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減輕 外匯管理不走回頭路

2017年04月20日 18:54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4月20日電題: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減輕 外匯管理不走回頭路——外匯局新聞發言人回應熱點問題

  新華社記者吳雨

  2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的一季度數據帶來了好消息:今年以來,我國的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有所減輕。不過,市場對未來我國跨境資金走勢仍有疑慮:加強對外投資真實性審核會否走回資本管制的老路?美國推進加息和“縮表”將如何影響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對於近期熱點問題,外匯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一一進行了回應。

  “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

  “‘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中國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老路上。”王春英在國新辦發佈會上明確表示,從我國跨境資本轉向流出以來,外匯管理部門未對匯兌和跨境收付等採取新的措施,外匯管理政策法規連續一貫。

  王春英介紹,近年來,我國正常的對外投資較多,去年直接投資、證券投資、貸款等民間部門對外投資規模為1.24萬億美元。“2014年下半年以來的資本流出中,以民間部門對外資産增加為主,對外投資和償還負債的比例為3.2:1。”

  國際投資頭寸表顯示,儲備資産佔我國對外金融資産總額48%,比重較上年末減少7個百分點,為2004年公佈國際投資頭寸數據以來的最低比重水準。

  王春英認為,目前我國民間部門持有的對外資産首次過半,這也是國內主體能夠正常對外投資並開展涉外經濟活動的一個非常好的例證。“當然,我國企業對外投資也需要健康、有序。”

  去年11月底,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匯局四部門提出對一些企業對外投資項目進行真實性核實。去年12月,四部門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監管部門密切關注在房地産、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

  “今年以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進一步減輕,特別是2月和3月我國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外匯儲備餘額連續兩個月回升。”王春英錶示,“未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仍會朝著均衡的方向發展,跨境收支仍具有良好穩健基礎。”

  “美聯儲加息影響正逐步減弱”

  3月美聯儲“如期”加息,今年或將繼續加息,並考慮收縮資産負債表,有市場人士擔憂,這將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産生一定影響。

  對此,王春英認為,從經濟表現來看,美國具備了穩步加息的條件,但其新政實施的過程和效果存在不確定性。同時,全球金融市場不穩定因素依然較多,歐洲經濟有所企穩或將影響美元匯率。“美聯儲縮減資産負債表同樣會受到上述這些不確定因素的影響。”

  “從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看,美聯儲三次加息的影響是逐步減弱的,充分説明當前我國的應對能力和適應能力大幅提升。”王春英錶示。

  數據顯示,在2015年12月首次加息前,美元指數漲幅一度攀升7%左右,當年四季度我國外匯儲備餘額下降了1838億美元;在2016年12月加息前,美元指數最高漲幅約9%,當年四季度我國外匯儲備餘額下降了1559億美元;今年3月份美聯儲第三次加息前,美元指數最高上升了2.7%,但一季度我國外匯儲備餘額僅微降14億美元,2月和3月外儲更分別上升69億美元和40億美元。

  王春英認為,在我國經濟運作日趨穩健的背景下,外匯市場供求狀況明顯改善,外資流入渠道進一步拓寬、便利化程度逐步提高,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預期大幅減弱。

  “沒必要通過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

  日前,美國白宮發言人表示,沒有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對此,王春英錶示,“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屬於客觀事實,中國沒有通過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的必要。”

  王春英錶示,中國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勞動生産率增長持續高於其他主要經濟體,出口保持了一定的國際競爭力,在全球市場的份額仍然較高。中國也不符合美國財政部認定匯率操縱國的標準。

  數據顯示,2007年中國出口占全球市場份額的8.8%,2015和2016年佔比都在13%以上。

  王春英錶示,自1996年中國實現了經常賬戶完全可兌換以來,資本賬戶可兌換程度已逐步提高。2016年,中國資本賬戶開放有很多亮點,包括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

  不過,王春英錶示,要審慎有序推動中國資本賬戶開放。“在不同時期,應該充分考慮內外部多重因素,找準資本賬戶開放重點、節奏和步驟等。要構建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和微觀市場監管體系,維護健康、穩定、良性的外匯市場秩序。”


(責任編輯: 向婷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