者和賣家刷卡順利通過出口閘機。

  賣家明知“違法,不靠譜”

  驗貨後記者問賣家是否為北京地鐵、京港地鐵或北京公交集團內部工作人員,對方直言,“不是啊。我只是拿這個賺點外快。”事後記者提出想做下級代理,他爽快交了底,這些所謂“員工卡”並非真正的員工卡,而是將同樣資訊拷貝到一張無任何資訊的“白卡”上,造出來的“複製品”,不過使用起來與正規“員工卡”並無差別。他也是自己買了一張“員工卡”後碰巧聯繫上了製作卡片的“大boss”,於是開始當起賣家,他和“大boss”只是線上交易、快遞發貨,從未謀面。“現在我還有了‘回頭客’,一天能賣出五六張,我那點兒錢都週轉不過來了。”

  他稱自己在進貨中也曾被騙過,所售卡也經常不穩定,“所以我都不願意賣給身邊的人”。“這卡製作成本低,但風險高,畢竟違法啊。”小夥子顯然知道此舉並非正途,所以相比起二手平臺來,他更願意在微信或線下支付,“不會留下交易記錄”。

  那這種“複製”的“員工卡”是否靠譜呢?記者也採訪了該類“員工卡”的曾經使用者小張。她説自己在收到卡後使用不足兩個月便被封卡了,“進地鐵站刷的時候,閘機就一直滴滴滴滴地響,嚇死我了”。

  回應

  公交“員工卡”不對外售賣

  對此事,北京公交集團外宣工作人員介紹,公交集團內部工作人員確會有員工卡(右圖),員工持卡每月可乘坐200次地鐵及多次公交車,但與形態各異的“克隆卡”不同,正規員工卡上有員工照片、姓名、性別、所在單位、發卡日期等具體資訊。而且員工使用員工卡也有相關規定,要求一人一卡、禁止外借,離職人員的員工卡會及時回收並登出。“我們正常的工作簽到、餐飲及很多後勤保障都需要用到這個員工卡,所以集團員工不可能把它出售。如果員工把卡外借,我們會根據相關規定對員工做出處理。”

  他還表示,無論制卡、發售還是使用該類“克隆卡”、“複製卡”,都是一種變相的逃票行為,更違反了相關的法律法規。針對偽造、變造或冒用他人乘車證件的行為,集團內部要求工作人員發現後及時制止、及時舉報。“這種複製卡是一種匿名的狀態,對我們車上的管理、出行的數據都會造成干擾,同時也侵佔了我們公共資産。”如果在制止無效,持卡人擾亂運營秩序、對車廂內部造成不良影響時,集團也要求工作人員及時報警處理。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公交集團一直在查處此類行為,此前也曾發現過外觀相像實為冒充的異形卡。“但因為我們並不具備一卡通發行、發售的資質和技術,也不具備執法資格,因此只能在公交車上、從最末端進行監督。”

  據北京市政一卡通公司工作人員介紹,一般員工卡都屬面對地鐵公司及公交集團“公對公”業務,員工卡集體製作,一人一卡,個人無法購買也無法售賣。對於記者提出是否因密保系統問題導致資訊洩露,對方表示“不是很清楚”。同時,市政一卡通工作人員提示,消費者應通過正規渠道購買市政交通一卡通,以免上當受騙。

  -記者手記

  比賣家更熱鬧的也許是買家

  花一次大錢省一百次小錢,公交地鐵隨便乘坐、暢通無阻……這聽起來很美妙,也恰中了那些愛貪小便宜的人的心思。顯而易見,制卡者和賣家也是在有意迎合這些“消費者”,什麼消磁能退,什麼能刷到2020年這樣的承諾,能信的有幾分?

  我在調查中知道,因使用不穩定,賣家不會把“員工卡”賣給身邊人;我還知道,傳説中“可用到2020年”的卡,可能在一兩個月後就無法正常使用。你可能被賣家隨手拉進黑名單,對方也可以消失不見,哪怕你花了一大把錢,購買這類非法卡票也無處維權。

  只想呼籲,切莫為了貪那眼前的一小點所謂的便宜而吃個大虧,而且是在用自己的辛苦錢幫犯罪分子“發家致富”!(北京晨報記者 康佳 文並攝)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