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銷大爺"折射産業之困 農産品價低賣難為何易出現?

2018年05月16日 08:41   來源:工人日報   

  “滯銷大爺”折射出産業之困

  近日,山西臨猗縣政府發佈的一則針對“臨猗蘋果滯銷”不當行銷方式的聲明引發關注。聲明中稱,多個電商發佈“臨猗蘋果滯銷”的行銷策劃,利用打“悲情牌”行銷臨猗蘋果,給當地果業品牌形象造成了嚴重影響,並且行銷內容有諸多誇大失實之處。

  據臨猗縣政府調查,報道所選用視頻、圖片均拍攝于2016年以前,有的還採用“擺拍”方式,刻意營造果農的貧苦形象。聲明中還稱,個別平臺採取不當手段取得了加蓋當地鄉、村及果業部門公章的材料配合宣傳,並且陳述內容與事實嚴重不符;大多平臺蓄意誇大果品滯銷嚴重程度,造成了蘋果價格的不合理波動。

  記者通過搜索“滯銷大爺”發現,同一張大爺照片代言的商品多達數十種,主要以農産品為主,産地各不相同。主打悲情牌是一種常見的行銷方式,近年來不少農産品都曾被採用這種方式進行行銷。但業內人士指出,近年來,農産品的滯銷現象越來越普遍,其根本原因在於規模化和産業化種植,造成供大於求,光靠“愛心”難以解決根本問題。

  滯銷風險隨時存在

  “漲跌起伏”這一字眼用在大蒜上面,再貼切不過了。在2017年“蒜你狠”行情的推動下,許多炒家靠“囤蒜”一夜暴富,甚至有的大戶資金過億元。然而最近正值今年新蒜上市季節,“蒜你狠”卻變成了“蒜你慘”。

  據農業農村部監測數據顯示,4月,全國大蒜平均批發價每公斤5.44元,環比跌11.3%,同比跌59.9%,較近5年同期平均跌30%。在農業農村部官網5月11日公佈的當天國內鮮活農産品批發市場重點監測的60個品種中,大蒜位居價格降幅榜首。

  在雲南、河南等地,大蒜還出現滯銷現象。面對大蒜價格下跌的現狀,很多地方在政府幫助下已展開積極自救。河南中牟縣找到電商平臺,由電商直接出面,以每斤高出市價0.15元的價格從蒜農手中收購,省去了中間商,幫助蒜農消化滯銷的大蒜。雲南部分滯銷蒜農也迎來了這樣的電商。

  不僅僅是大蒜,許多農産品都有過過山車式的價格。今年的番茄、辣椒、洋蔥、馬鈴薯都一度傳出堆積如山的現象。河南新鄉的包菜,山東德州的蒜薹、甘藍、大蔥,遼寧瀋陽的西芹……近期,全國各地的蔬菜都出現了“賣難”、“價低”的局面。

  其實自春節以來,全國蔬菜價格就開始持續回落,近期更是呈現加速下降態勢。據商務部監測,上週全國36個大中城市的30種蔬菜平均批發價格比春節期間下降23.1%,比去年同期下降13.1%,其中有35個城市、27個品種的蔬菜價格同比下降,已連續八周回落,為近六年同期最低水準。

  據了解,2001年到2012年,我國發生622起蔬菜滯銷事件,而在2013年到2017年上半年,全國農産品滯銷達到1612起。這樣的滯銷事件發生在我國的31個省市、自治區,遍佈314個地級城市,這意味著每一位從事農業的生産者都可能存在這種風險。

  産業發展的弱性

  “某某農産品滯銷了,大家多多購買,不買也轉發出去……”羅先生告訴記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經常會有這樣的資訊。事實上,農産品“價低賣難”的消息微信朋友圈轉發後,經常可以收到成效。

  “農産品的週期性比較強,我們稱之為‘靠天吃飯’。”福州永泰縣某農業合作社的負責人劉輝告訴記者,農産品在收穫的季節集中上市,瓜果蔬菜等不易貯存的農産品需要儘快賣出,同時農民為了回收資金以便於再生産,加上流通緊張的問題,大量的供應會壓低價格,造成“賣難”。

  在我國,由於農村資訊相對閉塞,造成跟風、盲目擴種的問題。“看到誰家種了某種産品增收了,就馬上跟進,或者某種産品之前銷售情況好,第二年片面擴大生産,增加種植面積。”劉輝説, 農民生産的盲目性問題是農村經濟發展中一直存在的問題。

  2015年4月全國大蔥滯銷成災,山東和河南地區大蔥低到兩角,連人員工資都付不起,而這一切都源於2014年大蔥的好行情。

  據了解,目前不少農産品存在供大於求的問題,馬鈴薯,目前種植面積已達8000多萬畝,從2017年起,價格一路走低,但依然擋不住擴種熱情;柑橘的種植面積超3800萬畝,但依然連續多年擴種,造成市場飽和,嚴重供大於求;2016年中國蘋果總面積3485.7萬畝,面積由北向西逐漸擴張,供大於求的局面也已形成,銷售進入買方市場,經營進入微利時代……

  此外,在農村,品牌意識薄弱,只是靠銷售原材料式的農産品,導致的結果只能是價格的競爭。農産品流通過程中的物流規劃不合理,流通環節過多,導致迂迴運輸、長距離運輸,流通費用過大,這也是導致蔬菜生産價格與銷售價格懸殊的重要原因。

  2017年2月,福建省晉江曾埭出現“500畝花菜滯銷”,經媒體公開報道後,花菜滯銷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最終實現行情反轉回暖。業內人士分析,花菜“滯銷”有多種原因,但歸結起來,還是曾埭花菜生産銷售的組織化程度太低。

  優化産銷通道

  “看到朋友圈有關農産品滯銷的消息,或多或少會買一些。”在羅先生看來,“滯銷大爺”的現象,從另一個角度説明打溫情牌的效果。

  農産品滯銷或許有買賣雙方資訊不對稱的因素,因而電商被視為解決這一問題的主要手段。正因為這樣,不少地方似乎把解決農産品價賤滯銷的希望寄託在電商身上。

  但是,業內人士指出,要積極打開農産品的銷路,不能總是依靠電商幫忙解圍。化解農産品滯銷困局不能總依賴於媒體的呼籲、愛心的相幫,而應該由政府主導迅速在市場和農民之間建立起有效的資訊平臺,引導農民科學種植,有效去除農民跟風種植的思想,同時搭建好批發市場、超市、企業等進村採購綠色通道。

  農産品的品牌意識較為薄弱,因此要樹立品牌意識,提升産品的附加值。福建省詔安青梅種植面積和産量位居世界第一,2017年種植面積達到了12.8萬畝,年産量10.5萬噸。 2017年,這些企業青梅的年加工量達到了15萬噸,加工量超過産量,詔安縣農民的青梅從此擺脫了“原材料”的命運,全部深加工出售。

  作為政府部門,要從供給側改革入手,站在農業産業結構調整和科學生産規劃的高度,進行更為超前、週全的考慮和安排。同時要積極引導、科學規劃農産品生産的過程中,讓大型電商參與進來的同時,充分發揮在移動互聯、大數據、雲計算等方面的技術優勢,儘量把打開農産品銷路的工作做在前面,從源頭和過程中排除農産品滯銷的“隱患”。

(責任編輯:楊淼)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