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凸顯 推轉型和防風險並行

2017年03月20日 08:33   來源:經濟參考報   

  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年會”于3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中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為此次論壇的熱門話題之一。與會的專家學者認為,在以“三去一降一補”為主要任務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未來的工作重心會落在擴大有效需求和防控潛在風險。

  提質 推轉型成改革關鍵詞

  多位與會人士表示,隨著中國經濟增長驅動力的的變化和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産業轉型升級成為中國經濟目前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詞,也成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涵和動力之一。

  羅蘭貝格管理諮詢公司全球首席執行官常博逸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經濟正在實現從高速增長向中高速增長、從投資為主向消費為主的過渡。在過去30年裏,中國經濟每年的平均增速為9.4%,但推動經濟增長的新增勞動力和新增投資這兩大因素卻正在下降。目前,中國正面臨人口老齡化、環境風險、固定資産投資回報率下降等多重難題。中國經濟亟須通過轉型為經濟增長注入新動力。

  製造業的轉型升級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方面。常博逸表示,“首先要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低傳統産業過剩的生産力,其次要保證數字産業和人工智慧等新興産業的投資,將頂尖的科學家和工程師等人才吸引到這些行業,以提高創新能力。通過開發新的産品和服務,以滿足國內消費者的需求,並通過促進技術工藝創新,使製造業在全球範圍內更具競爭力。”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在論壇發言中也強調了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性。他表示,加大人力資本投資,加強職業教育,讓更多的人進入産業鏈中高端,有利於延伸産業鏈,深化全球産業分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此外,綠色發展也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方面。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在發言中指出,“我國要進一步倡導綠色,推進綠色低碳迴圈發展,倒逼産業轉型升級,促進傳統産業清潔發展、綠色改造,走出一條綠色發展的新路。”

  晶科能源副總裁錢晶表示,目前經濟發展與環境氣候背道而馳,等量的發展付出的環境和氣候代價成幾何倍數增長。因此,經濟轉型要從能源轉型開始,應淘汰、限制、減少、更新高能耗高污染重工業,發展能讓更多人普惠、便捷、分享的新技術,發展讓地球更持續、人們更健康的産業。她認為,中國是産煤和燃煤大國,燃煤60%至70%用於發電。要實現空氣治理和長期氣候變化方面的目標,落實煤控、能效、可再生能源和碳排放方面的政策,電力行業的改革是關鍵。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中國經濟轉型出現了積極變化。據王一鳴介紹,2016年下半年以來,經濟增速緩中趨穩,工業生産價格由負轉正、企業效益由降轉升、就業增長超出預期,特別是製造業、民間投資等市場力量主導的內生性指標觸底回升,表明經濟趨穩的因素不斷積累,“L”型增長有望進入下半程,從“降速”階段轉向“提質”階段,提高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益將成為主旋律。

  升級 擴需求突出“有效”二字

  何立峰表示,今年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改委將重點在五個方面下功夫,其中之一就是著力擴大有效需求,穩定宏觀環境。

  “要著力擴大有效需求,穩定宏觀環境,進一步完善宏觀調控的思路和方式,促進經濟平穩運作;要保持消費平穩增長,持續推進擴大消費的行動;要精準擴大有效投資;要推動城鄉區域協調協同發展,紮實推動三大戰略,打造國家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等新的功能平臺,不斷形成新的增長帶。”他説。

  多位專家稱,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擴大需求推出的是“有效”二字,要著力擴大的是有效需求,精準擴大有效投資,這是因為中國現在的供給和需求匹配關係出現了錯位。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表示,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時候主要面向低端消費、出口需求、投資需求為主的結構,隨著中等收入群體擴大,中高端需求擴大,低質消費品産能就成了過剩産能。他指出,目前市場沒有真正發揮作用,政府在資源配置中作用太大,必須通過體制機制改革改變重大結構性失衡。

  “我國不是沒有需求,也不是需求不足,而是需求在升級。”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也表示,發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給消費者提供高品質的産品和服務,來滿足消費者日益增長和不斷升級的消費需求。他認為,應該從企業戰略層面、企業文化層面和國家標準層面同時發力提升品質。

  實際上,中國政府已經部署了一系列措施,劍指擴大有效投資,以達到擴大有效需求的目的。2017年,“十三五”重點項目、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民間投資將分別獲得一系列政策支援。就在幾天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激發社會領域投資活力的意見》,旨在進一步激發醫療、養老、教育、文化、體育等社會領域投資活力。

  美國紐約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邁克爾斯賓塞表示,過去中國的每人平均收入有限,因此需求也有限,不需要很發達的服務型經濟。但現在時過境遷,中國經濟進入了新常態,金融部門必須按照新的要求改進資本配置的體系,使企業能擴大規模,資源能産生合理的收益。

  防範 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何立峰表示,中國經濟目前面臨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以及房地産和實體經濟失衡。必須瞄準主要矛盾,向結構優化找出路,在供給側上下功夫。

  “金融和實體經濟的失衡體現在資金脫實向虛。大量資金在金融體系內自我迴圈,不僅加大了金融體系的風險,還進一步加重了實體經濟的融資困難。”他説,要堅持底線思維,摸清風險的隱患,不斷提升風險防範能力,創新風險處置方式;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通過穩健的貨幣政策、精準的産業政策、土地政策,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加快建立監管協調機制,妥善處置不良資産,確保不發生系統性的風險。

  工行董事長易會滿在論壇上也表示,部分金融機構存在體內迴圈,脫實向虛,特別是同業、理財、資管、票據等業務,存在杠桿過高、鏈條過長、關聯過於複雜的情況,造成整個資産負債表畸形。“有些中小銀行,表內超過表外、同業超過存款,這種資産負債表是非常脆弱的,不僅虛增了銀行的利潤,而且抬高了實體經濟的成本。”他説,我國金融佔GDP的比重已快速提升,並且已經超過發達國家的水準;社會上出現了一哄而上辦金融的現象,各類的新金融、準金融、類金融遍地開花、五花八門。

  “過度金融化可能會帶來金融體系本身的脆弱。金融行為的偏差和異化容易快速積累金融風險,市場間相互傳染甚至可能發生市場的踩踏;部分金融資本空轉,脫離實體經濟本源,並對社會資金産生虹吸效應,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造成實體經濟的缺血;還有可能造成投入産出、金融貨幣效率的梗阻。”易會滿建議進一步加快金融立法並加強審慎監管和協同監管。

(責任編輯:楊淼)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