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第二屆)國際線上教育峰會
調查問卷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正文

最美鄉村教師馬廣超:想給高原孩子一個希望(圖)

2013年06月18日 13:07    來源:山東商報    鄭心茹 倪青華

馬廣超在查榮寺小學上課

馬廣超在帳篷裏批改作業

  馬廣超是山東一名普通的80後小夥,2008年,他辭去工作,瞞著父母獨自前往青海省玉樹州下轄的六所偏遠山區小學義務支教,這一去就是六個年頭。這六年裏,他經歷了惡劣環境的考驗,三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兩次留下遺書,他被孩子們稱為“高原上的格桑花”。這些年,他不僅僅是一名教師,更成為了漢地和藏區之間文化交流的使者。他坦言説,他的存在,更多地是為了給高原上的孩子一個理想,一個希望。

  1 瞞著父母 西去支教

  14日,記者在泰安市見到了馬廣超,由於長期在高原生活,他的臉頰上已經有了“高原紅”,見人就露出憨厚的笑容,還真有點像藏民。馬廣超今年28歲,家在泰安市岱岳區良莊鎮東延東村,2006年,馬廣超從山東濰坊教育學院大專畢業,各種支援西部教育的介紹鋪天蓋地,宣傳頁上的孩子們抬著黑紅黑紅的小臉微笑著,這些笑容讓他動了去西部支教的念頭。但作為家裏的獨子,父母堅決反對他離開家鄉,他在青島找了工作,月收入近3000元,在當地算“高薪”。一年多以後,當他從央視看到“格桑花西部助學”的節目時,去西部支教的想法再次蹦出了。他從網上找到格桑花的聯繫方式,撥通了網站上招募志願者的電話。

  2008年3月21日,拿著在青島上班攢下的3800元錢,23歲的馬廣超瞞著父母家人,孤身一人踏上了西去的列車,從泰安到西寧坐26個小時的硬座,再從西寧坐20個小時的大巴到玉樹,想要到支教的村子,就只能搭順路車,“有的時候一天都等不來一輛車。”馬廣超説,這一趟單程的路途就要最少三天的時間。因為捨不得坐飛機,這六年,馬廣超每次往返家鄉和學校,都是採取這種交通方式。

  2 要求到最艱苦的學校 高原反應頭暈目眩

  通過格桑花網站的介紹,馬廣超來到了玉樹教育局,他對接待人員説,要去最苦的地方,一切費用自己擔,一切責任自己負,並簽了一年的支教協議。教育局工作人員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偷偷地把他派駐到條件相對較好的囊謙縣吉尼賽鄉中心寄宿小學,安排他搭乘進山運送物資的車輛,並悄悄地告訴司機將他放在吉尼賽鄉。馬廣超搭乘進山的順路車出發,誰知道司機卻忘了停車,陰差陽錯竟將他一路帶到了囊謙縣條件最艱苦的麥曲村麥曲小學。

  到達的當晚,校長曲江在點著馬燈的帳篷裏給他介紹情況:麥曲村位於海拔4600多米的半山腰,一年有近十個月下雪,最低氣溫達零下42度,到縣裏搭過路車要用7個小時,沒有自來水、沒有電、手機沒有信號。麥曲小學的條件也異常艱苦,這裡地處深山,交通極不方便,平常吃的蔬菜只有馬鈴薯和卷心菜,因為這兩種菜存儲時間比較長,每出去一次都會採購幾個月的伙食。當地沒有電,天黑之後,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數天上的星星。那晚,儘管穿著羽絨服,又蓋了兩床厚被子,馬廣超仍然凍得打哆嗦,不到下半夜就感冒了,並伴隨著嚴重的高原反應,頭暈目眩,四肢發麻,噁心嘔吐。

  3 邊教學邊學藏語 勸輟學孩子返校

  “那時,學校註冊的學生有140多個,但來上學的只有三分之一,這些孩子最小的七八歲,最大的十七八歲,全校只有1個班級、2間教室、3位老師和4間近似危房的宿舍。”馬廣超説,當時學校裏沒有漢語課,第一次上課時,只有他自己有課本,孩子們説的是藏語,他聽不懂,學校的老師幫他翻譯了兩堂課,後面的就全靠手勢和實物示範了。“學校裏專門聘了一名會漢語的當地老師,我就跟這個老師學藏語。”馬廣超説,他自己準備了一個本子,專門記錄一些日常用到的藏語,慢慢地也能通過簡單的藏語和肢體語言和學生溝通。除了教授漢語,馬廣超還自動擔任起了數學、體育等科目的老師。數學對於大部分孩子是空白,要從1加1教起,程度較好的一名10歲的學生數數也超不過30。每次上課,馬廣超都拿一支鉛筆,連比帶劃地教,沒過多久,孩子們竟然能運算加減乘除了。

  “那裏雖然也有九年制義務教育,但是因為偏僻落後,當地人的教育意識很差,認為孩子上不上學沒有什麼兩樣,反正最終都是要回家放羊。”馬廣超説,正是因為這樣的觀念,當地孩子的輟學率很高。了解到這個情況,馬廣超經常走幾十里的山路去學生家家訪,為的就是勸孩子們能重回課堂,“到最後有些家長都怕了我,在家門口遠遠地看到我就説‘明天一定送孩子去學校’。”

  4 三次與死神 擦肩而過

  馬廣超坦言,最初去支教時,只想做一年,“當時只想把支教經歷當做一次鍛鍊”。馬廣超説,但是當他真正的到了那裏,才發現,這些孩子是這麼需要他。

  2008年9月,當得知還有比麥曲更困難的地方,馬廣超離開了麥曲小學,來到只有一名代課老師的瓦作小學。“麥曲小學的孩子知道我要走,那天他們層層把我圍住,抱著我,不讓我走,當地的老師們怎麼勸都沒有用,後來我走了之後,聽別的老師説,那些孩子坐在操場上哭了一下午。”馬廣超説,也正是那一刻,讓他堅定了留下來的決心,在隨後的這幾年,他先後在玉樹州的六所小學擔任教師。

  2009年4月,在吉來小學時,其他師生放蟲草假,馬廣超一個人留守學校,結果患上水痘。25歲孤立無援的他給父母寫下了遺書。幸虧一位回校拿東西的教師發現了生病昏迷的馬廣超,把他背到一位藏醫活佛那裏。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樹遭受7.1級強地震,正在囊謙縣查榮掃盲中心支教的他緊急疏散學生並投入救災,“當時很幸運,我所在的學校房屋沒有一處倒塌,人員也沒有一個傷亡,但是我到了重災區去救援,還是很危險。”馬廣超説,去救援的當天,他深夜給父母寫了第二封遺書,並交給一位熟悉的大阿喀(大和尚),如果自己遇到不測就轉交給他的父母。

  2010年9月,一次偶然的機會,馬廣超結識了來玉樹為災區學生捐贈物資的香港志願者曾敏傑,10月底,曾敏傑一行帶著過冬物資從玉樹前往瓦作、麥曲,就在距離麥曲80公里的路上,車隊遭遇車禍,志願者曾敏傑和楊浩不幸遇難,馬廣超又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這些年我在那邊對那裏的孩子更多是一種希望,我給他們講外面的世界,讓他們有個憧憬。”馬廣超説,他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能把那些孩子帶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原標題:馬廣超:想給高原孩子一個希望

(責任編輯:張菁)

中經教育精彩圖片

孩子;高原;希望;鄉村教師;小學 相關文章
  • ·等你有了時間,孩子已經長大    2013年06月18日
  • ·130萬外來孩子求學浙江    2013年06月17日
  • 精彩圖片
    幸福學院

    別樣校服致青春

    別樣校服致青春
    近日,中小學學生的運動式校服引起網友集體吐槽。有網友直言在這樣“醜到爆”的校服陪伴下度...
    中經教育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