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被偷走的那五年》:電影需要完整的美麗

2013年08月23日 16:05   來源:新民晚報   

  在看《被偷走的那五年》前,我並不知道電影在宣傳時更多地把焦點放在了婚姻的話題上。雖然影片有一些關於婚姻生活的片段,但看完後,我還是想把《被偷走的那五年》定義為一部愛情片。由香港新銳導演黃真真、內地演員白百何和台灣演員張孝全組成的主創陣容,對於一部愛情片來講已經很有吸引力了。

  在這個時代,電影一定是商品,偶爾也能成為藝術品。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電影是美麗的,事實上,《被偷走的那五年》就是一部美麗的電影,當然,前提是只看前半部。

  描寫深入細緻

  事業和婚姻原本都很美滿的何蔓(白百何 飾),從一場車禍醒來後發現,自己深愛的老公謝宇(張孝全 飾)已經與自己離婚,並且成為了別人的男朋友。原來,她忘記了過去五年所發生的一切,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為了重新找回自己的幸福,她一步步尋找這五年生活的點滴線索, 開始了一場奪回昔日戀人的愛情大作戰。

  從感情甜蜜的戀人跳轉到一方失去記憶,追回往昔的同時拾回遺落的感情,雖然情節不免老套,但通過對細節的展現,仍然是美麗的故事。

  黃真真導演也不愧以擅長描寫兩性關係而著稱,把男女互相吸引的狀態完美地展現出來。影片開頭,男女主角的甜蜜溢滿了生活的每一個角落。突然情節急轉直下,何蔓一覺醒來,發現失去了五年的記憶。

  演員生動到位

  何蔓的記憶停留在和謝宇恩愛的五年前,卻發現自己早已和謝宇離婚。有了新女友的謝宇仍然照顧著失憶的何蔓,但他也放不下自己真實經歷的五年。張孝全是個出色的演員,全身上下都是戲。如果説何蔓身上有一個按鈕,一下把她調到了五年前,那謝宇則要自己去慢慢適應突如其來的變故。張孝全的一個眼神,充滿溫情又帶點遲疑,就把謝宇那種想前進卻擺脫不了過去、想幫助別人但自己也深陷困境的複雜情緒演繹得格外真實。而白百何的前兩部愛情電影的本色和非本色演出,已經讓她對這種獨立卻需要愛情的女性角色十分駕輕就熟,而自然大方的演繹風格讓她在一群台灣演員中也不顯得那麼突兀。

  説到台灣演員,就想到影片裏的幾處笑點。臺式搞笑就像台灣的綜藝,不矯揉造作,為快樂而搞笑,還帶點小情調,在略帶憂傷的情節裏點綴幾筆,有著恰到好處的美麗。

  結尾拖遝老套

  但也許片長一百分鐘真的太長了,黃真真無法把電影前半部的那種美麗延續到最後一刻。

  何蔓想挽回自己一點點消失的記憶,但腦部手術卻失敗了。情節充斥著無可奈何、傷心落寞的悲劇色彩,但整個過程未免太漫長拖遝,低沉壓抑的氣氛遲遲不消散。無休止的眼淚讓電影淪為了老套的韓劇。尤其是,當看到白百何臉色蒼白虛弱無力地倒在張孝全懷裏哭泣時,我腦海閃現的是《分手合約》裏的白百何以如出一轍的扮相、姿勢倒在彭于晏懷裏哭泣。唉,在她的哭聲裏,我笑場了。

(責任編輯:韓璐)

商務進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