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方大炭素爆炒邏輯:地條鋼禁令意外催熟石墨電極業

2017年08月13日 07:11    來源: 經濟觀察報     沈怡然

  劉偉(化名)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多年身處的、被看作是産能過剩的行業,竟然因為一項取締“地條鋼”的行政命令,在短短4個月內價格翻了3倍。

  劉偉是河北邯鄲一家石墨電極生産製造商的經理。近兩個月,他的朋友圈流行起了這樣一首打油詩:“石墨電極如此驕傲,讓無數業務挺起腰,惜石油甚好,略輸一遭,中國房價,也遜風騷,一代黑料,末路狂飆……”

  政策層面已經首次明確,以6月30日為“地條鋼”最後整治期限。4月,全國各省區已清理出“地條鋼”企業共500多家,涉産能1.19億噸。申萬宏源研究指出,從産能端看,鋼鐵行業上半年完成年度去産能目標84.8%,減少産能4239萬噸。而長江證券在研報中統計,僅目前開展整治行動的8省,合計涉及中頻爐産能已達9322萬噸。

  隨著“地條鋼”産量減少,以電爐煉鋼為生産方式的企業將來一個新的階段。鋼鐵廠提出了高於過去5倍的需求,這捧紅了劉偉所在行業的龍頭方大炭素。

  從4月中旬的蠢蠢欲動,到6月下旬開始爆發,截至目前,方大炭素的累計漲幅超過270%,市值已經超過500億元。

  此外,儘管方大炭素84億美元左右的的市值在全球只是位居中游,未能進入前1500名的行列,然而其成交額卻在8月4日躍升到全球第11位,超過了市值達到3310億美元的摩根大通,距離市值5580億美元的微軟公司亦是觸手可及。

  現狀:有錢也買不到的石墨電極

  看著股價漲幅連翻三倍的方大炭素成為A股第一妖股。劉偉不禁可惜,要是自己的産線這時候能復産該多好,而他的産線因為今年5月起的環保督查風暴,被關停了一部分。

  石墨電極根據其品質指標高低,可分為普通功率、高功率和超高功率,下游主要包括電弧爐煉鋼、黃磷工業、磨料和工業硅等,其中電弧爐煉鋼佔石墨電極需求一半以上。

  行業去年還在經歷著産能過剩的低迷期,所屬炭素行業一直被列為去産能的重要目標。據中國炭素行業協會秘書處不完全統計,2016年1至12月,行業的主導産品煉鋼用石墨電極産量為50萬噸,同比減少6.53%。

  然而,如今市場價在短短4個月內翻了3倍,均價從年初1.8萬/噸漲到5萬/噸。一直以來,下游鋼鐵行業對石墨電極招標採購價格一壓再壓,如今情況截然相反,石墨電極商以公開招標模式與下游鋼廠合作,而且幾乎每月上調一次産品價格,這樣的待遇他們入行以來從未享受過。

  一名長期跟蹤炭素行業的分析師稱,鋼鐵行業需求拉動是本輪價格上漲的本質原因。隨著鋼鐵行業供給側改革政策進一步推進,國家層面打擊“地條鋼”成為去産能任務的重中之重,並以6月30日為最後整治期限。

  隨之相匹配的,是更為環保、更高成本的電爐煉鋼生産方式。目前,“地條鋼”清除涉産能1.19億噸,以電爐煉鋼為生産方式的企業利潤則伴隨著清理過程走高。

  作為正負極導電材料,電爐煉鋼佔石墨電極需求一半以上,這讓鋼廠從5月起進入“有錢都買不到貨”的狀態。

  歷史:全行業一度斷崖式收縮

  在同行陸續破産、或大量被限産、産能得不大釋放成為的當下,據招商證券統計,石墨電極行業産能利用率低於50%,存在10萬噸産能缺口。僅有的幾家産能得以釋放的企業成了最大贏家,地處西北地區的方大炭素就是其中之一,這也是其被資本市場頻繁炒作的邏輯。

  目前國內石墨電極企業統計産能達到110萬噸,而國內2016年石墨電極産量50萬噸,2017年1-5月石墨電極産量21.5萬噸,全國産能利用率低於50%。招商證券在今年6月給出這樣一組數據。

  這與環保因素趨嚴有關。2月下旬國家環保部等四部委和6省市聯合印發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該方案要求達不到特別排放限值的炭素企業全部停産,達到特別排放限值的,限産50%以上。

  自2017年4月7日環保部第一批28路督查組分赴“2+26”城市,被認為是環保部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行動。

  券商分析,即便在石墨電極上漲態勢出現的第一個月,各地企業開工率有所回升,但是進入5月份後由於嚴格的環保因素影響各地開工率又隨之回落。華北及華中地區産能利用率在50-60%區間運作,東北及西北地區産能利用率在80%-90%區間運作。

  斷崖式收縮發生在5月左右,石墨電極作為炭素行業的細分領域,在華北、華中多企業處於限産、停産狀態。劉偉所在企業就是其中之一,5月開始,“在環保方面經常有人來查,並以限電的方式給公司限産”,不光是劉偉所在企業,基本上被查的所有工廠環保都未達標。目前的産能主要集中在華北地區,在110萬噸的總量中,華北地區佔據將近1/3,主要以中小企業為主。

  相比邯鄲地區一些半産半停的企業,被限産、停産的企業多在以河南為主的華中地區,時間也在5月前後。記者致電河南多家石墨電極生産製造商,均稱“已經停産”。

  其中一家來自河南鞏義的石墨製品公司人士,稱公司在兩個月前就不賣電極産品了,在當地,只要和石墨有關的,大部分被清掉了,目前除了河南鄭州,像焦作、平頂山地區都沒有大量限産,對於什麼時候復産他並沒得到回應,他寄希望於工廠在環評方面通過考核。

  對此,記者致電河南焦作市政府,接電人員稱環保部從一年前進駐焦作市,沒有針對性排查哪些行業,只是大量督查企業環保情況,也關停了很多企業。

  另一家來自河南鄭州的、因環保督查被停産的公司人士稱,環保督查組近兩個月開始在本地抽查,生産線不會被拆,有復産可能,但最終能否復産,在於企業在環保方面的整改情況。在他看來,這也是石墨電極行業轉變生産方式的一個過渡期。

  相比之下,分佈在東北及西北地區的公司産能運作相對正常,西北是方大炭素主要的工廠集中地,東北地區如吉林炭素企業,和方大炭素相似,都是産能處於滿負荷生産狀態。

  未來:行業正在加速復産

  方大炭素的高盈利能否持續,取決於石墨電極的10萬噸缺口能否填平。一方面劉偉和他的同行們正在努力復産,同時,一些石墨電極代理商發現,來自日本的廠商開始到國內調研,這10萬噸的需求缺口深深吸引了他們。

  只是,石墨電極供給端收縮的現狀究竟能持續多久還是個未知數。上述來自河南鞏義的石墨電極製造商人士稱已經感受到外商躍躍欲試進入本土市場。做代理商後他遇到日本部分生産製造公司前來談合作,“他們多次來中國調研市場,在日本本土7000美金/噸的價格,而中國的價格是6萬元/噸”。

  從全球供應的角度看,産能的收縮以及企業合併是趨勢。據報告,日本東海縮減其本國2.2萬噸産能,出售上海公司股權給SGL,除了日本昭和在美國擴張了4.5萬噸差能外,其他主要企業紛紛宣佈減産控制産量。上述人士認為日本並沒有經歷中國企業當下的環保風暴,本土的10萬噸産能缺口正被外商看好。

  同時,5月後被限産的石墨電極企業正加速復産,他們的産線設備依然被保留。劉偉稱,最期待的是環保督查過後,如果環評結果合格便有復産可能,但通常來講,因設備、産線的鋪設有一定時間成本,復産至少需要6-9個月,更困難的是,上游原材料緊張,企業不一定在這幾個月內能搞到。在他看來,這是華北地區廠商普遍的看法。

  儘管新建石墨電極産線的資金和時間成本較高,但方大炭素最近在回應上交所的問詢函時也稱,公司的産能利用已經飽和,而部分企業正在復産,産品供給逐步增加。

  除此之外,鋼鐵此輪價格上漲能否持續,業內公司也並未過於樂觀,8月9日,連續三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20%的柳鋼股份,對於股價的異常波動給予了回應:根據我的鋼鐵網數據,2017年至今鋼材綜合價格指數較去年同期漲幅已達53.73%,鋼材價格短期漲幅過大,後續能否持續上漲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中歐鋼鐵行業協會也對此發出警示,8月9日稱,産能限制對鋼鐵行情的影響是有限的。

  如若石墨電極行業持續擴産,而鋼鐵行業需求會否繼續增長還是位置是,以往佔據優勢的方大炭素,其在資本市場上的驚人漲幅還能否持續下去,有待市場檢驗。


(責任編輯: 華青劍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