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9次入川 百校之父田家炳在川捐學7000萬

2018年07月11日 08:34   來源:華西都市報   

  曾9次入川,資助4所大學13所中小學

  百校之父 在川捐學7000萬

  田家炳先生視慈善工作為第二事業,傾注心力。

  他曾説:“人生的最大價值在於無私奉獻;能把自己的財富資助公益事業,廣大民眾受惠,自己精神上也可獲得無法形容的安慰和享受。”

  他對自己“狠”到連生活費都想捐

  一生致力回饋社會貢獻國家99歲香港慈善家田家炳安詳辭世

  田家炳基金會10日發佈訃告,香港慈善家田家炳當日上午安詳辭世,享年99歲。

  田家炳1919年生於廣東大埔,早年于南洋創業;1958年舉家移居香港,憑著堅毅精神及辛勤耕耘,創辦化工實業,為業界翹楚;1982年創辦田家炳基金會,以“回饋社會、貢獻國家”為宗旨,致力捐辦社會公益事業,尤重教育,惠澤全國。

  據田家炳基金會統計,至今,田家炳在全國範圍內已累計捐助了93所大學、166所中學、41所小學、約20所專業學校及幼兒園、大約1800間鄉村學校圖書室。田家炳先生曾9次入川,在川資助了4所大學、11所中學和2所小學……總金額超過7000萬港幣。

  有人説,他不是捐錢最多的,但把個人絕大多數資産都用於慈善事業的,在中國只有一個人,他就是田家炳。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0日對田家炳辭世表示深切哀悼。她説,田家炳是著名實業家和慈善家,一生致力服務社會,貢獻國家,令人景仰,對其辭世深感哀痛。

  田家炳先生千古!

  “你能想像一個人貸款捐助學校麼?老人家對自己‘狠’到連家人給他的生活費都想捐。”7月10日,田家炳基金會總幹事戴大為在接受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採訪時如是感慨。

  田家炳先生於10日安詳辭世。這位只上過兩年初中,租住在75平方米房子的老人,卻在其身後把幾十億身家捐贈給了祖國教育事業,留下了海峽兩岸300余所以“田家炳”命名的學校……因為老人有個一生信念,中國的希望在教育,國家發展人才是關鍵。

  田家炳先生與四川結緣于1996年,是年,他為四川師範大學捐款800萬,建起了田家炳樓。截至2018年,田家炳基金會為四川先後捐款達7000萬港幣,資助了4所大學,即四川師範大學、四川大學、西華師範大學、內江師範學院,以及11所中學和2所小學。他還設立了田家炳優秀學生獎學金,同時資助了四川田家炳學校校長班主任北師大、華東師大、國家教育行政學院進修項目……

  百校之父 幾十億身家盡捐學

  田家炳先生雖少年輟學,卻一生心繫教育。

  他于1982年成立“田家炳基金會”,在其後幾十年裏,極盡個人之力捐助教育事業,以田家炳命名的學校遍佈祖國大地,他也因之被尊稱為“百校之父”。

  田家炳先生有很多捐資助學的故事,比如説,對自己狠但卻對教育大方——而這也是很多接受過他捐贈學校對老人的評價。戴大為是田家炳基金會招聘的總幹事。他介紹説,“老人家教非常嚴格,家人都十分低調,在基金會決策層裏佔數極少。”早在2010年,田家炳就決定將基金會去家族化,進行社會化專業化管理,並邀請了9所大學校長作為基金會決策層。而他本人也將自己所有資産捐給基金會,金額達數十億之巨。

  這個對教育極度大方的老人,對自己十分“苛刻”。他沒有房産,自己租75平方的房子住在香港九龍美孚,出行沒有豪車,搭乘地鐵。“他不願意身上有錢,甚至家人給他的生活費也想捐出去。”戴大為説,老人有一套60年代做的西裝,一直穿了到現在,“內裏裁縫店的電話號碼都還保留著5位數。”曾經有一次,老人為了兌現捐款的承諾,竟然去貸款,“以至於基金會為還債收支一度緊張。”

  在川捐學 “田中”影響遍四川

  “老人認為教育最重要的是德育。”從2010年起,田家炳基金會對教育的資助從硬體投入轉移到軟體提升。“我們把資助的重點放在了德育和中華傳統文化教育方面。”戴大為介紹,基金會每年資助“田中係”校長到華東師大田家炳中學校長培訓中心、北師大小學校長培訓中心、國家教育行政學院進行研修培訓,同時還開設班主任培訓班。而對每年考上重點大學的“田中”學生,還設立了田家炳優秀學生獎學金,給予每所學校最高5萬元的獎學金。在成都,田家炳基金會還專門資助了成都田家炳中學學生赴法國研學。

  在四川師大的倡議發起下,四川省成立了田家炳中學聯誼會。學校之間不僅組織開展校長論壇、課堂觀摩、還開展教育科研、學術交流等一些列活動。“目前,四川11所田家炳中學中,有國家級示範性普通高中1所,省級示範性普通高中2所,市級示範性普通高中7所。”四川師大田基會負責任人龔學文介紹,“田中”的辦學特色和品質,受到教育主管部門的高度評價,“田中”的影響遍及四川各地。

  一生信念 中國的希望在教育

  “中國的希望在教育。”四川師範大學原副校長唐志成與田家炳相識20餘年,多次陪同他走訪四川學校。每到一處走訪,田老挂在嘴邊的就是這句話。

  在四川的9次訪問,他都要求深入到每所學校和同學們交流。他曾經給川師大的同學回信,信中寫道:“四川師大的同學們,看到你們寫給我的信,我掉淚了。你們是跨世紀的炎黃兒女,不少跨世紀的國事有賴你們以超人的才華,肩負起跨世紀的責任,以建成國富民強的中國,這裡,我衷心提出,與大家共勉。”

  唐志成回憶,11年前在雅安,掛牌不久的田中的學生們問田爺爺,為什麼這麼大年紀了還來看望他們這些山區的孩子們時,田家炳説,他希望看到很多的青少年能在學校裏受到良好的教育,希望同學們能理解他一位八十八歲老人家的心願,好好學習書本知識,也要學好課本以外的知識,特別要學會做個好人,長大了好好為國家服務。

  田先生很喜歡與青少年朋友交流,喜歡與他們通信。“對他而言,一大的安慰就是看學生給他寫的信。”戴大為回憶説,直到去年,98歲高齡的田老還在給內蒙古一所田家炳學校的學生回信。

(責任編輯:宋雅靜)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