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資訊 > 正文

不帶濾鏡,講述都市異鄉人

2018年05月16日 07:04   來源:北京日報   

  本報記者 袁雲兒

  本週四,這部不帶濾鏡展現世間百態的影片《路過未來》將在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進行專線放映。該片由青年導演李睿珺執導,楊子姍、尹昉主演。

  李睿珺是甘肅高臺人,他之前的三部作品《老驢頭》《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被合稱為“故鄉三部曲”,關注的都是家鄉農村的留守老人和兒童。《路過未來》則將視角轉向進城務工者,“他們在故鄉是缺席的父母,我想知道他們在城市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們的子女後來怎麼樣了。”

  該片最初的靈感,來源於李睿珺身邊親戚的真實經歷。他的那些叔叔們在大城市工作了半輩子,仍然不能留下來。但當他們想落葉歸根重返故鄉時,卻尷尬地發現,故鄉也回不去了。“一是生活方式已經不能適應,第二農村這些年變化也很大。村裏人認為他們是城裏人,都很不理解,説‘你在城裏待得好好的,幹嗎回來種地’。再加上土地流轉政策的變化,有的農民回去,發現自己沒地可種了。當一個農民失去土地時,你還是農民嗎?你的根沒了。”

  李睿珺説,中國目前有兩億八千萬農民工,其中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批農民工已經60多歲了,他們的去留問題、子女狀況和精神歸屬,需要被關注,被呈現在銀幕上,被更多人了解。

  《路過未來》裏,楊子姍飾演的角色耀婷,就是這樣一個都市異鄉人。父母來自甘肅,在深圳打拼一生,仍然沒能紮下根,只好回老家,留下耀婷獨自在深圳的工廠上班。為了湊一套30平方米的房子的首付,她冒險參加人體試藥,沒想到卻吃出了問題。製造業危機、工廠裁員、房價高漲、看病難看病貴、整容上癮、人體試藥……當代中國的種種現實問題,在片中得到了一次集中展現。但李睿珺表示,他的目的不是羅列社會問題,只是想講述一個普通家庭面臨的生存困境,“一個人的生活可不就是吃喝拉撒麼,歸根結底這些都還是生存問題。”

  為了最大限度展現現實,李睿珺在拍攝前做了大量資料收集工作和田野調查。為了了解片中涉及的人體試藥,他去醫院觀察試藥流程。片中角色涉及肝移植,他找醫生了解肝移植手術的開刀位置、疤痕形狀;在深圳的大小工廠裏,他看著工人們換工服、進風淋間。“每個人走到操作臺上,第一個動作都是把靜電環戴在手腕上,然後開始工作。靜電環另一端拴在桌子上,看起來就像給他們戴上了手銬。”

  在與工人的訪談中,李睿珺試著走進他們的內心,了解他們的精神狀態。“那種當代人的孤獨感太強烈了。下班了幹什麼?男工就是打遊戲、網聊。一個男工同時交兩三個女朋友很正常,因為工廠男少女多,而那些女朋友也知道彼此的存在,但她們無所謂,因為她們需要有人陪伴傾訴。還有兩口子為了省錢不在外面租房子,分別住集體宿舍,有時為了過夫妻生活就得找一個地方。”這一幕也被拍進了《路過未來》裏,耀婷同宿捨得工友老公來了,耀婷便和同事主動為他們騰出宿舍,讓夫妻能在宿舍裏有短暫的獨處機會。

  作為改革開放第一扇窗和有著“世界工廠”稱號的深圳,在片中留下了豐富的銀幕形象。片中展現了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之一白石洲,一棟棟握手樓的旁邊,就是繁華熱鬧的華僑城、世界公園。片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長鏡頭,一開始是海邊的綠地、沙灘,慢慢搖到旁邊的小平房,然後是十幾層的樓,最後是幾百米的摩天大樓。這一長鏡頭幾乎可以看作深圳乃至整個中國發展的縮影。

  李睿珺説,他今後的創作仍然是關注當下現實。“電影不能只是英雄和傳奇,它必須關注普通人的故事。中國不是每個地方都是北上廣深,其他地方的人的生活,才是更需要展現的。”


(責任編輯 :王璐瑤)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