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市場之手”能否撐起“巨災”保護傘

2017年04月21日 07:40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颱風、暴雨過境,所到之處一片狼藉,公路、河堤、房屋、農田等遭到嚴重破壞……一面是老百姓救災、抗災的強烈呼聲,一面是捉襟見肘的財政窘境。杯水車薪的政府救災資金遠遠無法滿足災區對於資金的渴求,左右為難的地方政府該如何應對?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完善保險經濟補償機制,建立巨災保險制度”。作為歷年來遭受暴雨、颱風等自然災害襲擊最為嚴重的廣東,近年來率先在全國首創巨災指數保險,發揮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利用市場力量,構建對暴雨、颱風等巨災的多層次風險保障機制,為解決前述問題探索出一條新路。

  專業人士建議強化對巨災指數保險的財政支援力度,通過推動氣象數據標準化採集共用、引入第三方精算等舉措優化保險定價,同時在全國更大範圍內拓展巨災指數保險的覆蓋面。

  點讚

  一日賠付成應急救災新幫手

  巨災指數保險去年在廣東十個地級市落地,涵蓋颱風、強降雨兩類重大自然災害,提供風險保障23.47億元,財政資金放大比例約9倍。巨災指數保險採取快速賠付、一市一策、省市共投的模式,有效緩解了地方政府救災抗災的財政壓力,去年下半年試點以來,累計賠付金額達3520萬元。

  一日賠付,無須勘損。颱風“海馬”去年10月份登陸汕尾市,最高風速達42米/秒,達到承保颱風事件的最低閾值,觸發賠付。承保的保險公司在颱風登陸後一個工作日內便向汕尾、河源等市支付賠款3520萬元。

  記者在各地巨災指數保險合同中看到,成災指數以災害發生量為基礎災害參數,結合受其影響的人口數量、財産規模等保險參量確定。廣東保監局副巡視員劉雲海説,巨災指數保險賠付觸發機制基於氣象部門發佈的連續降雨量、颱風等級等參數,無須查勘定損即可快速賠付,避免了損失勘驗、賠償核實、賠付爭議等問題,有效提高救災效率。

  一市一策,因地制宜。巨災指數保險試點期間,各地根據當地災害特點及各地的經濟規模、保險缺口、財政負擔等因素,確定當地近年來發生頻率較高,影響較大的自然災害,如颱風、洪澇、地震等作為災害因子。廣東以招投標的方式確定了人保財險、平安産險、太平洋産險三傢具有承保資格的保險公司,採取一個保險産品、N個保險方案的模式,保險公司獨家或主導承保試點地級市的巨災保險項目。各地級市的承保風險、賠付結構、最低閾值、成災指數等關鍵要素均不相同。

  人保財險廣東省分公司財産保險部副總經理林鋼説,每一份合同都是針對當地災害特點設計的具有針對性的承保方案,比如湛江僅投保颱風、清遠僅投保暴雨,經過與當地政府反覆談判後確定。

  省市共投,優化籌資。對開展巨災保險試點地區,廣東省級財政給予一定補助,各地級市投保保費在3000萬元以內的,按照省級與市縣3:1的分擔比例安排省級補助資金,超過3000萬元部分由市縣承擔,市、縣分擔比例由各市確定。

  劉雲海説,省和地級市明確了責任,共擔事權,調動了各方積極性,通過財政補貼保費購買巨災保險,作為政府救災工作的一種補充手段。首年度投保保費由各地級市與保險公司擬定合同時,根據實際情況商定;以後年度各地級市應根據每年實際賠付及風險保障變動情況,對保險費率進行調整,確保費率科學合理。

  挑戰

  “最難的是改變政府官員觀念”

  作為財政支援下的多層次巨災風險分散機制探索,巨災指數保險旨在巨災發生時給予地方政府大額保險金賠償,緩解救災財政資金的燃眉之急。然而,一項好的制度要發揮出好的效果,落實起來並不容易,面臨的困難也不容小覷。

  部分地市政府市場化管理巨災風險理念仍然欠缺。部分地方政府官員的短期思維,與巨災保險將巨災風險分散在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內的原理相矛盾。“每年掏幾百萬的保費給保險公司,但如果在這屆政府官員任期內沒有觸發保險賠付,部分官員就會認為這筆錢白花了,繼續投保的積極性就會大大減弱。”廣東一位地級市財政局負責人説。

  “最難的還是有的地方政府官員的觀念難以改變。”太平洋産險廣東分公司副總經理林才德説,部分地級市政府沒有制度化利用保險作為解決巨災風險引發財務失衡的杠桿資金機制、沒有設立基本的社會風險和財政風險管理體系,推動和投保巨災保險的主觀意願不強,有的地方政府甚至沒有預留巨災保險的保費補貼預算。

  氣象數據不完善也給巨災指數保險的科學定價帶來了挑戰。劉雲海説,巨災指數保險的技術核心在於對起賠點、保險金額和賠付結構等進行精算和設計,精算建模需要將連續降雨量、颱風等級、地震震級等歷史數據和受災損失金額相關聯,工作要求高、難度大,對數據積累和精算技術均提出了挑戰。

  平安産險廣東分公司副總經理保翰璋説,巨災保險的費率厘定和賠付標準需要大量的氣象、水文及歷史損失數據作為基礎,而目前這些數據分散于氣象、地震、水利、交通、民政、財政等多個部門,涉及非公開數據的系統性、完整性和準確性不足,不利於保險公司進行科學準確的費率厘定和賠付。

  長期風險平滑效果有待提升。巨災指數保險遵守“大數法則”,其風險平滑的作用和效果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體現。試點期間,廣東巨災指數保險合同逐年簽訂,目前還不能在較長的時間窗口進行總體評價。

  “廣東省試點的10個地市的保單大部分仍有近半年的時間沒到期,仍需經歷2017年颱風季和雨季的考驗。實際上,不論從歷史災害數據上看,還是對未來氣候條件的預測,巨災風險敞口依然存在而且較大。”保翰璋坦言。

  待解

  全力推動發展需多方聯動

  近十年來,我國先後發生汶川地震、青海玉樹地震、舟曲泥石流等特別嚴重的自然災害,社會各界對巨災的嚴重危害程度和嚴峻威脅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通過巨災保險制度,用可預見的保費支出,應對無法預料、無法避免的突發性嚴重自然災害,把風險向更長的時間、更大的空間範圍內分散,是現代社會建設巨災風險保障機制的不二選擇。

  專家認為,應當採取如下措施推動巨災風險發展,方能讓巨災指數保險成為構建多層次巨災風險保障機制的重要環節和利用市場之手完善社會治理的重要方面。

  增強財政支援巨災指數保險的持續性和科學性。劉雲海建議,逐步推動巨災指數保險從政策試點轉化為常規化制度,拓展巨災指數保險在全國範圍內的覆蓋區域。中央、省、市財政應把巨災指數保險的保費作為重要項目納入每年的財政預算,從保費支援和對政府官員考核評價方面加強督促和引導,防止出現巨災指數保險半途而廢。

  優化氣象數據採集和共用,逐步提高保險金額。林鋼建議,建立災害資訊、數據管理系統,健全預報預測體系、加強數據採集、處理和公開、共用,加強保險公司與氣象水文地震等部門之間的協作,建立完善規範的技術標準和基礎資訊數據庫,推動風險定價水準提高。

  引入第三方精算作為確定巨災指數保險費率的重要依據。當前巨災指數保險的費率主要是由地方政府和承保公司之間協商確定。廣東一位保險公司負責人説,由於巨災保險風險太大,公司大部分保費都分給了國外再保險公司,當前的費率主要是以國外再保險公司的風險精算模型精算出來的結果為依據。

  中山大學教授申曙光説,地方政府並不掌握保險定價的專業知識,在確定保費費率及賠付結構上處於資訊弱勢,建議引入獨立於承保公司和再保險公司的第三方精算機制,將第三方風險精算結果作為科學設定保費費率與賠付結構的基本依據,提高確定巨災指數保險費率的決策科學性。

  目前承保巨災指數保險的保險公司需從保費中拿出6%作為增值稅及附加稅上繳國庫。廣東省湛江市財政局副局長張蔚藍説,巨災指數保險的保費全部來源於財政資金,是事實上的政策性保險,建議國家稅務部門對巨災指數保險免征增值稅和附加稅,以降低基層政府的投保成本,放大資金使用效率,鼓勵巨災指數保險在更大範圍內普及。


(責任編輯: 馬欣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