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公交流動書架被"偷光" 評:不僅是素質問題

2017年10月12日 08:41   來源:華西都市報   

  流動書架被“偷光”,不僅僅是素質問題

  ◎朱昌俊

  近日,一則蘭州公交“流動書架”兩個月被“偷光”的視頻在網路流傳。網路視頻顯示,設立僅僅兩個多月之後,原本擺滿圖書的書架已經“光禿禿”,站臺保安則表示圖書都被乘客拿走了。蘭州第三客運公司的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車站圖書的確存在丟失情況,他們今後會視情況再補充。(北京青年報)

  “流動書架”初聽起來,還讓人以為這又是一個類似于“共用書屋”式的新創業項目。其實不然,它是由當地區政府和公共圖書館設立的公益項目。當然,不管是何種性質,擺滿圖書的書架被市民“順手牽羊”“偷”得“光禿禿”,總歸是遺憾之事。只是,若將這一現象全部歸因于市民的“素質”不高,恐怕有點失焦了。

  流動書架分佈在蘭州的22個快速公交BRT站臺,圖書的“漂流規則”是乘客可以拿書在站臺內閱讀,也可以帶上車細讀,但出站不能帶走,且書架上也有提示——“為了方便大家閱讀,請將圖書放回書架”。看起來,這樣的做法確實不錯,無論是等車還是坐車,有閱讀愛好的市民都可以通過書籍來打發時間。可就現實而言,該立意明顯有點“想當然”了,圖書最終被“偷光”,蘊含著必然性。

  首先,乘客取書、還書,並無任何類似于“身份確認”的信用約束機制,也就是説,能否保管好、能否及時歸還,基本全依賴於乘客的“自覺”。此種完全“不設防”的模式,就等於只放書而無管理,很顯然不符合公益項目的專業操作;其次,書架上所配備的圖書,80%是經典名著類的“大部頭”,也不符合在等車或乘車場景下這樣短時間內的“快閱讀”需求。一定程度上也是在間接“誘使”乘客將書帶走;再者,其實只要對公交車內的閱讀體驗有基本了解,就可知道,公交車內本就不適合紙質閱讀。設置在公交站臺的流動書架,更像是在滿足一種假想中的“偽需求”。

  綜合各種因素判斷,這樣的流動書架“破産”不過是遲早的事,甚至可以説,在公交站臺設流動書架根本就無必要,是一種公益資源的“錯配”。而考慮到所放圖書是由當地區圖書館和愛心市民所捐贈,那麼,“流失”的圖書不能只是丟了就丟了,相關方面縱容這種非正常的“損耗”,及至圖書被“偷光”都未能及時干預,顯然是對公共利益和社會愛心的維護不當,更該就此給出道歉和一個合理的解釋。同時,此現象也提醒,公共部門在操作公益項目上,也必須樹立成本意識和受眾意識,少一點“形式主義”。

(責任編輯:楊淼)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