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 正文

直播打賞 亟待法律規範

2018年05月16日 07:09   來源:北京日報   

  王冷

  近日,一位北京大媽在某直播平臺打賞男主播30余萬元,被女兒們發現後,氣得要跟她斷絕關係。大媽意識到問題嚴重性後,去找男主播索要打賞錢款。然而,男主播一改往日親切態度,不僅拒絕退款,而且與大媽發生了肢體衝突。後經民警調解未果,大媽欲尋求司法途徑繼續索要打賞錢款。

  這不是第一起由打賞引發的熱點事件。此前,有未成年人趁父母不注意,鉅額打賞主播事件;職場新人為打賞主播,不惜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獲取錢財;已婚人士為打賞主播傾家蕩産,引起激烈家庭矛盾……由此可見,非理性直播打賞會直接引發多重社會矛盾,危險性不容忽視。

  由於法律的滯後性,我國尚無法律法規明確規範直播打賞行為,導致由此引發的諸多社會問題。

  首先,需界定直播打賞的法律性質,以確定打賞者與被打賞者的權利義務。關於打賞的法律性質,目前有兩種觀點,一是認為屬於贈與,二是認為屬於服務購買行為。前者認為,打賞者無論打賞與否都能觀看網路主播的直播內容,並非通過支付費用換取表演服務,之所以打賞,是為了感謝內容提供者,因此屬於贈與;後者則認為,打賞者與被打賞者之間存在明顯的“互惠互利”關係,被打賞者通過表演服務為打賞者提供精神愉悅,打賞人支付費用,這種行為不符合贈與行為中的“無償性”,因此屬於服務購買行為。如有的打賞者通過打賞來點歌,或者獲取主播關注換取聊天機會、主播微信號碼等。因此,打賞並非普通觀賞,而是企圖某些回報的一種提前支付行為。

  其次,需要明確網路主播的打賞收入屬於何種性質,能否納入個人所得稅繳納範疇以及繳納方式,以解決“打賞”這一商業模式下所産生的巨大利潤處於稅收監管“真空”地帶的問題。如上所述,如果直播打賞屬於服務購買行為,那麼主播的打賞收入就應納入勞務報酬而非受贈財物,應當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2017年,北京市朝陽區地稅局曾開先河讓某直播平臺代扣代繳直播人員稅款6000多萬元。但鋻於目前大多數網路直播平臺直接參與分成主播的打賞收入,能否直接由平臺代扣稅,則也需法律予以進一步明確。

  最後,需要通過必要限制,引導網友理性打賞。如建立網路直播用戶實名制,關閉未成年人賬號的打賞功能;嚴禁網路平臺內部人員虛假打賞,團隊操作誘導“成癮性打賞”,對此類惡意哄抬打賞金額的行為要嚴加懲治。此外,平臺也應建立提醒機制,對於在一定時間內超過一定打賞金額的用戶及時提醒,引導用戶量力而行,健康消費。

  除了應及時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外,各類直播平臺的自我監管和外部監管也需及時跟上,唯有多方合力治理,才能夠使“打賞”更好地發揮其激勵作用,促進網際網路文化繁榮。

  (作者單位: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 :王璐瑤)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