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國資投資公司不排除新試點擴容 或産融結合併直接投資

2017年08月13日 07:12    來源: 經濟觀察報     王雅潔

  近日,經濟觀察報從有關部門獨家獲悉,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不排除迎來新的試點擴容。且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現有試點改革也將進一步深入推動。

  對於國資運營公司的改革,國資委研究中心專項工作處處長王絳表示,國資運營公司是一種功能性公司,主要盤活資産,與其他企業形成戰略協同,未來數量不宜過多。而且,運營公司必須實現出資人意願而進行資産整合,而不是只憑自身的利益和意志。

  據經濟觀察報了解,對於兩類公司的準確定位,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次國資委內部會議上,已經專門聽取過相關彙報,並展開了專門的研究。根據國資委的最新思路,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是“具有産業性的,它的重要在於推動國有資本佈局的調整和産業的優化,這裡麵包括培育新的技術,新的産業”。

  8月7日,國資委官方網站也發出消息,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黨委委員孟建民分別主持召開部分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工作座談會,聽取試點企業工作彙報,研究加快試點有關文件,部署推進下一步工作。

  不過,對於國有資本投資公司、運營公司未來的試點將深推到什麼程度,試點企業究竟是否明確要擴容,以及擴容的條件、具體時機等。截至發稿,國資委方面並未給出正面答覆。

  從試點企業的角度看,以中糧集團為例,其國資投資公司的改革思路也開始清晰。按照中糧集團的規劃,資本專業化深度整合可望2017年底見效。

  一名正在參與國資委兩類公司課題研究的國資研究人士透露,兩類公司下一步的改革思路“不要複雜化”,對於央企來説,將來要培育一批大型産融結合的進行直接投資的兩類公司。

  上海天強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祝波善認為,兩類公司的制度創新,將是一個複雜的探索。未來需要按照國資投資公司、運營公司的真正要求來組建新的平臺公司,隨著改革的推進,不能簡單翻牌換湯不換藥,更要從國企國資改革機制上下功夫。

  深推

  “作為資本運營公司在中央企業是比較少的,有限的幾個,現在是兩家,未來也許還有更多”,一名國資內部人士向經濟觀察報透露,這項事宜目前尚處於研究當中。

  除了資本運營公司,資本投資公司的試點改革也在推進中。

  國資委數據統計顯示,2016年以來,國資委進一步深化、擴大了試點,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在原有2家試點的基礎上,擴展到了“2+8”共計10家,即誠通集團、中國國新2家運營公司試點,和國投、中糧集團、神華集團、寶武集團、中國五礦、招商局集團、中交集團、保利集團等8家投資公司試點。37家省級國資委中,有21家改組組建了52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

  上述國資內部人士表示,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現在中央企業看起來是在做兩類公司改革試點,但“我們的主體依然是實體産業公司為主,另外,我們有資本投資公司,資本運營公司,目前試點的這幾家,各自都在探索功能定位,但是有一點要明確,要更好服務於實體經濟發展,也要服務於實體産業公司的發展。”

  經濟觀察報獲悉,在今年上半年,國資委一次內部會議上,專門討論了兩類公司的定位問題,並展開專門的研究,初步研究結果顯示,投資公司是具有産業性的,它的重要在於推動國有資本佈局的調整和産業的優化,這裡麵包括培育新的技術,新的産業。

  上述國資內部人士認為,産業公司和投資公司之間存在相對明確的區別,但是二者均處於動態變化中。比如資本運營公司就是圍繞資本運營,用多種資本市場的手段,實現國有資産的保值增值,追求的是資本的回報,而不以産業和企業的控制力為主要目的。

  王絳表示,目前的國資投資公司大體上則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産業整合型,主要是迅速做強産業,實現跨越發展,比如中糧集團。另一類則是培育新産業,實現利潤和積累,比如國開投。而且,投資公司和運營公司都要更注重資本經營,與完全進行産業實體操作的企業有一定區別。

  王絳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其實在中央企業集團層面,隨著這些年的並購重組,特別是産融深度結合,已經成為事實上的投資公司。但由於集團層面改革滯後,並且存在一些行政化問題、治理結構缺陷以及負債率過高等,影響了投資公司功能的發揮。

  祝波善補充道,以現有的兩家國資運營公司誠通與國新舉例,資本運營公司其實是一個股權的持有和投資者,這一點是符合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操作模式的。

  按照國資委的評估,從目前試點的效果看,主要凸顯了以下幾個特點:一是功能定位逐漸清晰。經過逐步摸索,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側重在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推動産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優化國有資本佈局結構;國有資本運營公司,側重提升商業類企業的國有資本運營效率,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

  根據《指導意見》有關精神,未來中央企業將主要分為三類,即實體産業集團、投資公司和運營公司。

  同時,兩類公司試點改革的效果逐漸顯現。國資委表示,試點探索了新體制、新機制、新模式,在組織調整、戰略管控、業務發展、分類授權等重要方面取得了一批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試點充分激發了企業的內在活力,10家試點企業2016年實現利潤總額2450億元,較上年增加765億元,同比增加45%,遠遠超過央企平均水準。

  同時,兩類公司與監管部門的關係逐漸理順。國資委與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與所出資企業的關係不斷理順。從出資人監管的體制看,正在由管企業為主向管資本為主轉變,由管實物形態的國有資産向價值形態的國有資本轉變,有力推動了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優化配置,推動了企業活力的增強。

  那麼,下一步的兩類公司改革試點擴容著力點應該放在哪?

  孟建民要求,下一步,包括各試點企業在內,要重點把握三個方面任務:一是緊緊圍繞功能定位,轉變傳統觀念,在組織架構、運作機制、管控模式等方面,加快形成兩類公司的基本框架,打造資本投資運營的有效模式。二是積極推動産業結構調整,調整優化現有産業,培育孵化新興産業,帶動中央企業産業合作、重組與整合,提升資源配置效率和資本回報水準。三是深入開展綜合改革,兩類公司作為國有企業改革的先行者,要大膽探索、先行先試,完善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發揮在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中的引領示範作用。

  實踐

  與監管層積極探索宏觀層面兩類公司改革試點推進相呼應的是,央企層面的微觀實踐也在不斷求新。

  以中糧集團為例,隨著其“五糧合一”整合道路的完善,中谷、華糧、華孚、中紡及國外2N等多家企業,併入資産達3500億元。企業整合、提質減虧任務艱巨。

  經濟觀察報從中糧集團獲悉,2016年,集團通過轉讓、關閉、破産、重組、出售等方式,累計退出非主業低效資産近23億元,累計凈減少法人102戶,壓縮2級法人層級;完成50戶“僵屍”和特困企業的處置,安置人員5323人,預計2017年底可完成近110戶僵屍和特困企業的處置。虧損企業虧損額由80億降至26億,虧損額減虧60%,超額完成國資委“三年減虧50%”的進度要求。

  按照中糧集團自己的規劃,資本專業化深度整合可望年底見效。中糧集團相關人士表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就是利用資本的力量實現産業發展,壯大中糧集團。年初以來,中糧圍繞專業化設計、産供銷人財物一體化、完善現代企業制度,開展了18個資本整合項目,努力實現多糧合一的資本優化配置。

  數據統計顯示,截至6月底,中可飲料資産重組、我買網整合境外公司、中糧油脂小包裝項目、中國茶葉混合所有制改革項目、中糧資本引入戰投等項目基本完成,中糧國際一體化業務整合、中國紡織股份制改造,及其他業務的整合有望2017年底前完成。

  除去中糧集團,從試點的進展看,包括中國五礦、中交集團等均進一步明確了自己的改革定位。比如中國五礦在試點改革過程中,將自身定位為世界一流的金屬礦産企業集團,作為國家金屬礦産産業安全戰略的執行主體,履行資源安全保障者、産業升級創新者、流通轉型驅動者使命。而中交集團則定位為打造具有世界先進水準和一流競爭力的投資建設運營商,努力成為全球知名工程承包商、城市綜合開發運營商、特色房地産商、基礎設施綜合投資商、海洋重工與港機裝備製造整合商的“五商中交”。

  在業務結構調整上,試點企業的著力點放在了推進相關産業和業務重組整合,推動國有資本有進有退,提高國有資本配置效率層面。

  以試點企業之一國投為例,國投已經先後退出了航運和煤炭板塊,其中劃轉至專業平臺公司的煤炭業務涉及資産500多億元。中糧集團退出了君頂酒莊、木材等多個虧損企業和低效無效資産,立足於服務國家糧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戰略,糧油糖棉主業資産佔比不斷提高。招商局集團則採取清算或轉讓方式退出了多家燃氣公司,基本退出燃氣業務,同時正在推動公路板塊資源整合。

  為了優化管控模式,強化資本運作和資源配置能力,國投開始打造“小總部、大産業”,重點強化集團投資能力和資源配置能力,推動資本權利上移、産業經營責任下沉,總部加強戰略性、財務性管控,調整總部組織架構,職能部門由14個減為9個。

  中糧集團則按照資本運營與資産經營相分離的思路,打造“集團總部資本層-專業化公司資産層-生産單位執行層”三級管控架構,推進瘦身健體,職能部門從13個壓縮到了7個,人員從610人調整到了240人以內。保利集團總部強化融資、投資和風險管控三大核心職能,按照資本運營與資産經營相分離的思路,建立了三級架構,完成了總部機構改革和幹部人事調整。

  再從運營公司的實踐操作層面來看,目前誠通集團、中國國新兩家企業主要管理4隻基金,總規模合計8500億元,初步形成了系列化、差異化、協同化運營公司基金係。其中,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中國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已經開展實質性的運作。這些基金的成功發起和實際運作,將中央企業、地方企業、金融企業和社會資本等各方資金集聚起來,為中央企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提供了融資新渠道和投資新機制。

  思路

  目前最新的兩類公司改革試點推進思路是什麼?

  上述參與國資委兩類公司課題研究的國資研究人士表示,在明確下一步改革思路前,首先要理順一個邏輯關係,這點可以從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得以回溯。“我們看三中全會,對兩類公司改革的表述,説的是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本監管,改革國有資本的授權經營體制,之後的措施才是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上述國資研究人士認為,從這個邏輯關係看,最根本的是改革授權經營體制,改革國有資産的管理體制。而且,需要做到政企分開、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開,只是産期以來,干預企業生産經營自主權的事情依然存在。

  為什麼在這樣的歷史時期推動兩類公司試點改革?

  該國資研究人士表示,其實兩類公司只是提供了一個改革載體,從委託代理權的鏈條角度往上追溯,必須追溯到國家所有權政策改革,由國家所有權政策開始制定改革方案。而且,優化國有資本的配置規模、方向、策略、範圍以及政府法制化傳導機制,都需要通過這次兩類公司的改革來完善。

  下一步,兩類公司將成為服務國家戰略目標的重要平臺,尤其核心是對關係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這些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裏發揮主導作用,舉例來看,在工業化發展過程中,一般情況下比如國家石油、鋼鐵、煤炭,便是國家經濟命脈的制高點,也是未來兩類公司需要著重發力的領域。

  該國資研究人士表示,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改革精神,兩類公司未來的改革邏輯便是通過試點改革,使得兩類公司最終更多服務於國家戰略目標,服務國家經濟命脈重要産業,支援科技進步等。同時通過強化頂層設計,動態調整國有資産的配置,逐級放大國有資本的功能,重塑大型國有企業微觀機制,釋放體制改革的活力。

  未來兩類公司將服務於新的國家戰略這一規劃目標,是否能夠達成?

  上述國資內部人士認為,未來兩類公司要做探索中國特色産融結合新模式的載體。當前的供給側改革過程中,中央企業的負債率一直不算低。當然這點和一些企業初始缺乏資本金的有效注入有關,很多企業都是政府一紙批文就成立了,沒有資本金。“當前在我們國家直接融資的比重低於50%,與美國、德國等國家相比,國內的資本市場及動態金融體制均需進一步完善。所以,國務院將進一步健全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該國資內部人士表示,對央企來説,未來則要培育一批大型産融結合的進行直接投資的兩類公司,從投資運營公司,産融結合角度來看,我們可以借鑒美國、英國等操作模式,在股權投資、風險投資等各個方面汲取經驗,探索出適合兩類公司産融結合的新發展模式。

  換句話説,從兩類公司改革本身的角度講,要特別突出兩類公司的金融屬性。該國資內部人士表示,未來兩類公司可以理解為一種類金融公司,是具有中國特色産融結合的重要載體。上述國資內部人士表示,下一步在對兩類公司展開深入制度探索時,需要更緊密聯繫當前供給側改革、提高企業資産證券化率以及規避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大背景,挖掘出兩類公司強大的內生活力。


(責任編輯: 華青劍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