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600多座大中城市三分之二陷入垃圾包圍

2018年02月13日 09:01   來源:科技日報   

  建設“無廢城市” 消滅圍城垃圾

  本報記者 李 禾

  春節將至,網上衣服和食品等銷量大增,快遞包裝再利用又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目前,針對這一問題的首批數千個迴圈箱已率先在杭州上崗。2月11日,迴圈箱項目負責人、菜鳥的萬宏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迴圈箱在技術上進行了大升級,選用的塑膠僅為普通材料的四分之一,方便打包、裝卸和運輸,提升配送效率;完全不使用膠帶,每個箱子迴圈使用2個月以上,破損後回收再造,整個生産過程無污染。

  僅僅是快遞行業減少垃圾,其實杯水車薪,垃圾圍城已成事實。據統計,我國600多座大中城市中,三分之二陷入垃圾包圍之中,四分之一城市已沒有堆放垃圾的合適場所。如何解決這個困局?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等專家提出,建立“無廢城市”,將可顯著改善城市生活環境,有利於公民健康。在2018年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環境保護部部長李幹傑也表示,2018年將推動開展“無廢城市”建設試點。

  無廢城市是無廢社會的第一步

  杜祥琬認為,建立“無廢城市”是實現“無廢社會”的第一步。

  其實在“無廢”方面,我國很多城市和行業已經做了大量努力,並取得了一定成果,除了在源頭上儘量減少廢物産生量,還將産生的廢物充分甚至全部再生利用,實現近零排放。快遞和紡織行業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如今,哪怕是普通居民家中,廢舊衣物多處於“扔之可惜,留著不穿”的狀態。中國工程院院士蔣士成在“廢舊衣物定向回收再利用”發佈會上舉出了一組數字:我國廢舊化纖紡織品社會儲量近4億噸,生産及加工過程廢料大於400萬噸/年,使用報廢後的纖維製品大於800萬噸/年,資源回收利用率小于10%。按年産生2000多萬噸廢舊紡織品綜合利用率達60%測算,年可産出化學纖維940萬噸、天然纖維約470萬噸,相當於節約原油1520萬噸、節約耕地1360萬畝,將有效緩解紡織工業資源緊缺問題。

  目前,我國的廢纖維再造技術已走在世界前列。如浙江佳人新材料公司採用世界首創的化學法迴圈再生技術,確保再生纖維等品質可達原生産品的水準,並實現廢舊原料、加工、應用、廢棄到再生的綠色全迴圈體系。

  杜祥琬説,建立“無廢城市”,不但環境效益巨大,經濟效益也極為客觀,成為我國戰略性新興産業的重要支柱和經濟增長新動能。據估算,到2030年,我國固體廢物分類資源化利用産值規模將達7萬億元左右,帶動約4000萬個就業崗位。

  固體廢物利用成本高效益差

  儘管我國在固廢資源化利用方面已取得了很大進展,但當前還存在諸多不足。

  杜祥琬説,主要是法律制度體系不完善、管理不協調、標準不明確。在制度落實和管理方面,“令出多門”和職責不清現象較突出;資源化利用過程中,環境污染防治、環境風險控制技術等規範,綜合利用産品的環境健康風險品質控制等標準嚴重缺失;而由於現有稅收和政府補貼等覆蓋範圍有限、技術創新不夠等,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普遍存在處置成本高、盈利點不清晰、經濟效益差的問題,影響了整體市場活力。

  “公眾對之認識不足、參與度不高,導致‘鄰避效應’凸顯。” 杜祥琬説。

  雄安新區等候選無廢試點城市

  當前,環保部已牽頭制定了《“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方案》,在徵求各地意見基礎上,形成試點工作方案初稿。組織召開了“無廢城市”試點候選城市代表座談會,廈門市、雄安新區、西鹹新區、溫州市等紛紛加入“無廢城市”試點候選城市行列。

  杜祥琬等專家建議,建立“無廢城市”需完善法律制度,推進生産者責任延伸制、企業間共生代謝等制度建設,建立資源化利用市場退出機制,不斷優化市場結構,提升資源化利用整體水準。

  技術也是關鍵因素。杜祥琬建議,增強投資強度,強化科技支撐能力。加大國家財政預算在固體廢物資源化領域的投入,同時引導社會資本進入。以工程實驗室、産學研平臺、産業孵化器、標準實驗室等為依託,建設資源化利用過程及産品的污染防治技術、標準研究、風險評估等科技支撐體系。

  杜祥琬説,目前我國正在推行低碳城市試點、智慧城市試點,這些應與“無廢城市”試點結合起來,“我們希望落到一個城市中是一鍵式的”,都是有利於節能減排、社會治理和提高公民素質的。

(責任編輯:楊淼)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