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藕斷絲連 銀行難抑涉房貸款衝動

2017年10月12日 07:30    來源: 北京商報    

  部分違規“輸血”房企的商業銀行 7月31日

  深圳銀監局披露,深圳農村商業銀行向項目資本金不實以及比例不達標的企業發放房地産開發貸款

  8月11日

  上海銀監局披露,農行上海金橋支行曾向借款公司發放貸款,投向四證不全的房地産開發項目

  8月11日

  上海銀監局披露,農行上海金橋支行曾向借款公司發放貸款,投向四證不全的房地産開發項目

  9月27日

  北京銀監局披露,浙商銀行北京分行以流動資金貸款的形式發放項目前期建設及拆遷款

  雖然房地産市場在今年面臨強力調控,但由於房地産類貸款有著相對充足又保值的抵押物,算得上銀行的優質信貸資産,令銀行難以割捨。近日,北京銀監局再次披露了一份針對銀行違規“輸血”房企的罰單,顯示出在監管的重拳之下違規涉房貸款依然沒有銷聲匿跡。今年以來,已有多家銀行違規向房企貸款遭監管處罰,同時,消費貸等灰色地帶的“暗道”依然活躍。業內人士表示,這種與房企及涉房貸款之間的藕斷絲連,會使房地産調控的政策效力被消蝕。

  明修棧道

  逆勢上漲的開發貸

  根據北京銀監局的公示,浙商銀行北京分行以流動資金貸款的形式發放項目前期建設及拆遷款,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被罰款20萬元。處罰決定日期是9月19日。

  這早已不是今年第一家因為違規“輸血”房企被罰的銀行,且從國有行到股份行、從地方行到外資行無一倖免。例如農行上海金橋支行曾向借款公司發放項目週轉貸款,投向四證不全的房地産開發項目,被監管機構警告,並罰沒59.38萬元;花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曾在審批同意轄下部分分行在發放部分房地産貸款時,違反利率規定,加上對低風險客戶的信用卡發卡授信管理不審慎,被罰沒合計超過1064萬元;深圳農村商業銀行因“向項目資本金不實以及比例不達標的企業發放房地産開發貸款”,被罰款20萬元。

  罰單的背後,是監管對房企融資監察力度的加碼以及對融資渠道的不斷收緊。有統計顯示,去年樓市調控以來,地産企業股權融資、發行ABS、地産基金、資管融資等各類渠道均有不同程度的收緊。

  而原本作為房企重要融資渠道之一的商業銀行,在房企融資渠道收緊的大環境下,放出的開發貸卻逆勢增長。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建行、農行、工行、浦發、光大等銀行的“公司類貸款中”,投向房地産業的貸款比去年末增長超過10%,中信、平安、招商、民生等銀行增速為個位數,交行、興業增速為負。僅這11家銀行,上半年對房地産業發放的貸款就超過3萬億元。

  對此,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分析稱,銀行是企業,有著經營和盈利的壓力,開發貸目前看依然屬於優質信貸資産,銀行將信貸投入實體的意願不足,房地産依然是非常大的利潤來源。

  上海易居房地産研究院總監嚴躍進也表示,從開發貸款的業務流程看,一般來説銀行和開發商是有一定年度合作計劃的,銀行往往因此面臨繼續放貸的違規動機,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此類信貸政策沒有太多的彈性。另外從房企開發拿地等供應指標來看,對於資金的渴求也在增加,所以各類違規貸款的現象也會開始增多。

  暗度陳倉

  消費貸換“馬甲”入樓市

  如果説銀行和房企因為有前期合作約定是銀行不會“雨天收傘”的動因,那麼對個人客戶變相放出資金,則更多是出於銀行對利潤的追逐。

  在去年“首付貸”被喊停後,有關銀行資金違規流入樓市的議論一度減弱。直到近兩個月,全國多地針對銀行個人消費貸的排查又浩浩蕩蕩地展開,才將消費貸這個補齊房款的新“幫手”推至公眾面前。

  相比開發貸,消費貸的資金去向更難追蹤,地産仲介、小貸公司等都可以成為它的“馬甲”。就在國慶長假期間,一家小貸公司的推介員還給北京商報記者打來電話,稱可以代理申請銀行貸款。

  具體而言,通過該公司可從2-3家銀行借出100萬元的消費貸,申請人只需要提供身份證、社保卡、工作證明及半年的工資流水。“如果單位比較好,稅後月工資能拿到1萬元,銀行那邊基本就能批30萬-50萬元。”該推介員説道。

  但這與銀行説法不符。據了解,在近期不斷升級的消費貸排查中,對金額較大的消費貸借款人,銀行可能會進行走訪,收集資金使用憑證,如發現資金被違規挪用,將要求提前收回貸款。即使只是對一般金額的客戶,銀行也會通過貸後回訪等手段監測其資金支付是否合規。日前還有消息稱,有銀行直接暫停了消費貸的審批。

  對此,該業務人員表示,現在申請確實比兩個月前難多了,“但我們有渠道,和銀行長期合作,現在每個月從銀行貸出的消費貸和經營貸還在1億-2億元規模上下”。該人員還一再強調,從他們公司放出的貸款從來沒有被要求提前還款的現象,也不會發生銀行找貸款人要求補材料的情況。

  無獨有偶,一家地産仲介人士日前也對北京商報記者推薦,可以通過他們從銀行申請消費貸。但當被問及在近期強監管下是否還能貸出高額度時,該人士變得有些警惕,改口稱“我們只是跑個腿,批多少還是看銀行”。

  據央行數據顯示,2017年前7個月,居民新增短期消費性貸款高達1.06萬億元,累計同比多增7137億元,遠超2016年全年8305億元新增總額。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姜超表示,以往居民的短期貸款主要是汽車貸款,但今年前7個月的國內汽車銷量沒有增長,意味著居民短期貸款激增,其中一部分很可能流入了房地産市場。

  唱對臺戲

  樓市降杠桿調控效力打折

  可以看出,不少銀行一面在積極響應“房子是用來住的”號召,提高房貸利率水準,另一方面卻不斷為樓市“補血”。對此,中國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莫開偉認為,銀行在涉房貸款上表態與實際投放自相矛盾的表現,表明銀行與房企之間藕斷絲連的關係斬不斷理還亂。這種表現或出於應付社會輿論需要,或為尋找信貸出路的需要。總之,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銀行在涉房貸款上的一種複雜經營心態。

  莫開偉同時指出,銀行與房企及涉房貸款之間這種藕斷絲連的關係,帶來的經濟負面影響較大,它會使房地産調控的政策效力被消蝕,不利於中央政府構建樓市調控長效機制,最終有讓銀行信貸資金重聚樓市之虞,會再次加劇樓市泡沫膨脹。

  不過,張大偉則表示,雖然房地産的資金很大程度上都是銀行流入,但很難讓銀行作為“運動員”的同時起到“裁判員”的作用。他重申,“銀行是企業,很難指望企業放棄利潤”。

  而對於銀行的這種兩難處境,嚴躍進建議,後續相關商業銀行應積極建立房地産貸款週期模式,進而更好地把握未來幾年的貸款流向。只有這樣,貸款才不會在調控的時候反而更激進,進而也有助於穩定貸款業務。

  莫開偉也給出了一些建議。他表示,要想辦法斬斷銀行與房企及涉房貸款之間這種藕斷絲連的關係,一是銀行應切實轉變信貸經營理念,自覺切斷與涉房貸款之間過分依賴的利益臍帶,積極尋找戰略新興産業信貸項目;二是監管部門應加大監管力度,劃定涉房貸款紅線,對越禁者予以嚴厲處罰,增強震懾力;三是各級政府應積極作為,通過發起設立各種政府擔保基金、信貸風險補償基金等方式,將銀行信貸投放興趣吸引到當地實體經濟發展上來,消除銀行支援實體經濟後顧之憂;四是為房企融資創造更加寬鬆的環境,進一步打通房企債券發行、上市融資之路,讓房企減少對銀行信貸的依賴,把更多精力放在直接融資上,在直接融資上邁出更大、更穩鍵的步伐。

  北京商報記者 程維妙/文 代小傑/製表


(責任編輯: 華青劍 )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於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圖片
上市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