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研發經費支出5年增50.5% 科研人員拿項目機會增多

2017年10月12日 08:33   來源:人民日報   劉東君

  中國科學院組織實施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的科考隊員在西藏阿裏地區的湖邊搭建採樣平臺。

  新華社記者 劉東君攝

  數據來源:科技部、統計局

  製圖:張芳曼

  研發經費支出5年增50.5%,累計超6.4萬億元

  搞科研 拿項目的機會更多了(好政策,讓生活更美好)

  2014年9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五次會議審議了《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要求通過聯席會議制度把所有科技計劃統起來,政府各部門不再直接管理具體項目,科研資金交給專業機構打理。以前,科研人員多頭申報項目,花費不少時間和精力。如今,他們還在忙申請、跑項目嗎?

  ——編 者

  項目組科研秘書蘇婧

  手機上預約搞定申報、審批

  “在預算範圍內、金額在20萬元以下、不用招標的購買項目,現在不需要審批,學校只負責合同監管,最快一天就能批復。”蘇婧説。3年前上海交通大學為項目組設立科研秘書。2016年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全海深無人潛水器(ARV)研製”項目組立項時選擇蘇婧作為科研秘書,她曾在人事、財務、行政、檔案管理等崗位輪轉過。

  “不用跑腿,在手機上就能預約搞定各種申報、審批流程,還能即時跟蹤了解辦理進度,如果有科目的經費超支或不符合規定,會因無法支付而叫停。”蘇婧介紹,現在,直接經費的管理上更注重為科研服務,除非重大事項變更,一般性支出只要單位內部批准、上報科技部21世紀議程管理中心網站備案即可。從早期申請立項、預算編報到年度財務決算報表等都可以在網上執行。上海交大也建立了網路化辦公系統,有統一的科研項目管理、資産管理和財務資訊平臺。

  “以前預算管理很死板,有時發生實際費用卻不讓列支。項目存在不確定性,方案調整時另買材料、做測試,審計時被歸為‘預算相關性不清楚’,項目組就得自己承擔支出。現在備案一下就默認其合理性。”蘇婧説。

  科研副院長曾小勤

  項目經費管理權下放項目組

  “以前申報項目,要列印三四十頁的完整申報書,項目3月集中受理,很多人上年9月就開始寫申報書、做PPT、團隊討論。現在,重點項目前期只要提交3000字的立項依據論述作為預申請,通過審查後再正式申報。”上海交大材料學院分管科研工作的副院長曾小勤説,科研人員準備材料的負擔減輕了不少。

  “科研成功的關鍵是人力資源。給課題組更大的自主空間,才能吸引、留住人才。”曾小勤説,上海交大制定新辦法,科研項目的間接經費不再是學校、學院拿大頭,管理權被更多下放給項目組,可以用於科研人員的績效獎勵,也可用於與科研項目相關、無法從直接經費中列支的開支。

  蘇婧也告訴記者,高校科研技術人員薪資偏低。在深海勘探行業,學校的中高級技術人員年收入不過10萬元左右,他們一旦跳槽到企業,起薪至少翻一番。骨幹人才因此流失嚴重。而有了新政策,其年收入至少能增加一兩萬元。

  “以前經費有了結余,就會被收走。結果,就是大家都很緊張,知道花錢有風險,又怕影響學科經費,要突擊用錢,能省的也不省了。”蘇婧説。

  “賦予科研單位更大的科研資金管理自主權,才能更大激發科研人員活力。”科技部資源配置與管理司副司長吳學梯介紹,項目組可以自主支配項目結余資金,項目完成任務目標後,結余資金在兩年內由承擔單位統籌安排用於科研活動的直接支出,無需上交。

  科技部資源配置與管理司吳學梯

  管理上既做加法又做減法

  在上海交大科學技術研究院項目管理中心主任韓海波看來,科技計劃過去是分散的“九龍治水”,以人才計劃為例,中組部、基金委、科技部、教育部等都有,會出現同一水準項目重復申請,現在逐漸整合成一體,注重科技政策的頂層設計、全鏈條設計。

  “不斷提升科研項目資金管理服務水準,既做加法又做減法。”吳學梯説,一是簡化管理流程,減少檢查數量,在檢查評審上“做減法”。簡化預算編制,合併會議費、差旅費、國際合作與交流費科目,這3項費用合計如不超過直接費用的10%,無須提供預算測算依據;加強部門間監督的制度、年度計劃、結果運用等統籌協調,減輕單位和科研人員負擔。二是在服務方式上“做加法”,單位要建立健全科研財務助理制度,“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要加強資訊化建設。

  “整合之後,重點研發項目多了,科研人員拿到項目的機會多了,申請項目的積極性提高了!”上海交大項目申報中心主任劉萍説,企業牽頭、高校老師做首席科學家,共同申請項目的現象增加了。

(責任編輯:楊淼)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