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監管風暴持續發酵 券商資管暗藏風險

2017年04月21日 07:3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自4月11日開始,A股市場便頻頻出現個股“閃崩”。證監會嚴打操縱股價、銀行收緊委外資金、“溫州幫”出貨等一度成為市場的猜想。而本週以來A股市場持續下跌,反映出在監管趨嚴的背景下,部分資金有快速出逃跡象。

  多只個股出現“閃崩”

  上周以來,多只個股出現“閃崩”令市場觸手不及。

  4月11日,秀強股份、超訊通信、皖新傳媒、健盛集團、朗源股份等多只股票盤中突然跳水並封住跌停。4月12日中國平安和興業銀行尾盤遭遇異動,隨後又被快速拉升。4月13日,又有多只個股在開盤後出現異動,包括邦訊技術、印紀傳媒、神開股份、漫步者等盤中均遭遇大單砸盤,幾分鐘內就被封死在跌停板。4月14日這些股票又基本以跌停報收。

  除了中國平安和興業銀行是大藍籌股,其餘個股均為20億股股本以下的小盤股。市場傳言這或許與溫州幫暴力出貨有直接關係,而溫州幫的緊急出逃,又可能與近期監管高壓密切相關。

  通過龍虎榜數據不難發現,多只“閃崩”股的龍虎榜前五賣方中出現了“溫州幫”常用席位的身影。

  上述暴跌的股票中,有些賣出前五幾乎被浙江地區營業部包攬的情況。4月13日,神開股份賣出前五中,四席被浙江的營業部席位佔據,分別為方正證券溫州萬昌中路、浙商證券台州解放南路、太平洋證券寧波中山東路、湘財證券台州市府大道等四個營業部。4月14日,則有兩家浙江地區的券商營業部,賣出神開股份,分別為國海證券台州市府大道、東莞證券杭州丹楓路兩個營業部。

  此外,邦訊技術在4月14日賣出前五中,亦有三家營業部席位來自浙江。其中,長江證券台州市府大道營業部賣出850萬元,上海證券溫州永中西路營業部賣出595萬元,長江證券杭州秋濤北路營業部賣出506萬元。

  目前小盤股的“閃崩”原因還待明確,中國平安和興業銀行盤中出現巨量拋單一事則已有定論。4月14日晚間,上交所透露,是由中信建投證券下屬的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多個專戶産品賣出導致。

  監管層點名“溫州幫”

  在4月14日的例會上,證監會和上交所均對股市操縱行為做出嚴監管表態,堅決打擊惡性操縱。

  證監會指出其中一類操縱市場行為的特點:成批使用地域特徵明顯的賬戶,利用短期資金優勢,通過盤中拉抬、封漲停、對倒等多種欺詐手法,在短時間內輪番炒作多只股票,“團夥化”特徵明顯。

  在被監管層點名“地域特徵明顯”“團夥化操縱股票”等問題後,以“溫州幫”為代表的遊資在A股市場的境地越發陷入冰點。

  尤其是在上交所對投資者陳某多次利用資金優勢拉升“清源股份”盤中價格和收盤價格的異常交易行為,做出了限制賬戶交易3個月的紀律處分決定後,清源股份、亞振家居等多只次新股連續三天跌停價開盤,並最終連續三天收盤跌停。

  這些“閃崩”的股票均是溫州幫常見席位曾經出入過的。比如清源股份,在3月28日的交易龍虎榜中,買一買二席位分別是信達證券溫州新城大道和中信證券杭州四季路證券營業部;賣一賣二席位分別是信達證券杭州莫幹山路和浙商證券溫州西山東路證券營業部。

  近期,上交所對區域特徵明顯的多賬戶多點聯動類異常交易行為,持續加大一線監管力度。監管發現,此類交易手法具有以下共性特徵:一是炒作標的趨於集中,偏好新上市的小市值股票,股票流通市值一般為10億左右,上市時間多在3個月左右;二是異常交易行為具有典型性和複合性,主要是動用大量賬戶,利用資金優勢暴力拉抬股價,隨後“斷崖式”快速出貨;三是賬戶地域特徵明顯。經分析發現,賬戶主要集中于浙江溫州等地,並有向其他地區擴散的趨勢;四是市場影響較為惡劣。

  上交所表示,下一階段,上交所將對利用多賬戶聯動、涉嫌操縱的異常交易行為,予以持續動態關注,保持監管高壓態勢,積極採取自律監管措施,及早發現及時制止,防止其小案變大案,苗頭變趨勢,切實維護好證券交易秩序。

  金融去杠桿殺跌明顯

  隨著監管態勢持續升級,以次新股為首的題材市遭到重大打擊,自上週五以來,各大指數陷入持續低迷。滬指跌破3200點整數關口後,前期熱炒的雄安概念、次新股、高送轉等跌幅較大,顯示出在強監管的壓力下釋放出較大的殺跌動能。

  有業內人士認為,A股市場再現連續下跌從側面説明在證監會、銀監會監管趨嚴的背景下,各種莊股清倉來保全自己,導致個股跌幅慘重。

  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策略分析師高挺稱,過去幾週內,銀監會發佈多項通知,旨在加強銀行業風險防控,對各銀行業金融機構同業業務、投資業務、理財業務等業務中存在的杠桿高、嵌套多、鏈條長、套利多等問題開展治理。結合此前央行上調多項操作利率和把表外理財業務納入廣義信貸測算等舉措來看,我們認為近期金融工作的重點仍在於去杠桿、抑泡沫和防風險。金融去杠桿通常對市場流動性有一定的負面影響,因此監管機構的後續動作仍然值得關注。

  興業證券策略分析師王德倫表示,金融去杠桿的影響將繼續發酵,對股市的影響主要有兩方面:一方面金融去杠桿必然導致流動性收緊和利率上行,進而傳導至股市;另一方面,過去兩年,通過委外等形式入場的理財資金構成了A股市場重要的邊際增量,銀行負債端降杠桿也將導致其對股市的配置力量減弱甚至流出。

  在中誠信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袁海霞看來,2015年以來,委外業務過快發展,金融機構通過層層加杠桿和期限錯配獲取超額利差,導致資金在金融體系內部滯留時間延長,甚至自我迴圈,進一步背離了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的初衷,加大了金融風險,“對於不成熟的股票市場,強監管模式,能夠更好促使市場走向規範化、成熟化,同時維繫了市場運作的正常秩序,但在強監管模式的背後,仍需要充分考慮到市場的投資活力,避免一棒子打死的風險。”

  券商資管風險不容小覷

  這其中,對於銀行資金高度依賴的券商資管流動性風險值得特別關注。

  眾所週知,委外業務是銀行將自營資金或理財資金委託給基金、券商、信託和私募等公司投資的新模式。來自中國基金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證券公司、期貨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總規模約51.79萬億元,其中,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公募基金規模9.16萬億元,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專戶業務規模16.89萬億元,證券公司資産管理業務規模17.58萬億元。具體來看,17.58萬億的券商資管中,包括券商集合計劃3643隻,資産規模為21938.37億元,定向資管計劃20196隻,資産規模的為146857.06億元,專項資管計劃442隻,資産規模為4315.31億元,以及券商資投資公司的直投基金501隻,資産規模為2671.38億元。

  據了解,在上述17.58萬億券商資管規模中,絕大多數來自於銀行理財資金。其中,僅券商定向資管計劃規模就佔到券商資管總規模的83.5%。這意味著在銀行委外資金收緊的大背景下,這一部分資金正在直面衝擊。實際上,近期委外贖回已經風聲鶴唳,最近數個交易日債市也均有大額賣盤出現。

  而從各家券商的管理規模來看,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有9家券商的資管規模超過了5000億元,分別為中信證券(16429億元)、海通證券資管(8273億元)、華泰證券資管(8220億元)、中信建投(7692億元)、廣發證券資管(7011億元)國泰君安資管(6755億元)、申萬宏源(6539億元)、中銀國際(5347億元)和招商證券資管(5238億元)。從規模增長速度來看,海通證券資管增長最為迅猛,從2016年二季度末的4653億元增長至8273億元,從行業第十位一舉上升至第二位。中信建投增速也較為迅猛。

  實際上,證監會層面也對券商基金等資管機構淪為通道化的情形保持高度警惕。今年3月17日,證監會向公募基金管理人和託管人下發機構監管通報,明確機構定制基金相關監管要求。上述文件對單一投資者持有基金份額超50%的新基金做出相關規定,並對已經成立的委外機構定制基金也做出約束。


(責任編輯: 馬欣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