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欄目是由國務院新聞辦指導的一檔具有鮮明經濟特色和獨特風格的深度對話節目,2011年3月18日正式開播。節目對演播室大螢幕的應用是最大的技術特點。節目由《經濟日報》資深記者、中國經濟網主持人聯合採訪、主持,邀請權威專家解讀網民關注的經濟熱點問題。節目以“報網臺、全媒體”的方式進行展示。
劉國艷
劉國艷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崔書文
崔書文 《經濟日報》産經部主任
本期介紹:
    
  創業中的冷思考--現在看很多創業都是和網際網路相關聯的,這和創業的主題有關係。
更多>>
各地迎來"雙創"熱潮 專家暢談創業熱中的冷思考
據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了解,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推廣支援創新相關改革...
劉國艷:人才和融資是創業企業發展中的兩大"壁壘"
日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國艷做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主辦的《經濟熱點面...
崔書文:"網際網路+雙創"處在社會産業變革的"風口"
日前,經濟日報社高級記者崔書文做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主辦的《經濟熱點面對面》...
劉國艷鼓勵應屆畢業生創業 但前期要有知識積累
日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國艷做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主辦的《經濟熱點面...
崔書文:加入國有資本投資不是"國進民退"的表現
日前,經濟日報社高級記者崔書文做客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主辦的《經濟熱點面對面》...

  主持人:各位好,這裡是經濟熱點面對面,我是主持人煦霏,今天來給我們分享話題的嘉賓是,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國艷,劉老師。

  劉國艷: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進入我們節目的第一環節,劉老師您先請。

  劉國艷:雙創開始兩年了,你去走一走,看一看,各地的雙方的氛圍還是非常濃的,去年是17站,今年要組織21站,再加上爽創新創業的大賽。另外就是各地政府為了推廣支援創業創新者,也出臺了許多政策,對這個創業者提供了幫助,比如説他們申辦什麼,都提供了很好的服務,然後使他們創業更加輕鬆了,不像以前那樣,要跑很多的部門,現在應該説對他們來説,在設置的前端這個手續是非常簡便的,這樣就使得這幾年我們國家新增長的這個企業,雙創企業就非常多,不是有數字説,現在每天能夠新增的企業有1.4萬戶,然後如果加上市場主體的話,大概有五萬個市場主體,這個都是大家在自己身邊也可以感受到。

  主持人:都能看到各種孵化器,包括在大學裏邊,創業輔導課,為學生提供這種更便利的平臺。

  崔書文:我最近到了浙江,陜西,到了北京,對雙創工作還真是多了一部分了解,剛劉老師也談到了,創業的氛圍感受就不一樣,創業的文化在中國正在興起,這是我最大的感受,這個很重要。在全世界,有一種創業文化的培育和興起,浙江應該是創業這方面最發達的一個省市,市場經濟主體它現在是最多的,第一位的,所以就會感到這種創業的熱潮正在興起。還有一個我感覺印象跟也很深的,頭兩年創業草根創業比較多,現在創業是專業化創業,重視發展。很多創業不能是普通的創業,都是專業化的創業,要有産業鏈支撐的,這個創業的深度就會更深,然後市場的光度就會更廣和這個相關聯的,我去的示範基地,基本上是世界最前沿基地,這跟草根創業也不一樣,面向未來的。所以整個來看,現在雙創文化,真的對偉大中國夢的創新,對中國走向創新起了巨大的作用。

  劉國艷:可能在一兩年前,創業企業在設立企業的時候,有手續等很多問題,但現在的話,我們要去跟創業者聊天的話,他們會覺得這方面應該沒有什麼阻力了,更多的是人才很難獲得,因為他們想找到人才難度非常大,包括國內這些人才的成本。有些企業反映,相比國內的技術創業或者更前端的創業,他們覺得風險太大了,可能相對來説,包括這兩年的初創企業,也覺得投資項目的甄選有一定難度,所以初創企業獲得初創基金有很大的難度。

  崔書文:比如説專業化發展,這是個非常好的趨勢,現在你要去全國看,好像各地都有孵化器,你要從各地孵化器看,産業支撐,但是你看還有一些孵化器是提供一個産地,提供一個樓宇,提供一個辦公場所,可能政府提供一些支援。可能這些孵化器成功的概率就不大,它沒有産業技術支撐,也沒有産業鏈的支撐,這種遍地開花的簡單的孵化器不大。還有一個我覺得我們國家雙創推動一個重點領域,科研院所和大學的科技成果産業化,這個是我們雙創著力推動,需要推動的一個領域,已經有很多成效,很多收穫。但是現在面臨一個問題,它是中科院的研究所,在浙江那邊所有的手續都是正規的,所有的都是完備的,但是呢,在中科院這邊,巡視組審查時間,科研創業屬於職務犯罪,等於説當地或者北京兩個組織,兩個機構,認定標準是不一定的,這個其實可能需要作出科學的合理的判定,這樣對推動這種科研院所,大專院校的科研成果轉化,具有重大的政策推動意義,這個很重要的。其實它後面會帶來一些案例。還有一個案例在北京,北京這個機構的話,它現在在推動雙創推進過程當中,很明顯它就和浙江的雙創機構競爭具有劣勢,涉及到國有資産的評估,涉及到國有資産的轉化,明顯感到在政策上是不一樣的。所以我覺得推動雙創在根上有一個很好的雙創環境,國家政府需要相應的政策的支援。要鬆綁,核心問題要鬆綁。

  主持人:崔老師這句話引出下面這句話,這個話題是被很多的媒體不斷地被提及,剛才崔老師説的,兩地的評價體系,但是我們説,政府在放權讓利做得怎麼樣,還有那些地方需要解決的?劉老師。

  劉國艷:應該説政府簡政放權做了很大的工作,像新企業設立,工商註冊登記,改革這些方面,依然做了很多的事情,對企業來説,在設立企業方面,應該説是減輕了很多手續,然後時間也縮短小,有統計説原來涉及企業,現在只需要三個工作日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包括取消各種文件,各種收費文件,也有統計説到現在為止應該取消國務院文件大概有一千多個,這些方面都給企業更多的權利,然後進行競爭。對於創業者來説,他們最有發言權,感受到最深的是這方面,給了他們更多的自由度。但對於他要進入一些領域,醫療衛生教育這些,現在在監管方面,不能適應創業者需求方面的問題。比如説像我們去中關村調研過,有些企業,它是網上的這種教育,開設教育課堂的,他在設立企業的時候,網上沒有教室老師這方面,他都是雇傭的這種臨時性的。但是對於教育部門來説,這個不符合現在的管理規定,然後他在設企業的時候,就存在著這些人家要求你有場地、有老師的這些證明,他們就提供不出來,在這些方面可能面臨困難。應該給他們更多的便利,更多放權的這個空間,使他們更多的企業進入這個領域,為大家提供更多的服務,然後自己從中獲取經濟效益。

  主持人:謝謝你,崔老師怎麼看?

  崔書文:在這個方面,各地做的第一事情基本上是在各地制度改革上,這些制度推動比較大,全國推動都比較好,但是也要看到,像浙江更發達的地區,改革的步伐會更快,相對封閉落後的地區,在改革上也有改進,我的感受是它的步伐比較好,改革的力度還是不太夠。 再有的話,像市場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機激勵機制更完善。比如以往我們辦企業,激勵政策就是相應激勵的,激勵你正常辦企業,你交稅之後,獎勵你多少,所以這種對創新創業這種激勵機制,政府的激勵機制上越來越完善,對那種創投基金,是重要的創業力量。對創業基金,也有非常科學的激勵機制,我看這個政府都弄明白了,賬都算明白了,你看著好像是讓的小利,他通過很完善的利益,帶來更大的利益,他這個滾動效益就會越來越大,效果也會越來越好。

  崔書文:網際網路現在看是一個大的風口,是整個社會變革,産業變革的大風口,我覺得中國趕上這個風口了,趕上這波了,中國經濟會騰飛。你放眼全世界,網際網路 在全世界是領先的,但網際網路的應用中國在全世界是領先的。範圍應用是第一的。所以網際網路 對創業的這種推動,是趕上這波了。

  崔書文:它有幾個特點,首先是門檻低,你看現在已經是很成功的企業,比如説滴滴也好,它真的是個商業模式,共用單車,就是用了移動支付的方式,就變成一個很大的産業,主要是商業模式的問題。還有一個網際網路創業,都是基本上年輕人,足夠的勇氣,你去試,你就有機會,我看那個數據,就中關村,我看最新的資料,我以前不太知道,中關村兩萬名天使投資人,你只要有創意,只有你足夠好的模式,不愁錢。我們到浙江幾個地方調研也是,我們開始以為錢是不是問題,那幾個問題都説錢不是問題,他們那個地方,技術是問題,你只要有好的技術,能出好産品,錢不是問題,網際網路 只要有好的模式,好的idea,錢不是問題,所以我覺得網際網路 對推動中國這一波創新創業將取得巨大的推動作用,又是年輕人創業,包括大學生都是和網際網路 有關的。

  主持人:進入我們的第二環節數字説話,一起來看一起,來自於中國青少報社的調查,創業者青睞的電子通信和創新科技,那麼我們從這個圖就能感受到,為什麼創業青睞的領域都是第三産業,好像似乎不太集中于第一産業。

  劉國艷:第三産業相對第一産業和第二産業的門檻要低,技術門檻要低,這些進入起來更容易,尤其是網際網路現在廣泛應用,使得這個年輕人在這方面更有積極性,有了更多的市場,他們去創業投入到第三産業,更容易。但是對於實體經濟來説,尤其是第一産業第二産業,他們需要一定的資金,一定的技術這樣儲備的,年輕人在方面,可能如果他是一個大學剛出來的畢業生,技術知識方面儲備還是有限的,進入到這個領域門檻還是高,有些難度。還有是像在職的這種企業高官,他們去離職創業,他們通過這麼長時間的工作,有了資金,技術還有市場資源的積累,然後進入要相對容易,成功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崔書文:現在看很多創業都是和網際網路相關聯的,這和創業的主題有關係,也和後邊的投資人有關係,所以現在是這樣的局面,經濟生態的變化帶來一些觀念的變化。比如説網際網路 ,剛才我們第一産業,第二産業,但其實現在隨著網際網路 的更深入,像各行業的深入,我是覺得第二産業和第三産業融合度已經很高了,沒那麼清晰了,製造業,像那些高端的製造業,都是服務型的産業。所以我覺得這個大概一個經濟形態的變化,第二産業和第三産業融合度非常高了,我們在統一數字已經化不清楚了,和這相關聯,是不是實體經濟如何如何,好像以前有個概念,把實體經濟理解得比較狹隘,網際網路 就是實體經濟,第三産業毫無疑問就是實體經濟,所以在理解這個網際網路恩創這方面,我想對實體經濟理解更加廣泛,新的液態很多很多,我理解也是在實體經濟的範圍之內,這是我理解的感受。還有一個其實很現實,就是現在的創業,很多在網際網路 領域,但是你要看發展趨勢不是這個趨勢。西安光基所很出名的,他有一個感受,投高科技的,因為這個專業領域足夠的專業,對這個技術理解的投資人比較少,所以怎麼辦,他只好自己設立創業機構,我認同的,未來科技創業是創業的主流我是贊成的,現在的網際網路 ,草根創業比較多,真正邁步高端的,所以未來科技創業會成為主流,成為趨勢,成為大的方向。

  主持人:所以説會出現這樣一個疑問,怎麼吸引更多的創業者?

  劉國艷:通過建立三個雲平臺,一個是內部的,就企業內部的雲平臺,還有國際的雲平臺,通過三個雲平臺的設計,比如它的技術需求,發佈出去,就可以吸引各方面的人才,來為他這個技術提供支援,解決方案,他就可以得到自己的支援,尋找到自己的創業機會,然後跟他合作,為他提供服務,或者是自己也承擔更多的這些技術公關,我覺得都是更好的辦法。

  主持人:一起來看今天給出的第二組數據,來看一下,幾乎站到總樣本的一半,好像似乎這四年的時間,對於創業新企業來説,過去了之後,可能你就變成了死亡樣本當中的一員,怎麼來解讀這樣的現象?

  崔書文:這可能有幾個因素,創業,哪有一創業就成功的,這個是正常的合理的現象,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那些失敗的企業,四年左右的時間,可能和創業企業的這個生存期,週期有關係,那我們這次調研大致有個發現,和政府扶持的企業有關係,你看現在很多孵化器,很多政府的平臺入主的時候都有相應的支援政策,這個支援政策大致兩三年,這兩年之內,很多都是免費的,很多場地,包括辦公室都是免費的。然後兩三年之內,孵化孵化,很多優惠的政策比較多。那麼兩三年之內,進入加速器就是另外一個階段,這個孵化器期間,沒了之後,所以我覺得四年週期,我覺得從孵化器來看,是和政策相關聯的。這是我們從中關村以前就是這個中關村購買廣場,它就是大的孵化器,很大很大,裏面很多企業。他那個總經理説句話,嚇我一跳,就這種流傳還是很正常的。所以按這個來看,差不多和孵化器有關係的。

  劉國艷:我覺得這個可能跟孵化器有一定的關係,可能也跟企業的成長有一個規律性,因為一般企業,是要經過起步期然後成長,然後成熟這樣的一個階段,然後一般的11年以內都應該在起步期,到1到3年呢就是快速成長期,這四年以後就進入到成熟期。然後成熟期後有一定的固定化,然後産品也固定化,如果它不去再接著創新的話,它可能就會面臨在市場競爭中會被淘汰。那需要創業企業要不斷地進行創新,不斷地改革自己的管理方式,開拓更多的市場,才能使企業更加上一個臺階,走向更好的明天。

  主持人:好的,謝謝,好進入節目的第三環節觀點交鋒,請看大螢幕,來看今天給出的第一個觀點之前有一篇文章在投資圈是很火的,叫《萬眾創業,葬送了多少人》裏面提到了説沒有能力的、沒有經驗的、沒有人脈的、家裏沒錢的、就老老實實工作,創業是一件厚積薄發的事情,年輕人還是要多學習少看創業課,多學學實際的。

  劉國艷:他自己做過物流,然後開過超市,許多事情都做過,但是後來他通過創業過程中摸索發現還是應該走自己的本專業的路,然後就跟老師同學一塊合作,然後開發出一個非常節能的産品來,然後在市場上推廣就非常成功。這説明大學生創業之前要有知識,包括資金的知識的積累、基礎的積累,這方面要有了準備,然後再去創業,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我們在矽谷也跟當地的創業者包括創投機構聊天,他們就覺得國內的這些創業者就是全家砸鍋賣鐵,去支援創業。他覺得這種方法非常的不好,不是説砸鍋賣鐵不好,主要是你把全家的資金都拿出來,對創業者來説,在做創業的過程中各種決策會受到限制,非常的不理智。一意孤行反而會失敗。其實我們應該在鼓勵創業大學生創業的同時也應該讓他在之前做好儲備,他最好是在創業之前去找一些創投機構的人去聊一聊談一談,然後有自己的好的想法去徵求創投機構的看法,因為他們有這個各方面的這個積累,然後他們對市場的了解比較多,可以提供很好的建議,對於後邊的創業順利開展很有幫助。

  主持人:也就是説像您説的作為大學生創業,它本身是有一個這個專業知識的儲備,這是對於來説創業是非常好的一種條件,但是同時呢我們説最好提前去赤水市場看市場,對於它這個創業的項目它的想法是什麼樣的反應,同時作為家人、作為朋友要讓它輕裝上陣,不要讓集全家之力,否則它的包袱就很重了。謝謝劉老師,崔老師怎麼看?

  崔書文:我是覺得要談這個事可能有幾個概念要稍微的重新界定一下,要清晰化。第一個大學生創業,什麼是大學生創業?這次調研我還真的説過大學生創業,其實八十幾個在校生創業肯定是大學生創業,然後應屆生創業肯定還是創業,你注意到在浙江和陜西這幾個省,大學生創業都給它外延了。扶持政策,凡是大學生創業,有單獨優惠政策的,畢業三年之內也叫大學生創業,另外,這個創業基地説我這裡政策更優惠,五年之內,但是大學畢業五年之內再創業也是大學生創業,所以對大眾創業這個概念要清晰,我是覺得這個畢業五年之內三年之內創業仍作為大學生創業我是贊同的。

  主持人:而且剛好也符合剛才我們説的創業公司的這個週期。

  崔書文:對。然後你再從國家政策上看,我們教委的政策是鼓勵,其實它是鼓勵扶持,倡導在校生創業,這個我也是贊成的,那麼有些善意的提醒,失敗了之後對個人經濟等會帶來損失,這種善意的提醒對個體來講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對創業其實也要做一個界定,並不是自己創業當老大才叫創業,其實現在創業不是這樣的。現在創業基本是創業生態,創業團隊創業,對於團隊的一員,你已經是在創業。還有是全員創業,比如整個海爾這個平臺鼓勵全員創業,那也是創業的一種方式。中國現在我覺得製造業最好的公司應該是華為,但研究一下華為的整個公司目前的狀態,幾乎所有的員工狀態都是在創業的狀態,公司的激勵機制,如股權的激勵,這是激勵,在華為的體系裏,基本上就是一個創業者的這麼一個角色,他好多市場的開拓就是創業者角色,所以創業理解不能理解自己獨立性,當小老闆在創業不是這概念。現在創業真的是從一種創業文化創業生態,你要鼓勵到很多創業這種形式形態發生很大變化。以前我們談過有一種身份叫自由人,就是有一份工作,然後同時呢又兼職做了好幾個工作,我挺理解,那也是創業的一種形態,所以對大學創業我是鼓勵的、贊成的、支援的,我是覺得中國是需要這種創業文化,需要這種創新的文化,國家應該是各種未來,這是個基礎。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來看今天給出的第二個觀點。我們説,現在流行一個詞叫輕創業,中國留學人才發展基金會的理事長馬會長説,輕創業是以是一個以投資少風險小品類多上手快回報高為特點的一個新型的創業模式。剛才其實您二位也提到過,很多年輕人利用網際網路 ,那麼輕資産,輕裝上陣,怎麼來看待這個新創業的這樣一個模式,是否我們可以在很多人群當中進行一個推廣?因為二位老師也説過,到一個創業型的公司剛剛起步,拿到資金的可能性比較低,天使投資也要看你這個項目的前景,那麼怎麼來看?劉老師。

  劉國艷:我覺得這個輕輕創業現在其實已經在推進,因為他的這個優點,就是風險小,它進入的門檻也比較低。對於這個創業者來説,這是非常好的。現在是試水的過程,通過這種模式的創業,他可以從裏頭尋找一些下一步發展的機會,我覺得這個事推廣起來應該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崔老師怎麼看?

  崔書文:因為輕創業現在已經比較普遍,而且我認為差不多有點大眾化了,情況也不是小眾化。我覺得我們整個網際網路 從技術上提供了這種輕創業的舞臺和空間。現在我們在推動整個社會對創業創新文化的理解,也認同和推動這種新創業的形態,我覺得是個好事情,我個人判斷這種輕創業的面會越來越廣。

  主持人:好,謝謝。來看今天給出的第三個觀點,而且來看一下長江大學的這個副校長鄭鈞説中國的各級政府國有資本投資平臺發起,分別按照不同的行業,按照市場化的這種導向投資創新創業,那麼他提出的設立創新資本的一種思路,他認為應該有更多由國家國有資本來發起投資。但是就有人認為説這樣會不會引起我們對於創新創業的一種理解上的悖論,因為我們認為是萬眾創業,但他的這種提法感覺像是國家級的繼續來擔當一個老大的角色,那麼民眾只是一個輔助,有點國進民退的意思,怎麼來理解他的這句話,那麼他的意圖是什麼?劉老師。

  劉國艷:我覺得有些政府設立的産業基金裏已經在做了,像發改委設立的新興産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 400億的規模,其實財政已經設立了這個資金,他的運作就是財政出資設立資金,然後吸引社會資本一塊投資,然後資金的管理也都是市場化的,完全把資金委託給市場的資金管理機構,讓他們去根據市場的需求去進行投資。從效果來看,並沒有把民間資本給趕出去了,這種現象是民間資本有些不敢投,因為有政府資金介入,覺得背後有保障,反而調動了投資的積極性。我覺得不存在"國進民退"。

  主持人:所以他這句話還是要按照不同的行業産業和類別,比如説像您説的可能準入門檻比較高的,那麼是由國家資本來牽頭,民間的其他包括創業者的一些新的思路加入。準入門檻低的大家創業者都參與度就會高一些,可能還是要按照分行業和分類別來看的,應該是這樣來理解他的思路是吧。

  劉國艷:資金就可以在裏面再設立子基金,子基金是那個可以側重在不同的領域的,也就是説對於市場化程度比較高的,社會資本有積極性的,政府應該參與,但是可能參與的不是很多。而更多的是對戰略性新興産業進行投資,然後引導他們向這方面加大資金支援。

  主持人:好,謝謝崔老師怎麼看?

  崔書文:首先,就是政府設立的這種叫創新資本,現在在全國已經很普遍了。第二個是所有的創業投資基金汪洋大海當中的,不是佔據大的,他只是其中的一股力量,份額多少不太好説,那麼它起什麼作用呢?其實它是政府抑制的作用,舉個例子,比如浙江,就發展醫藥生物、醫藥産業,那政府就設立一個生物醫藥産業基金。

  崔書文:那我這邊先有一個技術資金支援,吸引各種新的創業企業、各種新的技術到我這個地方來做投資。這個其實不能叫什麼國進民退,壓根不存在,他僅僅是起一個引導幾個種子基金的作用,他的功能定位就是這個,然後接下來他是要退出的。在這個基金設立的初衷成熟之時就要退出的,退出是對的。這個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應該是個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是最典型的例子,他的基本的理論,第一,他把手裏的所有技術面向社會做一個平臺,向社會開放,所有的創業企業他都歡迎來。第二,他自己樹立一個投資基金,然後他來做投資,他通過參股不控股,你創業團隊來,我參股技術支撐平臺,支撐我不控股。他認為這樣做符合這種科技企業運作規律,這個創業一定是這個創業團隊來控股、科研人員來控股。還有第三條也很重要,到條件成熟了,他覺得他完成使命了,就退出了。他基本上按照這這套模式,已經成為這個光機所的模式在運作。這種模式現在省裏很認同,所以從這個基金運營的模式來看,這是一個成功的案例,所以不用擔心這類基金會帶來這個所謂的國進民退這個悖論,基本上不存在這個問題。

  主持人:好的,謝謝。那麼在今天節目最後呢想請二位老師用簡短的話,給中國的創業者送上一點祝福或者是建議,劉老師。

  劉國艷:現在當今創業者應該是説是當今社會咱們中國最最可愛的人,他們用自己的聰明才智,用自己的這個承擔風險的精神來推動社會的發展,推動就業,增加就業。我祝願這個更多的創業者能夠在創業的過程中收穫更多的快樂。

  主持人:好的,謝謝!崔老師。

  崔書文:我是鼓勵年輕人創業的,也是鼓勵倡導大學生創業的。在這個杭州未來科技城調研時看到,他有夢想小鎮,充滿了創意的這種文化。這種氛圍我覺得都像寫著,夢想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能夠做客我們的節目,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內容,我們也期待您持續分享,下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