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商品超級反彈行情或終結

2017年07月17日 07:40    來源: 中國證券報    

  摘要

  在今年前5個月的大宗商品市場上,中國這個“大胃王”仿佛是開啟了打折購物的歡樂模式。不過,最新的6月進出口數據顯示,因此前“購物車超量”,6月份進口量大減。其中,大豆進口環比暴跌24.7%、原油進口較5月減少了逾100萬噸、未鍛壓銅及銅材同比下降7.14%。

  在今年前5個月的大宗商品市場上,中國這個“大胃王”仿佛是開啟了打折購物的歡樂模式。不過,最新的6月進出口數據顯示,因此前“購物車超量”,6月份進口量大減。其中,大豆進口環比暴跌24.7%、原油進口較5月減少了逾100萬噸、未鍛壓銅及銅材同比下降7.14%。

  此外,中國證券報記者統計,全球經濟和大宗商品市場的領先指標——波羅的海幹散貨指數(BDI)自3月29日創下今年以來的新高1338點後至今跌幅已超30%。這是否意味著2016年至今商品超級反彈行情將趨於完結?

  6月進口環比下滑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6月,中國原油、煤炭、鐵礦石和銅礦砂及精礦進口量同比分別增長了17.93%、5.41%、16.01%、4.44%,進口價格同比亦分別增長了44.6%、71.3%、23.6%、5.1%。大豆進口同比也出現增長,但未鍛壓銅及銅材、煤及褐煤、鋼材進口均較去年同期出現回落。

  環比方面,大豆、原油、成品油、煤及褐煤進口均出現下滑,其中大豆進口暴跌24.71%,原油進口較5月減少了100萬噸,成品油、煤及褐煤分別跌7.69%、2.73%。

  寶城期貨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程小勇表示,這主要是受四方面因素影響:其一,進口同比大增的品種主要是鐵礦石、原油等原材料,這與國內工業製造業利潤處於高位、産出回升有關,因此消耗較大的主要是原材料,並非産成品;其二,部分産成品如銅材和鋼材,主要是因國內産量回升導致進口數據同比下降;其三,環比來看,煤炭、原油和大豆進口下降反映出,經過1-5月補庫之後,産成品需求出現減速,因此原材料環比進口有所回落,再加上國內去産能高壓和環保督查,導致部分中游企業如鋼廠、煤加工企業開工繼續提升受到制約。因此,原材料消耗會下降。最後,煤炭進口下降與政府抑制部分煤炭進口有很大關係。

  北京拙樸投資研究員原欣亮表示,分品種來看,大豆方面,進口量環比下降主要是因近幾個月巨量採購已造成中國沿海主要港口堵塞,壓榨廠庫存充足;精銅方面,進口套利窗口關閉加上匯率走勢不確定,導致國內精銅進口量仍不理想。煤炭進口遜於預期,一方面是受前期煤價下跌影響,進口政策逐步收緊,對進口動力煤和進口煉焦煤的指標進行更加嚴格的限制,有效控制煤炭進口規模;另一方面,相關部門表示要引導沿海國有發電企業主動承擔社會責任,減少低價劣質煤進口,增加國産清潔煤使用比例。

  金石期貨分析師黃李強認為,造成6月部分大宗商品進口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煤炭方面,由於國內供應增加,造成市場需求缺口下降,從而導致進口下降;其次,4月、5月份進口基數較大,造成了進口相對下降。大豆方面,首先由於國內壓榨企業庫存較高,對於進口需求下降;其次,國家在7月1日將農産品的增值稅由13%下調至11%,不少壓榨企業推遲船期,減少納稅負擔;最後,目前國內需求增速放緩,對於大豆的進口也産生了不利影響。從季節性來看,每年的6月份是太平洋的颶風季,西太平洋的天氣相對惡劣,因此每年6月份進口普遍呈現偏低情況。

  “從整個大宗商品進口情況來看,中國經濟處於轉型換擋期,需求增長不太明顯,企業進口相對理性,6月部分商品進口量出現下降是常態化現象。”東吳期貨總經理助理兼研究所所長姜興春表示,煤炭進口量大幅下降是政府調控的結果,主要是因取消了對朝鮮煤的進口。大豆進口量下降是跟國內壓榨企業利潤下降分不開的,需求相對走弱。有色金屬進口小幅下滑是隨機事件,目前看不具備趨勢性。

  BDI指數加速下跌

  3月29日到7月14日,BDI指數出現加速下跌。中國證券報記者統計,截至7月14日,BDI指數報888點,較3月29日的高點1338點下跌450點,跌幅高達33.63%。

  BDI指數是一個航運指數,由幾條主要航線的即期運費加權而成,可以看作是散裝原材料的運費指數,也是反映國際間貿易狀況的參考指標,與全球經濟狀況、原材料價格狀況密切相關,素有大宗商品“風向標”之稱。

  一般而言,BDI指數走勢往往反映出中國對大宗幹散貨的需求景氣度,且有時具有領先作用,但這種領先作用並不穩定,因經濟所處的階段不同而不同。如在2003-2011年期間,中國處於工業化、城鎮化高峰期,相關度很高,或者在經濟刺激期相關度會很高,但在經濟轉向消費主導的階段,二者相關性並不穩定。

  “目前,中國經濟仍處於逆週期政策扶持期,因此BDI大幅下跌對商品需求回落具有領先作用,意味著中國對大宗商品市場需求正在降溫,供應端制約對商品的扶持力度越來越弱。”程小勇表示。

  黃李強表示,BDI指數是反映全球海運運費的指數。在目前全球船運充足的前提下,指數大幅下挫只能説明目前的船運需求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BDI指數4月中旬開始形成雙頂走勢後下跌,直至7月10日觸及820低點,之後連續三日反彈至888點。

  原欣亮則表示,BDI指數近日的反彈主要是由於相關類型船的運費上漲。發達國家經濟復蘇和中國的需求穩定或將對下半年的波羅的海指數有一定的支撐。

  姜興春也認為,BDI與中國經濟表現以及大宗原材料價格具有相當強的聯繫,一般情況下會有些滯後。而此次BDI在二季度出現下跌,源自於一季度末大宗商品價格大幅調整,近期則跟隨CRB出現溫和反彈,預計未來將小幅走高,也表明對大宗商品需求存在樂觀預期。

  “商品牛”尚能飯否

  “中國因素”歷來都是全球大宗商品市場的關鍵詞。我國大宗商品進口主要體現在三大領域:一是基本金屬及礦石,如銅、鎳、鐵礦石等;二是農産品,如大豆、玉米;三是能源化工産品,如石油、煤炭、PTA、天然氣等。機構統計顯示,2002年至2012年,在中國經濟發展、需求發力影響下,大宗商品市場出現大牛市。期間,大宗商品市場上“中國時刻”、“中國價格”現象顯著。

  今年前幾個月,中國這個“大胃王”仿佛開啟了“雙十一”打折購物的歡樂模式。海關總署數據表明,上半年,中國進口鐵礦砂5.39億噸,增加9.3%;原油2.12億噸,增長13.8%;大豆4481萬噸,增加14.2%;成品油1503萬噸,減少2.8%;銅223萬噸,減少18.4%,表明中國內需仍然較強。

  姜興春表示,國際市場經濟復蘇加快,國內經濟穩中回升,需求仍在小幅改善。在低通脹的背景下,企業目前採用的是低庫存和隨用隨買模式,不太可能出現搶購和大量增加庫存,預計下半年這一狀況會維持相當長時間。

  對於6月部分大宗商品進口環比下滑情況,程小勇認為,可以得出兩個結論:一是工業製造業利潤高企,存在刺激企業復産的衝動;二是下游對銅材、鋼材和成品油等産成品需求回落是確定的,否則環比不會出現回落。因此,鋻於未來去産能制約和産成品消費走弱,企業利潤收斂,中國對大宗原材料進口繼續回落是趨勢所在。“從進口環比回落數據來看,符合庫存週期結束,隨著下半年地産和基建投資的回落,將會逐漸加大對需求端拖累力度的判斷,這或會令由‘中國因素’引導的2016年至今商品超級反彈行情趨於完結。”

  黃李強表示,全球發達經濟體的經濟運作相對平穩,對於商品的需求增速較低。其他中小經濟體由於經濟體量較小,對於商品需求的影響較低。而俄羅斯、印度和巴西這些較大的發展中經濟體又都因原油、商品暴跌等因素導致需求下降。因此,全球商品需求增速主要來自於中國。目前“中國需求”已成為大宗商品上漲的主要動力,6月份的進口數據下滑屬於正常現象,並不意味著“中國需求”會放緩。不僅如此,根據以往經驗,每年的進口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因此下半年的進口還是有望增加的。不過,另一方面,中國的經濟增速也在不斷下滑,國內的産能也都過剩,因此對於商品的進口需求大趨勢上是呈現下滑的。加之,目前人民幣仍存在貶值預期,這對於進口又將産生抑制,因此“中國需求”對於全球大宗商品需求的支撐也是有極限的。

  展望後市,原欣亮表示,下半年受內需和部分政策影響,進口量較上半年會有所回落。在現在的全球經濟格局中,“中國因素”並不足以引導“商品牛”,目前歐洲經濟強勁,美國經濟溫和增長,隨著各國的貨幣政策收緊,很難出現以前的由量化寬鬆或4萬億元投放造成的商品的牛市。建議投資者關注結構性市場機會。

  姜興春表示,國際方面,“中國因素”影響在淡化,全球大宗商品表現乏善可陳,預計低位震蕩將會維持一段時間。國內方面,大宗商品價格重心整體震蕩上移,主要是與黑色系供應偏緊有關,但這並不是牛市,預計商品還將維持區域震蕩。

  “目前,全球的商品供應和中國國內産能都存在嚴重過剩情況,而美國進入加息週期,對於商品也會産生較大的壓制。因此認為‘中國因素’對於商品的需求仍會産生支撐,但‘商品牛’行情很難持續。”黃李強表示。

  (原標題:中國需求增速放緩 商品超級反彈行情或終結)


(責任編輯: 蔡情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