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原材料價格過山車 恐推高明年CPI

2017年12月07日 08:28   來源:經濟參考報   董雪 合肥

  部分原材料價格同比翻番 短期炒作過度放大價格波動

  工業原材料價格過山車 恐推高明年CPI

  專家建議進一步加強期貨市場監管,穩定市場預期

  瓦楞紙價格翻一番,螺紋鋼、燒鹼、硫酸等價格同比漲幅超五成……一年多來,鋼鐵、有色、化工等工業原材料的價格普遍上漲,屢屢創下階段性新高,部分已接近2011年時的歷史峰值。

  工業原材料價格如此走勢,是理性復蘇還是任性上漲?業內人士指出,去産能背景下,供給緊而需求穩,導致工業原材料價格普遍上漲,這有助於提振工業原材料企業利潤,促進下游行業轉型升級。但一些工業原材料價格大幅震蕩式暴漲,不僅超出正常的價格波動範圍,而且存在炒作苗頭,影響工業原材料行業和下游製造業穩定。

  部分工業原材料“一天一個價”

  “去産能背景下,供給緊而需求穩,帶來工業原材料價格普遍上漲,這有助於提振工業原材料企業利潤,降低其資産負債率,同時倒逼下游企業加強成本管控,促進其轉型升級。但現在的問題是漲得太高,變化幅度太大,超出了正常的價格波動範圍,影響行業健康發展。”常年深入去産能一線的安徽省經信委原材料工業處副處長夏顯章説。

  10月10日,生産規模亞洲第一的鈦白粉企業龍蟒佰利發佈近一年多來的第九次提價公告,其主導産品硫酸法金紅石型鈦白粉對國內客戶每噸累計上調6200元。次日,安納達等七家鈦白粉企業跟漲,掀起新一波漲價潮。

  據WIND資訊對十余家代表性鈦白粉生産商出廠價的統計,一年多來,廣泛應用於塗料、塑膠、造紙的重要化工原料鈦白粉價格大幅震蕩式上漲。以主流産品金紅石型(R2)鈦白粉為例,今年5月每噸價格衝高至2萬元左右,相較去年同期漲幅最高達75%,隨後迅速走低,部分月跌幅超10%。截至目前,每噸價格1.8萬元左右,同比上漲近30%。

  “鈦白粉的價格走勢是工業原材料價格變動的縮影。一年多來,鋼鐵、有色、化工等工業原材料價格普遍上漲,屢屢創下階段性新高,部分一天一個價,已經跟2011年曆史峰值時的價格基本持平。”華安證券原材料分析師蔣園園説。

  國家統計局9月數據顯示,原材料、産品價格普遍上漲,主要原材料購進價格指數從去年同期的59.4上升到68.4,出廠價格從51.5上升到59.4。根據國家統計局對24個省(區、市)流通領域重要生産資料市場價格的監測,截至9月30日,除農産品和農業生産資料外,黑色金屬、有色金屬、化工産品等共計39種生産資料中,有37種價格較去年同期上漲,其中螺紋鋼、硫酸、燒鹼等11種生産資料漲幅超五成。更有漲勢突出者,如瓦楞紙價格同比上漲120%,未列入監測、但生産用途廣泛的聚合MDI和PTA價格翻一番等。

  部分中下游企業凈利跌超100%

  “凡是需要用到工業原材料的企業成本端壓力都越來越大,很多下游企業經營艱難。”蔣園園表示,僅用鋼成本,每台汽車增加近2500元,空調增加約44元,冰箱增加約50元……以前一些中小企業依靠低價在市場上還有生存能力,現在如果産品沒有差異性,也沒有成本管控優勢,將很快被淘汰,工業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將加速下游行業整合。

  “2017年以來,原輔材料、能源價格大幅上漲,且呈高位盤升趨勢,産品價格調整速度、幅度遠低於原輔材料和能源價格漲幅、漲速,給公司生産經營帶來巨大壓力。”生産合成革的上市公司安利股份10月27日公告稱,今年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85.99萬元,同比下降105.93%。《經濟參考報》記者查閱10月以來陸續公佈的上市公司三季報,像安利股份一樣受到工業原材料成本衝擊的企業不在少數。

  不僅部分競爭力弱的中小企業面臨被淘汰,技術先進、成本管控優良的下游製造業行業龍頭同樣經營壓力巨大。百年家電老店惠而浦前三季度主營業務虧損2.9億元,國內首家以塑膠型材為主業的上市公司海螺型材主營業務凈利潤同比下降170.51%,世界排名第七、國內26年保持行業第一的安徽叉車集團因原輔材料漲價成本增加4億多,較總營收62億元的規模,波動巨大……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獲悉,除倒逼其轉型升級的積極影響外,工業原材料價格的劇烈波動,已一定程度導致下游製造業普遍性經營壓力大,挫傷企業家信心。

  “産品價格不可能像原輔材料這麼大幅度波動,企業最希望看到的不是價格高或低,而是相對穩定。現在成本漲起來像瘋掉一樣,跌起來也像瘋掉一樣,對企業而言是致命傷。”國內一工業用車生産企業總經理説,還是同樣的鋼材,排耗和性能都是一樣的,價格卻今天高、明天低,嚴重影響企業經營。

  “目前終端需求較平,下游企業難以將成本繼續向下傳導,價格傳導不暢使其承擔了絕大多數工業原材料漲價的壓力。”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表示。今年以來PPI每個月都保持5%以上的同比增速,而CPI則相對平穩,這説明工業原材料的價格一直在漲的同時,下游的産品價格幾乎沒變,使下游企業受到工業原材料和産品價格的雙重擠壓。

  “只怕炒得越高跌得越兇”

  “一虧虧幾十個億,一賺又賺幾十個億。”《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解到,工業原材料生産企業普遍擔心暴漲之後迎暴跌,他們更希望價格相對穩定,每年有固定的客戶,賺取合理的利潤。然而,面對已在高位劇烈波動的價格,多數工業原材料生産企業騎虎難下。

  與下游製造業企業成本端受到劇烈衝擊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工業原材料生産企業凈利潤的大幅上漲。

  受益於企業並購和鈦白粉漲價,龍蟒佰利的凈利潤同比增長15倍;中國鋁業也因鋁價表現強勁和市場需求穩定增長,凈利潤同比增長接近10倍;MDI貨源偏緊、價格高位運作,萬華化學凈利潤同比增長超過兩倍……據上市公司三季報,因産能過剩壓抑了兩三年時間的工業原材料生産企業多從巨虧變暴漲,在工業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帶動下,凈利潤普遍增長兩倍左右,漲幅高者可達十余倍。

  “只怕現在炒得越高,以後跌得越兇。”國內一家鐵集團董事長直言,多數工業原材料在全球來看依舊過剩,一定範圍內供給不足只是暫時的,按計劃穩步推進去産能不會導致工業原材料價格的暴漲,一些短期的趨利炒作過度放大了價格的變動,這會影響整個工業原材料行業的復蘇和長遠發展。

  “部分工業原材料的確存在一定的短期供給不足,這是價格上漲的因素之一。”夏顯章表示,劣質産能被取締,合法産能待釋放,其中的時間差導致部分工業原材料的短期供給不足。他以鋼材市場為例解釋説:“在1.2億噸地條鋼産能被取締的同時,企業閒置的合法産能恢復週期至少為半年,有些企業還要觀望地條鋼是否有機會抬頭,需要的時間就更長,預計鋼材的供給不足將持續到明年四五月。”

  一些工業原材料生産商控制著産量生産,導致有效産能不能全面釋放。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現在價格漲得太高了,沒人敢讓它跌下來,本身苦了好幾年的工業原材料生産企業是捨不得的,於是特別小心謹慎地生産,有多少賣多少,提心吊膽地控制産量,這加劇了部分工業原材料的短期供給不足。”

  沒有只漲不跌的商品,從長遠來看,行情和價格都是波浪走勢,跌勢和漲勢都有盡頭,大漲之後通常會有大落。夏顯章建議,在産能全面過剩的大環境下,工業原材料生産企業面臨的挑戰是能否在好的市場行情下,為度過下一波不利行情做好資金、技術、管理等各方面準備。

  炒作過度放大價格變動

  一些工業原材料生産商壟斷性聯合漲價,投機資金在期貨市場炒作推波助瀾,現貨網站聯合釋放漲價預期……多位受訪的專家和業內人士表示,一年多來,部分工業原材料價格暴漲暴跌,超出正常波動範圍,這與短期趨利的人為炒作不無關係。

  《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11月,國內規模最大的記憶綿家居製品生産企業夢百合實名舉報滄州大化等四家TDI生産商價格壟斷,將工業原材料生産商壟斷性漲價推至風口浪尖。“去年10月,TDI價格從每噸1.8萬元暴漲至5萬元,且長期出口和進口價格倒挂、價差懸殊。”夢百合董事長倪張根公開表示,滄州大化等四家TDI生産商多次以召開行業協會、電話會議的形式在價格上進行協同,漲價時間和幅度高度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國家發改委2017年公告的兩起價格違法與壟斷案件均為工業原材料生産商濫用在市場上的支配地位,實施價格壟斷。其中較為嚴重的一起是湖北宜化、中鹽吉蘭泰等18家PVC生産商組織“西北氯鹼聯合體”,在2016年連續六次舉辦聯合提價或共同保價止跌會議,並通過微信群多次發佈《價格執行表》,明確約定各區域及出廠自提最低限價。值得注意的是,涉案企業去年累計生産的PVC多達1200萬噸,約佔全國總産量的四分之三。

  “部分區域內工業原材料生産商數量少、影響大,易聯合漲價。”國內一家化學建材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去年上游工業原材料生産商因價格壟斷被罰,但處罰數額遠低於其漲價獲利,不足以懲戒。況且,除持確鑿證據實名舉報外,國家發改委主動出擊查處價格壟斷的難度較大。

  投機資金在期貨市場炒作推波助瀾不容忽視。西南財經大學西財智庫副研究員尹響解釋説,一般認為,期貨價格是現貨價格的未來走勢,在工業原材料領域,如果利用得好可以幫助企業鎖定利潤、套期保值,發揮穩定價格的作用。但如果讓投機性資金佔據上風,將導致工業原材料價格暴漲暴跌,推動現貨市場的人為囤積,造成市場恐慌。

  一年多來,商品期貨市場多次風起雲湧,螺紋鋼、銅等期貨幾次登上投機炒作的風口浪尖。《經濟參考報》記者查閱上期所交易數據發現,螺紋鋼和銅的行情可謂冰火兩重天,從11月27日到30日,螺紋鋼主力合約1805天天上漲,從3796元到3990元,漲幅超5%。現貨市場上同樣火熱,據記者不完全統計,這短短四天的時間裏,就有唐山東華、包頭亞新等25家鋼廠紛紛調高螺紋鋼、高線、盤螺的出廠噸價,數額從30元到120元不等。與此同時,銅主力合約1801則接連下跌,從54440元至52840元,跌幅近3%,而此時距離銅主力合約1801站上近四年多來的階段性新高56100元,僅過去不到一個半月。

  事實上,自去年黑色系價格劇烈波動以來,三家商品期貨交易所便加大了監管力度,對違法違規行為進行查處。以上期所為例,公開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10月,上期所共處理異常交易行為1028起,對45名客戶採取了限制開倉的監管措施,對60起交易行為進行違規排查,對其中14起展開立案調查。專家建議,應進一步加強期貨市場監管,穩定市場預期。

  現貨網站聯合釋放漲價信號。“國家發改委曾經處罰過一些現貨網站,他們通過QQ群、微信群聯絡,共同釋放漲價信號,這也是配合期貨炒作的一種價格操控。”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伴隨期貨市場的炒作,一些現貨資訊網站有形成價格同盟的傾向,一方面,發佈如某工業原材料生産商計劃下個月上調産品價格的資訊,實際上該生産商還未漲價,但網站已經在釋放漲價信號。同時,刊載大量過度解讀去産能、環保限産等政策的文章,營造工業原材料嚴重緊缺的預期,有很大的操縱性。

  “工業原材料價格持續高位,預計明年CPI將逐漸走高。”夏顯章表示,儘管全國經濟前三季度一直處於高PPI、低CPI的大環境,並且這樣的大環境可能會延續至年底,但是CPI相對於PPI具有一定滯後期,上游行業原材料價格的大幅上漲將導致下游消費品成本壓力逐步凸顯。

  李迅雷也認為,預計明年,下游企業通過産品漲價將成本壓力向消費者傳導的概率會加大,目前工程機械領域已開始提價,CPI將逐漸走高。記者 董雪 合肥報道

(責任編輯:楊淼)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