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現金貸利率畸高時代終結在即

2017年10月12日 07:18    來源: 中國證券報    

  “現在想來都後怕,如果不是我這次國慶回老家發現端倪,我弟弟可能就要陷入現金貸畸高利率的深淵了,年化500%的借貸成本實在是瘋狂。如果借了錢沒能及時還上,我們全家都會跟著遭殃。”作為一名金融從業者,李麗(化名)對於目前很多現金貸産品的高利率早有耳聞。

  李麗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儘管她及時制止了弟弟使用現金貸産品,但是弟弟的不少大學同學都在熱火朝天地使用。不少市場人士直言,現金貸行業正處在“躺著賺錢”、“蒙頭賺錢”的階段,盲目比拼放款效率、授信額度,導致部分年輕人陷入了非理性的借貸迴圈,形成了極大的風險隱患。

  實際上,多家監管部門已經注意到現金貸的風險,銀監會此前印發《中國銀監會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做好“現金貸”業務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專家認為,相關監管部門重拳整治在即,失控的現金貸有望回歸正軌。

  失控的現金貸

  “借1000元,一週後還1100,感覺只多了100元,但是年化利率其實已經接近500%。”李麗發現,因為金額不多,加上很多平臺宣傳的是“日息”、“月息”,許多用戶尤其是年輕人沒有意識到借貸成本之高。

  某網路小貸公司高管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部分精明的現金貸平臺將‘利率’這一敏感詞抹去,而是在前端以服務費的名義就收了。比如你借1000元,其實最終到手只有900元,然後計息還是按照1000元來計,客戶的綜合借貸成本驚人。”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董希淼認為,現金貸的借貸利率畸高,其實是變相的高利貸。他説:“有些現金貸平臺為了規避民間借貸利率的相關規定,提前收取手續費,本質上與高利貸是一樣的。”

  據悉,《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援。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援。

  除了前期的借貸成本,後續的滯納金也是令人咋舌。比如,趣店集團曾曝出“天價滯納金”,每天的滯納金是未還金額的1%,只需要100天,罰金就滾動到和本金一樣多。

  與現金貸一樣失控的,是越來越多年輕人對於現金貸平臺的依賴。李麗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我看了看弟弟幾個同學的手機,現金貸APP下載了幾十個,他們在每家平臺的借貸金額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到了後期甚至是‘以貸養貸’。”

  隨之而來的是“嗜血現金貸”、“變相高利貸”、“暴力催收”等負面新聞屢見報端。有業內人士指出,目前我國活躍的現金貸客戶數量在1000萬-1500萬人,由於借款額度超低,多數都是剛踏入社會的低薪階層,他們往往也是金融知識缺乏的群體,對於現金貸平臺的各種套路完全沒有識別能力,很容易深陷其中。

  資本競相涌入

  儘管飽受爭議,但是各路資本對於現金貸市場仍舊趨之若鶩。究其原因,正是當前混亂的現金貸市場所帶來的鉅額利潤。

  “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市場在短短兩年時間內出現幾千家現金貸公司,現在可能已經上萬家了吧。”某現金貸平臺高管如是表示。該高管進一步指出:“月放款10億,除去壞賬、流量成本、運營成本,凈利潤大概是六七千萬,這就是暴利。”

  有數據顯示,目前排名前十的現金貸平臺,月放款金額在30億元之上;排名前20的平臺,月放款金額都在20億元之上;排名前30的平臺,月放款金額都在10億元之上。

  小雨點網貸CEO林堅諾認為,現金貸已經成為很多P2P平臺逃離監管重壓的出口。他説:“目前市場上80%以上提供現金貸産品的平臺,都是從P2P平臺轉型過來的。”

  現金貸一度成了業內公認的科技金融的新“風口”,資本急速向這個細分的信貸市場涌入,創新工廠、華創、晨興等多家一線風投機構都已出手投資現金貸企業。

  除此之外,一些擁有強大流量優勢的網際網路巨頭也快速完成了佈局。比如,騰訊係的微粒貸、阿裏係的借唄、新浪旗下的微網志借錢、新浪有借等。即將上市的趣店網更是在其招股書中提到,支付寶導流的現金貸,已成為其主要的利潤來源。

  另一方面,一些實力雄厚的上市大軍,紛紛成立小額貸款公司,並積極在各地謀取牌照。不過,是否從事現金貸尚不可知。

  今年6月,伊利股份發佈公告稱,投資3億元設立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目前已獲得網際網路小貸牌照。

  愷英網路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與幾家公司共同設立了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註冊資本為3億,愷英佔股65%。三泰控股投資3億元,成立成都三泰網際網路小額貸款公司,主要從事線上發放小額貸款等業務。

  業內呼籲完善監管體制

  在不少專家和業內人士看來,不管是為了保護消費者的金融消費權益,還是維護金融市場的正常秩序,針對現金貸業務的監管機制都亟待完善。因為只有在完善的監管體系、明確的法律地位之下,失控的現金貸才能真正回歸正途。

  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監管部門的重拳整治已經“在路上”。央行副行長易綱近日公開表示,普惠金融必須依法合規開展業務,要警惕打著“普惠金融”旗號的違規和欺詐行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經營,都要納入監管。

  在此之前,銀監會就明確要求做好“現金貸”業務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隨後,上海、北京、廣州、深圳四地也連續發文整頓“現金貸”業務。

  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建議實施有效監管以促進行業健康發展。他認為,一方面要加強行業立法,比如明確監管部門,可以借鑒P2P監管方式,由銀監會與地方金融辦實施機構監管和行為監管雙條線;建立準入制度,確立行業從業者的合法地位;建立簡明有力的執法機制。當前,現金貸主要通過網際網路發放,執法手段也應以網際網路和大數據為基礎,實現高效監管等。另一方面,優化行業發展環境,比如加大力度建設基礎徵信體系,加強徵信資源共用,幫助現金貸平臺有效實現反欺詐、多頭貸款識別和信用不良用戶的識別,提升行業整體風險控制水準;建設行業自律機制和資訊披露機制,增強資訊透明度,有力減少對消費者的欺瞞、不正當誘導行為;加強消費者金融知識教育和信用意識教育,讓借款人了解借貸行為的責任與風險等。

  大成律師事務所肖颯認為,如果通過非金融機構或非放貸機構進行融資,採取網貸等民間借貸方式,則利率上限問題很難解決。他表示:“我個人認為,現金貸未來可能會參考‘校園貸’的監管思路,由持牌機構作為主力進行金融服務,非持牌機構可以提供技術或導流等服務。”

  董希淼也表示,遏制現金貸市場亂象,一是要堵偏門,將所有的金融要納入監管,非法的必須取締。他説:“目前現金貸平臺多數是P2P平臺,那就必須按照《網路借貸管理暫行辦法》來,包括銀行存管、披露資訊、備案等要達標。否則就出清退出,沒有商量餘地。”另外就是開好正門,比如,商業銀行等持牌的金融服務公司要更好地提供金融産品。

  不過,在不少專家和業內人士看來,現金貸具有推進金融市場化、完善金融供給體系、豐富金融市場層次、增加消費者選擇空間的巨大社會價值,應當給予生存及發展空間。

  網貸之家CEO石鵬峰認為,其實現金貸本是消費金融中的一個細分市場。消費金融在中國發展到現在,對於整個互金行業及普惠金融領域來説,是很重要的一個細分市場。但是,由於消費金融中小額現金貸相對落地難度很低、速度更快,所以目前看到了大量現金貸的身影,而未來消費金融領域真正有大前景的還是有場景的消費信貸(消費分期)和針對優質用戶的大額現金貸。


(責任編輯: 關婧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