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戀交友網站雷區多:實名製成擺設 相親或遇酒托

2017年09月13日 08:24   來源:法制日報   韓丹東

  隨意填寫個人資訊可通過註冊用戶交友或遇推薦股票或遇“酒托”

  婚戀交友網站上究竟有多少“雷區”

  調查動機

  網路長途電話和國際電話應用WePhone的開發者蘇享茂自殺一事,成為最近幾天的網路熱點。蘇享茂生前所留下的資訊及其家屬提供的情況顯示,蘇享茂與其前妻通過婚戀網站相識後迅速結婚,二人之間知之甚少。其家屬提供的資訊進一步顯示,蘇享茂的前妻在婚戀網站上的註冊資料多處造假。

  此事更多細節不甚明朗,難以置評。撇開事件本身,婚戀網站的現狀倒是值得一談。畢竟,最近幾年,關於婚戀網站不規範之處的報道不少。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 本報實習生 李文冠 陳遙

  “我時常覺得,‘網路紅娘’給我介紹的對象可能是‘機器人’。”張洋無奈地説。

  今年26歲的張洋是江西省九江市人,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家電子器材廠工作。“我一人在北京工作,父母不在身邊。每次給家裏打電話,不管説的是什麼事情,父母總會繞到一件事上,就是催我趕緊找個女朋友。”張洋對《法制日報》記者説,無奈他的社交圈子不大,於是選擇通過婚戀網站交友。

  可是,幾個月的經歷讓張洋感受到婚戀網站的種種不靠譜。

  誘導充值套路多

  張洋曾在多個婚戀網站註冊,但一直沒見什麼“效果”,“因為我捨不得花錢”。

  “在婚戀網站註冊後,你可以看到一些簡單的個人資訊介紹,但如果要與對方聊天、發私信,就必須充值成為會員。簡單説,交了錢才有交友的機會。”張洋説。

  在父母的催促下,今年2月,張洋在一家婚戀網站充值99元成為會員,3個月免費暢聊。可是,張洋發現,女嘉賓的回復是一模一樣的。

  張洋説,他充值成為會員第二天,就有不少女嘉賓給他發資訊,這些資訊的內容一模一樣,都是讓他加一個微信。

  “我每天會收到幾十封信,按理説,不同的人説的話肯定不可能一模一樣,但事實恰恰相反。我只能認為,婚戀網站這個‘紅娘’給我介紹的是‘機器人’,發資訊、對話都是設定好的程式。”張洋苦笑著説,更難以接受的是,添加對方發來的微信號,進入的是一個微信公眾號。

  “我曾經打過這家婚戀網站的客服電話,想把遇到的情況反饋給他們,但一直沒有打通。”張洋對《法制日報》記者説,“後來,有朋友告訴我,沒有充值成為會員時,主動跟我打招呼的女嘉賓要麼是網站請的托,要麼就是機器人,都是想騙我充值成為會員的。等我充值後,那些人就會發一些假的微信號。”

  不過,充值成為會員後,除了接收“機器人”發送的資訊,張洋還真有一次交友經歷,但就是這次經歷讓他徹底對婚戀網站失去信心。

  今年3月,在眾多“機器人”資訊中,張洋發現一個真人資訊。那次,也是對方主動與張洋聯繫,“我看了對方的個人資料,覺得還行,就是離得比較遠,她在浙江杭州”。

  “我這個人屬於慢熱型,加上又是網路交友,我還是有點戒心,只是覺得可以聊聊以便了解一下。誰知道,剛聊幾天,對方就對我展開了猛烈攻勢,只要有空就微信找我聊天,説我就是她要找的人。我當時還很納悶,就直接對她説,僅憑聊幾天、看過照片,怎麼就認定我是你要找的人。她説她相信眼緣。”張洋對記者説,“遇到這種情況,説不動心是假話,但異地見不到人又覺得有些不靠譜。見我有些搖擺不定,她就多次讓我到杭州找她,我一直敷衍。後來,她又不斷推薦我炒股,我沒有聽她的,於是也就不再聯繫了。”

  張洋對《法制日報》記者説,他的這段經歷講給同事聽,得到了一致的回復,“我遇到的不是婚戀對象,而是拉我下水的人”。

  “現在,我已經徹底不相信婚戀網站了。”張洋説。

  婚戀交友遇“酒托”

  張洋在婚戀網站的經歷並非個例。

  天津市薊州區時代花園小區的吳龍在使用婚戀網站時,也有一段類似經歷。

  今年3月,吳龍在一家知名婚戀網站認識了重慶市南岸區的李某。查看對方資料,雙方都比較滿意,於是通過微信交流。吳龍覺得重慶女孩不錯,於是兩人決定4月份在重慶市南岸區見面。

  4月中旬的一天,吳龍在重慶市南岸區一公交車站見到了李某,兩人聊得很愉快。在重慶市南岸區遊玩一天后,李某提出要去酒吧玩,並且説自己的朋友也在酒吧,想讓吳龍認識一下自己的朋友。

  吳龍當時沒有在意,於是隨李某去了一家酒吧。

  “那家酒吧在南岸區南濱路的一條街上,那條街叫做重慶酒吧一條街,街裏有很多酒吧飯館,但是李某帶我去的並不是什麼高檔酒吧,那個酒吧規模很小,連中檔都可能算不上。”吳龍回憶説,“當時酒吧門口蹲著三個人,兩男一女,李某説其中兩個是自己的朋友,簡單寒暄之後,大家就進了酒吧。我喝完3杯普通啤酒後,就不再喝了。這時,李某和她的朋友就勸酒,説大夥難得聚一起,得多喝一些。之後,一個男的也過來和我喝酒,我擋不住,就多喝了幾杯,一大瓶酒很快就沒了,然後還要了一份小的水果拼盤。結賬時,一名服務生拿著帳單説消費1800元。我當時就傻了,拿過帳單一看才知道,1杯啤酒就要90元。我最後喝的那大瓶酒竟然是更貴的雞尾酒,而水果拼盤和瓜子也很昂貴。本來,我和李某約定好是AA制,但李某説她手頭沒有那麼多錢。無奈之下,她付了600元,剩下的1200元由我支付。”

  “之後,李某再也沒有聯繫過我。我的感覺就是自己被騙了,對方可能就是新聞裏常説的‘酒托’。”吳龍説,他在這家知名婚戀網站充值600多元,加上那次被坑的1200元,他已經被婚戀交友坑了1800元。

  身份資訊隨意設定

  張洋覺得,婚戀網站上出現種種不靠譜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婚戀網站聲稱的“實名制”成為擺設。

  對於張洋的觀點,《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法制日報》記者以“婚戀交友”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發現婚戀交友類網站多達幾十家,此類App則不下幾百家。

  在瀏覽網站時,記者隨意點開一家較為知名的婚戀網站並註冊。

  註冊過程並不複雜,在首頁填寫性別、年齡、工作地點及婚姻狀況後,點擊免費註冊就彈出一個編輯徵婚資料的頁面。這裡需要輸入的是性別、身高、學歷、月薪、手機號和發送的驗證碼等資訊。之後再設定一個密碼,以便於下次登錄,整個註冊過程僅用一分鐘左右。在註冊過程中,記者填寫的個人資訊並不真實,不過依然順利通過。

  隨後需要填寫的資料是擇偶標準,比如希望的對方是哪人、學歷是什麼、薪資要求和身高要求等,之後就可以進入網站的主頁面。

  記者進入網站後,彈出一個界面,讓新用戶先打聲招呼,接著就是一些功能介紹。記者打了一個“你好”的招呼後,網頁才顯示齊全,網頁左側出現的是已經通過該網站找到適合自己的“另一半”的用戶。

  記者剛完成註冊程式,網頁上“誰看過我”一欄就有了新消息。不到5分鐘時間,20個用戶看了記者的資訊。記者查看發現,對方資訊只顯示年齡、月薪、學歷、所住城市這些資訊。過了幾分鐘,網頁右側郵件裏就提示收到3封郵件,其中一封是系統郵件,另兩封來自兩名網友。記者點開郵件查看時,就出現了收費界面,顯示需要交納259元至389元不等開通會員。收費界面資訊提醒記者,只要開通會員,就有免費寫信看信等19項特權。

  隨後,記者登錄多家婚戀網站並註冊發現,個人身份資訊可隨意填寫,並沒有遇到任何關於“實名制”的限制。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下載了一款婚戀交友App,這款App有160多萬次下載,5分制評分下獲評4.7分。進入這款App,註冊程式就是簡單填寫諸如性別、年齡、收入、工作地點、個人頭像等資訊,並沒有要求實名制。

  記者註冊後不久就收到20人發來的消息,有些是語音,有些是文字,有些是語音+圖片。記者收到的圖片多只顯示頭部以下;語音資訊則大多雷同:“你想找什麼樣的女孩子?腿長一點可以麼”“你喜歡女孩穿短裙還是短褲”……

  記者發現,發送這些資訊的用戶使用的都是比較曖昧的名字,沒有實名。

  在這款App的評論區,記者看到以下評論:“一堆機器人,都是假人”“不充錢天天有人發消息,充了錢連個人都沒有”“聽了十幾個人的語音,聲音都差不多是一個人”“都是照騙,不是照片”……

(責任編輯:宋雅靜)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