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車建新:一個人的小宇宙怎樣通向全球Mall王

2017年01月03日 08:53    來源: 中國經濟網    

  

  中國市場的神奇之處在於,許多産品、服務或者商業業態,如果你在中國做到規模第一,就會成為世界第一。以銷售面積論,住宅方面的萬科,商業地産方面的萬達,都是如此。

  今天,2016年12月31日,中國商界又誕生了一個世界第一。紅星美凱龍第200家商場開業,超過凱德置地(102座)和萬達(190座左右),成為全球數量最多的大型商業Mall運營商。從零售店舖的角度看,沃爾瑪、蘇寧、宜家等品牌店舖更多,但它們是進銷存的模式,不是Mall的形態。

  中國市場的另一神奇之處在於,許多“世界第一”往前回溯若干年,都是籍籍無名的小人物。這是因為中國市場經濟的歷史總共不到40年,今天的商界嬌子大多數都是白手起家,從零開始。

  也因為如此,中國的商界故事更具從無到有、由低衝高的傳奇性。

  在紅星美凱龍成為全球Mall王之際,我約其創始人車建新做了一次交流。他沒有向我誇耀30年來怎樣從做傢具到租別人的廠房開傢具專營店,發展到今天,紅星美凱龍的第九代産品——上海家居藝術設計博覽中心是由巴黎戴高樂機場和中國國家大劇院的設計師保羅?安德魯操刀設計;而是坦率講述了自己成長中的一些心路歷程。他説,無論多麼巨大和輝煌的外部世界,其實都是由內心的小世界造就的。

  從有到有,源自父母的熏陶

  1966年,車建新出生在江蘇常州金壇一個農民家庭。父親會做泥瓦工,他是車建新心目中最勤勞的人,永遠是天不亮就起床,到子女們都入睡了才回家。母親操持家務,一樣勤勞,她的一句口頭禪是“西北風也要到大門口去吃”。

  車建新説:“我從父母那裏明白了勤勞不是一個形容詞,而是一個動詞,就是不停地做、做、做。所以我不到20歲創業,也是沒日沒夜地幹活,夜裏做到12點,早晨6點就起來,一天18個小時,做了起碼15年,沒有一個禮拜天。有時累得連樓梯都走不動,幾乎是躺著移下來,這正是來自父親勤勞的無形影響。後來,企業大了,不需要親歷親為動體力了,但是思考、學習、研究戰略,像海綿吸水一樣吸收知識和資訊,每天也要十五六個小時。”

  在車建新看來,人的成長不是從無到有,而是從有到有。這個“有”,是一種精神,一種心態,一種力量。他從父母身上學到的勤奮、簡樸、正直和巧幹,是他一生的財富。

  小時候,父親給別人蓋了很多房子,有一次他聽親戚們議論説:“別人家會沒活做,你老子總有活幹的。”回家跟父親説了,被痛斥一頓:“誰能保證一輩子都有活幹?這樣你們就可以大手大腳了麼?有活幹,也要靠爭取的。”

  17歲開始打工,車建新很想做一把稱手的鉋子,一時找不到合適的木料,就悄悄砍了村裏人的一棵樹,鉋子還未來得及做被父親發現了,喝令他立即給人家送回去,那根直直的樹桿讓車建新牢牢記住了“正直”的含義。

  車建新頭一回泡石灰,因為不得要領,石灰漿灌到雨鞋裏了,晚上回家皮都撕了下來,偷偷地哭了,父親看見後嚴肅地説:“17歲的男子漢了,哭什麼,不會又不請教別人!”後來,借外腦、向專家“請教”,成為車建新的習慣。

  樸實的父母還教會了車建新創新。父親在蓋房時,將原來內山墻的木質結構大膽改用水泥結構,節省建築成本至少在一半以上。家裏分的田比較偏遠,但母親非常大度,每天總是樂呵呵地去田裏幹活,每一趟總不讓擔子空著,去時將豬灰帶去做肥料,回來時擔回田裏的莊稼或土塊。她常説“算計不好一世窮”,“算計”就是巧幹,就是動腦子,就是用智慧去創新。

  不斷為自己賦能

  除了父母給予的熏陶,喜歡異想天開的車建新自己也不斷為自己賦能。

  最初,車建新迷上了趙子龍的白龍馬,趙子龍騎著它七進七齣、單騎救主,真是一匹神馬。車建新屬馬,他覺得自己就是白龍馬轉世投胎而生,經常在田埂上跑來跑去,有一次學馬奔騰入迷,竟然掉進溝裏。“雖然我和師兄師弟們幹一樣的木工活,但是我覺得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白龍馬,將來不會一直這麼幹活,我會做一些非凡的大事情。”

  後來,車建新聽收音機,看連環畫,迷上了孫悟空,迷上了霍元甲的迷蹤拳,迷上了古龍小説裏的“江湖第一輕功高手”楚留香,對虛無縹緲又瀟瀟灑灑的功夫充滿了好奇和嚮往。“霍元甲之所以能成為武林宗師,是不拘于一門一派,不將自己框死,他博采各家之長,創造出獨具一格的‘迷蹤拳’。孫悟空騰雲駕霧72變,告訴我們任何東西都不要拘于一格,都可以變化。”

  再後來,等到自己開傢具店的時候,車建新開始讀李嘉誠、王永慶。他説“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對他的影響最大。王永慶最初做米和木材,賺了些錢,後來被政府號召去投資塑膠,一開始也非常艱難,後來一方面擴大規模、降低成本,一方面進入加工行業,為上游的PVC粉找到出路,這才化險為夷。車建新説:“王永慶相當於是兩道工序只賺取一道的利潤,下游的台塑産品50%都用上游的PVC,台塑的産品很便宜,不賺錢,別人難以競爭,但是在PVC上利潤豐厚。我們進入家居商場的行業後,因為是建築木工出身,會造房子,採取自建自營模式,也是兩道工序賺一道錢,由於在經營環節我的成本優勢突出,對手很難和我競爭。最後,我們乾脆自己買地,相當於三道工序賺取一道利潤,對手就更難了。”

  車建新雖然初中沒有畢業,但酷愛看書,他常説“一個大學生三年不讀書,也會變成小學生,一個小學生只要堅持學習也能成為大學生”,他是中國最早推行“學習型組織”建設的企業家之一,曾得到這個理論的奠基人彼得聖吉的好評。

  我問車建新現在學習誰?他説喬布斯和任正非。他欣賞喬布斯“追求最佳勝於最多”的産品哲學,所以紅星美凱龍的每一代産品也都力求做到極致。任正非75歲了,還有那麼強的危機意識,要以奮鬥者為本、以客戶為本,紅星美凱龍雖然每幾年就上一個臺階,比如1999年提出2008年完成40家Mall的開店目標,2008年實際完成50家;2002年提出到2020年完成200家Mall的開店目標,實際提前4年完成。但相比華為在全球攻城略地,那還有很大距離,一點都不敢鬆懈。

  車建新説,沒有誰是完全從無到有的。他研究過毛澤東這樣的大人物,發現他也從曾國藩、洪秀全那裏學了很多東西。曾國藩注重制度建設,紀律非常嚴明,毛澤東也講“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洪秀全的《天朝田畝制度》講“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毛澤東也主張給農民分田地。“所以學無止境,一個人很單薄,但只要能用一切文明的、知識的力量武裝自己,就能越走越遠。”

  我聽車建新講這段故事的時候,特別有感觸。人人皆凡人,身高體重、初始智商都差不多,但有一部分人,不像凡人一樣總是在接受命運的安排,而總想自己去構建一個新世界。凡人覺得是風險,但他覺得很快樂。車建新説:“你可以説我這是一種相信的力量,或者説我是靠白龍馬或其他屬馬的名人給自己賦能,或者靠和家鄉附近的名人‘掛鉤’來激勵自己,比如離我們村十幾裏是數學家華羅庚的家,我就想過,華羅庚可以當一流數學家,我們是一個地方的人,我為什麼不能當一流企業家呢?”

  這麼去想未必能成。但不這麼想,那今天車建新可能還是一個木匠。

  從思到行需要什麼?

  當一個人的小宇宙溢滿了“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能量,他就會將這種能力向外投射,進入社會化實踐,在知易行難中奮鬥與探索。從心靈宇宙到現實世界,充滿了磨難,也充滿了機會。

  車建新借姨父的600元創業,第一次自己做傢具,是虧本的。他在金壇老家做碗櫥和椅子,放到板車上運兩公里,上船,再運60公里到常州,下船,再運幾公里到集市上,賣的不好,幾天下來,要折價才能賣出。

  上世紀90年代中期,車建新第一次到上海開傢具店,在江蘇路,也是虧本的。當時他的模式是前店後廠,他有兩個工廠,在常州和江蘇省內也有一些傢具店。但要把廠和店都做好,沒有那麼大精力。他喜歡商業勝過工業,所以把工廠關了,從此專心只做一件事。

  20年前車建新的那次擴張,高峰時在江蘇開了24家傢具連鎖專營店,但由於擴張太快,人才和管理跟不上,流通的各個環節都由自己完成,佔用資金很大,每個傢具城都難以做出規模效應,到1995年底竟有14家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1996年車建新參加國家體改委組織的考察團到美國參觀學習,意識到做大型的Mall才符合趨勢,於是關掉了一些經營狀況不佳的店面,集中資金、人才,走大型Mall的道路。

  可見天下沒有不難做的生意。車建新説,做企業沒有不難的,他的心態是“不把困難當困難,要把困難當事情”,因為什麼事情都是有方法的,只要不慌不懶,事情一定能做成的。他説在上海第一家紅星美凱龍商場的籌建中,資金幾次遇到瓶頸,走投無路時他甚至對天發狠激發自己:“沒有鋼筋,我就把自己的骨頭做鋼筋!沒有混凝土,我就用自己的血肉做混凝土!”

  從具體方法看,怎麼排除困難呢?車建新給我舉了一個例子。

  他是木匠出身,在學細木匠也就是傢具木匠之前,還學過建築木匠,也就是造房子。由於會造房子,造價能比別人便宜30%,就形成了成本領先的優勢。

  車建新到上海建商場,連地價帶建築費要1.2億。當時他手裏只有2000萬,是用常州的一棟房子去抵押借貸。這個從2000萬到1.2億的鴻溝,車建新最後跨越了。

  第一步,買地。地價是6000萬。車建新找到銀行貸款,説6年後還本金,前6年付利息,10%的年息。如果6年後還不出本金,再往後的6年,每年的利息標準上浮10%。上海普陀區長征鎮曹楊村答應支援他。

  第二步,造房。造房要4000萬元,車建新學李嘉誠“賣樓花”,也就是預售,一次收三年的租金,但是可以打對折,這樣又有了3000萬。

  至此,自己的2000萬,加上村裏支援借貸的6000萬,再加上3000萬“樓花款”,有1.1億了。還差1000萬怎麼辦?車建新想到了空調,他沒有買空調主機和櫃機,只做好了風管,等以後有錢再買主機和櫃機。開業第一年商場製冷用冰塊。這樣又省了500萬。

  最後的500萬,由於固定用電要1000多萬,但臨時用電只要500萬,他申請臨時用電。

  “所以説你説困難多嗎?很多。但是你説有辦法嗎?辦法也很多。”

  車建新説,民營企業最大的壓力是資金。當年為了邁出第一步,能想到的節省辦法都想盡了。比如洗手間小一點,消防設備只覆蓋關鍵區域,不用電梯,不用地磚用地毯。他建商場還有一個優勢,就是他父親的徒弟們都是泥瓦匠,認識很多做施工的,一叫就到,人數保證。

  民營企業的第一步,就是這麼逼出來的,省出來的。

  生命是永不停息的體驗

  車建新的父親去世前曾得了13年的腦溢血。第13年,也就是2002年,父親腦溢血第二次發作。會笑,也會點頭搖頭。車建新有一天跟父親聊天時,突然發現父親不認識他了,甚至其他家人一個也都認不出來了。父親完完全全變成了陌生人。“這實際上和動物沒什麼兩樣了。”

  父親去世半年後,有一次晚上一點多鐘,車建新突然想到父親留給他的實際上是一大筆遺産。“他在用他的身體告訴我,沒有智慧、沒有思維,就沒有生命了;反過來,有更大的智慧,更好的思維,就有更長的生命。智慧是生命的寬度,時間是生命的長度。”

  從那時開始,車建新花了很多時間學習和思考與生命有關的課題,並與醫學、心理學、社會學等方面的大量專家切磋交流。這些思考在11年後形成了《體驗的智慧:成長哲學》和《體驗的智慧:生活哲學》兩本書,2016年又出了新版本。

  最近的十幾年,車建新越來越不像一個商人,而像一個學者,一個醫生,一個心理學家,一個藝術家。現在只要在上海,每天晚上9點,他會和家人一起散步。他説,一個人不管房子有幾套,傢具有多貴,但“居”終究只是景,“家”才是能不能樂居的核心因素。從2010年起,紅星美凱龍每年都舉行“愛家日”。

  紅星美凱龍的Mall一代又一代升級,越來越變成一個美學意義上的“家居生活中樞”(hub),為消費者提供富有美學內涵的“內容”。為了提高全公司的審美意識,他買了1萬本《美學原理》,發到每一位員工的手裏,包括保安和保潔阿姨,“紅星美凱龍希望大家感受到,家居的最深處是藝術”。

  在公司內部,現在車建新被大家親切地稱為“車車”,這個名稱很網際網路化,表示紅星美凱龍希望用技術手段進行智慧化、網路化的升級,未來在將實體商場拓展到1000家的同時,形成一個“將設計美學理念貫穿整個泛家消費産業鏈條、線上線下一體化、能夠提供家庭生活全套解決方案的服務平臺”。

  作為全球Mall王的掌舵者,車建新每一天都在思考生命與未來的突破點。在《體驗的智慧》中,他説,“‘自我設限’是創造的大敵,它像一個‘瓶頸’,難以突破;它像一片沼澤,讓你陷在其中無法前進。如此下去,不僅你永遠不能前進,就是原有的能力也將萎縮退化,是一種十分可怕的結果。”他做了很多不設限、不信邪的選擇。上海汶水路商場與真北路商場相距只有7公里,石家莊方北商場與解放路商場相距只有4公里,成都兩個商場相距只有1公里,按商業常理,同類的商場這麼近都是犯忌的。但事實上,這幾家商場經營得都很火爆,更聚攏了人氣。

  “所以,我們不要被一些約定俗成的所謂規範束縛住了,而要回到本心,回到自己的小宇宙,永遠問自己:如何才能與眾不同,如何才能讓人眼前一亮,如何才能不重復別人,也不重復自己,永遠綻放出新意?”

  生命是永不停息的體驗,企業是不斷創新的歷程。

  “賦能自己,投射世界”,在思考之路和創造之路上,車車永動,日日恒新。(來源:秦朔秦朔朋友圈  秦朔/文)


(責任編輯: 向婷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