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 正文

新奇消費紛紛涌現 別讓行銷噱頭蒙蔽了雙眼

2018年05月16日 07:14   來源:北京晚報   

  能唱歌聊天的助眠機器人,管膳食結構的生活大管家,大牌衣服不用買天天租著穿……這些動輒幾百乃至幾千的新奇消費,究竟屬於消費的個性化升級,還是商家行銷噱頭下的財富透支?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陳立平表示,“真正的消費升級應是‘好東西不貴’,而不是非理性地追求所謂的高消費。”

  睡眠

  4999元買個助眠機器人

  小王雖然是位90後的遊戲策劃師,但用他的話來説,長期熬夜的自己不但提前捧起了“加了枸杞的保溫杯”,每晚還面臨累極了仍失眠的困擾,“什麼蓮子粥安神,生薑水泡腳,好多偏方我都試過,然而都沒什麼用。”

  在投奔“中國養生式催眠”無果後,無奈的小王開始在網上搜起了國外治療失眠的辦法,一款國産的助眠機器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一開始查價格,發現要4999元,確實挺貴,但我看網上評價挺靠譜,就咬牙買了下來。”小王表示,這款助眠機器人有舒緩音樂催眠、正念引導催眠,還能語音交互,釋放催眠熏香放鬆等,“當然,偶爾睡前還能用它的娛樂點播功能聽個相聲啥的。”

  值得一提的是,小王所提到的這些助眠功能,其實手機應用商店裏都有相應的付費或免費應用,催眠熏香在網上更是有大量售賣,那麼為什麼還要去單獨買一個機器呢?對此,小王表示,買了這麼貴的助眠機器人,是為了培養睡前的儀式感。“以前睡前都習慣躺著玩手機,現在手機也不玩了,專心用機器人。”

  飲食

  9000多元買23天飲食建議

  小雪是個80後的公司白領,身材苗條面容姣好的她,卻依舊對自己“嚴格要求”。上周,她花費9000多元,在常去的美容院購買了個“23天營養定制”項目,説白了,主要就是由兩位營養師每天在微信裏指導她一日三餐吃什麼。“有人會覺得太貴,花近一萬塊問別人我這二十多天吃什麼,這有點兒瘋狂。但我現在就是比較注重自己的精神面貌和內在健康,健身是外在的,我雖然不胖但也會請好的私教,改正我體態上的不足,比如我常伏案作業,感覺有點駝背、頸椎不好,這個靠練。內在的健康,則需要營養結構的調理,我要內外兼修,所以花大價錢買了這個定制項目。”小雪説。

  營養師先了解小雪的訴求、生活狀態、膳食結構和吃東西的習慣,給她測體脂含量等,之後,從早上7點到晚上9點,營養師會在微信小群裏隨時提醒或回答小雪關於營養和用餐的問題。營養師會為小雪列一個詳細表格,説明她哪些東西可以吃,哪些東西不能吃。小雪表示:“我現在每天吃飯之前都把要吃的飯拍給營養師看,然後她會給我做調整。每週我還會去重新做一次體檢,看看變化,怎麼説呢,特別像有個生活大管家。”

  穿衣

  688元買共用衣櫥月卡天天穿大牌

  在東直門一家外企上班的小劉,是名剛畢業沒多久的標準“90後”。由於職位是商務拓展,經常需要出門見各種合作夥伴。為了經常能有穿得出去的體面衣服,小劉購買了某共用衣櫥平臺的688元的VIP會員月卡,每天租市場價2000到8000元左右的衣服來穿。

  “上面有CHOL岢、ARMANI、ALEXANDER MCQUEEN等頂級大牌的連衣裙,也有Theory等通勤裝,你要讓我真掏錢買,恐怕一件我都掏不起或者很心疼,但這樣辦卡租衣服穿,我每兩天就能換一套,全身都是大牌或輕奢款,而衣服七八成新,看上去更像是自己衣櫥裏早就有的。”小劉説,偶爾出去相親或者參加企業年會,她還會在平臺上選擇禮服日租,“一件VERA WANG的禮服租3天不到300塊。”

  辦理租衣月卡後,小劉免去了洗衣服的煩惱,只要是租的衣服,穿臟了用快遞寄回去交給平臺自營的洗衣工廠清洗消毒即可。而來回收還衣服的快遞費用,也由平臺承擔。“我現在每次可以租3件VIP衣服,每月租衣不限次數,日常來説綽綽有餘。”

  但小劉也有煩惱,“怎麼説呢,有時候圖片‘賣家秀’和‘買家秀’差別還挺大的,或者有些衣服拿到手發現確實太舊了,磨損得有些厲害。另外消毒是不是徹底還是有點擔心的。”但在小劉看來,租房住的她每個月只需幾頓飯錢就解決了穿衣問題,還是挺滿意。

  專家

  消費升級是“好東西不貴”

  “新奇消費的出現,除每個消費者因出身、年齡、職業的差異化而使得選擇個性化色彩日益濃厚外,和整個消費大環境也有關。”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陳立平表示,中國家庭目前的少子化、老齡化和交流的相對缺乏,都刺激了消費個性化的凸顯,“人們不再簡單滿足於物質生活,而是追求各種各樣精神上的自我滿足,這是近年來我國消費領域出現的一個革命性變化。”

  不過,陳立平也指出,現在很多“消費升級”、“新奇消費”的背後,有著商家的刻意行銷與操縱。“現在很多消費者的生活方式完全是被行銷所影響的,商家去告訴消費者什麼是好東西,什麼要花錢,這是消費者所應該警惕的。”在陳立平看來,真正的消費升級應是“好東西不貴”,而不是非理性地追求所謂的高消費。

  本報記者 袁璐 孟環


(責任編輯 :王璐瑤)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