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上海服務:彰顯“中心城市”輻射力

2018年03月13日 09:02   來源:解放日報   

  3月8日,“維京太陽號”停靠在上海外灘國際郵輪碼頭。 新華社記者 高峰 攝

  編者按:“大力推動高品質發展”,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的主線之一。面對新時代推動高品質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的要求,同時面對新的全球競爭態勢,上海要提升城市吸引力、創造力、競爭力,更好地代表國家參與全球合作競爭,需要構築起具有強力支撐作用、難以被人取代的戰略優勢;而將國家戰略具體化的抓手、讓戰略優勢構想落地的階梯,正是打響具有識別度和影響力的城市“品牌”。

  去年底,上海市委提出打響“上海服務”“上海製造”“上海購物”“上海文化”四個品牌,引起各界高度共鳴。今年全國兩會上,打響“四個品牌”,也成為上海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從今天起,本報全國兩會專題報道將陸續推出“兩會聚焦·打響上海‘四個品牌’”專欄,與您一起同代表委員們探討上海的“四個品牌”,展現他們的熱切呼應和真知灼見。

  一座“中心城市”的特別之處在哪?

  對上海而言,身為中國最大的經濟中心城市,明確建設國際經濟、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天然地因“中心”而享有特殊的發展機遇和比較優勢,也因“中心”而承擔非同尋常的責任和使命。

  這種責任使命,很大程度上在於“向外”輻射的能力——上海的發展能否服務周邊、帶動全國,乃至影響世界,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這座城市作為“中心城市”的發展含金量。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將推動高品質發展的邏輯貫穿始終,同時對塑造區域發展新格局、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等進行部署。當獨善其身、獨惠其身的發展模式日漸被證明難以持續時,向外的輻射、服務,也正是上海謀求自身發展的必由之路。

  “上海開埠以來給世界最大的兩個觀感,第一是開放,從來都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第二是服務,以精細作為服務的資源和資本。”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政協副主席周漢民表示,以“上海服務”領銜四大品牌,無疑可使已有的優勢得到更大延展,而其關鍵,就是提升“服務能級”。

  作為一座服務業佔比已穩居70%的城市,上海的服務業發展能級曾是歷年兩會的熱點。但如今,人們的重心慢慢在從“服務業能級”轉向“服務能級”。一字之差,內涵更為豐富,影響也愈加深遠。

  服務半徑

  新坐標下,學會更多“向外看”

  在周漢民的記憶裏,上海逐步明確“五個中心”,不過30年時間。1992年,上海明確定位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貿易中心、國際經濟中心,1997年加上國際航運中心;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賦予上海新的使命,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

  而在“五個中心”之外,上海邁向2035年,更已明確“卓越全球城市”的目標。何為“全球城市”?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長張兆安認為,“全球城市”一言以蔽之就是“具有全球功能”,“全球功能最關鍵在於服務功能,服務功能強弱首先看服務能級,服務能級則看有沒有服務平臺。”

  上海無疑獨具稟賦。僅就航運而言,全國人大代表、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許立榮就表示,上海處於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國家海洋戰略等的交匯處,地理位置獨具優勢,可充分發揮上海國際樞紐港的作用。

  而長期以來,上海的金融要素市場均面向全國,開放度不斷加大。“滬港通”開通後,“滬倫通”有望在年內取得重大進展,無疑將進一步提升服務能級。而地處長江入海口的特殊空間,對內、對外交往的高度便利,亦使上海有足夠條件撬動形成一個全方位開放的大市場。

  在張兆安看來,這些稟賦和傳統,促使新時代的上海進一步明確遠近坐標。從近處而言,中央已經提出“服務長三角、服務長江流域、服務全國”的要求,身為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的上海,實現這“三個服務”、為其他地區創造經驗並帶動共同發展,是當好“排頭兵、先行者”的基本站位。

  從遠處看,上海還要繼續積蓄力量和提升能力,更好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更好地在全球配置資源,在全球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張兆安為上海設計的參照係是紐約、倫敦、巴黎——作為全球城市,無不在全球範圍內集聚、配置和輻射資源;紐約華爾街、倫敦金融城,其“半徑”均以全球層面度量。“這是‘上海服務’的基本方向,也是最終目標。”

  服務平臺

  做大之外,更要做強做深

  彰顯服務能級的主要依靠,是構建起大而強有力的輻射平臺——“五個中心”,正是五大最重要的服務平臺。

  對上海而言,“大”在很多方面已不是問題,如何將服務平臺的內涵做強,則是當務之急。

  以航運中心為例,上海港已擁有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集裝箱碼頭,吞吐量去年首次突破了4000萬標準箱,連續八年成為世界第一。同時,上海深水航道整治的全面完成,也為社會綜合物流成本的下降提供了非常大的保障。

  但除了這樣的量級提升,更令人看中的,是通過制度創新帶來的要素集聚和功能提升。

  許立榮舉例説,起運港退稅制度、航運集聚功能的進一步提升,以及航運諮詢、航運金融等方面一系列的制度和商業模式創新,是吸引1700多家航運相關企業在上海落戶的重要因素,亦是未來國際航運中心建設進一步聚焦的發力點。“這些都得益於上海的創新”。

  張兆安則表示,“五個中心”及各大服務平臺,都應著眼于內涵提升,以進一步的改革、開放和創新來獲取競爭力。

  上海需要的經濟優勢和各大要素市場的作用,在創新驅動、結構調整、産業升級等方面做好對外服務,尤其要服務於長三角産業合理佈局和整體競爭力的提高; 金融領域需要提供全方位、高水準的,涵蓋金融市場、金融業務、金融工具、金融配套、金融人才等方面的國際化金融服務,並通過積極吸引外資、努力增加國際交易,提升上海金融市場的國際話語權。

  貿易、航運和科創方面,上海也需要充分利用自貿區、科創中心兩大國家戰略契機,積極擴大開放、創造環境,使上海成為樞紐型的平臺或橋梁。

  同時,上海自身的高端服務業基礎和在教育、醫療、科技、文化、仲介服務等方面的良好底蘊,亦被期望能進一步集聚提升。

  “佈局未來醫療是一個重要方向,而醫療數據開放和大數據應用相關的制度性規範,也需要加快供給。”全國政協委員、上海申康醫院發展中心副主任朱同玉説。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太平洋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戰略企劃部資深經理周燕芳則表示,針對全國性的老齡化趨勢,在老年人風險保障等領域的服務供給,顯然是一片“藍海”。

  “店小二”

  優質政府服務,換來市場活力

  拓展服務功能的基礎,是良好的制度環境。而以優質政府服務塑造的營商環境,正是“上海服務”的另一個題中之義。

  “政府職能轉變越到位,營商環境越優化,市場的動力、活力、潛力就越充分。”張兆安説,“從這點看,上海強調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要政府當好服務企業的‘店小二’,這是抓住了問題的本質。”

  營商環境是今年兩會的熱點,相應地,“店小二”也成為會場內外的一個熱詞。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工商聯副主席湯亮在上海代表團的開放日活動中,被問及營商環境的“打分問題”。

  “打分真是很難,因為沒有評分的標準。但我相信,無論這個標準如何,上海的營商環境不一定能夠評滿分,但一定能夠得高分。”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建工集團董事長徐徵與湯亮亦有同感。但他也坦陳,以卓越全球城市標準衡量,上海的營商環境在“法治化”方面已達到很高水準,但便利化、國際化方面仍有短板。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評估諮詢集團董事長樊蕓的評價則更為直接:“規範有餘、活力不足、保守過度”,仍然有機會不夠均等、行政壟斷未徹底打破、社會整體創新成本較高、引進國際人才創業的政策供給不足、對失信企業的懲罰力度不夠等問題亟待解決。

  對此,大力優化政府服務、提升政府效能,就成為打造“上海服務”品牌的基礎保障。全國人大代表、普陀區委書記曹立強表示,上海需要從三個“主題詞”著手當好“店小二”:一是“方便”,即讓企業感覺到方便;二是“速度”,即幫企業解決問題,速度要快;三是“服務”,用公務員的辛苦指數換來群眾的幸福指數、企業的發展指數。

  與之相應的一些深層改革,亦被寄予期待。周漢民指出,從上海自貿區成立之初實施外商企業負面清單制度開始,許多區都在探索制訂政府責任清單、權力清單和負面清單,而今,這項改革需要進一步整合,“到了在上海建立統一的政府責任清單和經濟運作的負面清單的時機,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擴大開放、不斷開放的目標。”

  而這些宏觀改革與微觀優化的結合,方能構成“上海服務”這塊大品牌。“‘上海服務’終究不是抽象的條文,而是人們實實在在的感受。”周漢民説,“我們感悟這座城市,有溫度、有傳承、有雅量、有未來。”(記者 朱珉迕 張駿)

  原標題:上海的發展能否服務周邊帶動全國乃至影響世界,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這座城市的發展含金量

  上海服務:彰顯“中心城市”輻射力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