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
金融證券 | 焦點財訊 | 專題精選 | 滾動新聞 | 金融人物庫
永安行難敵晚輩摩拜與ofo

有樁自行車過時了? 上市可能二級市場的悲哀

近日,永安行再度衝刺IPO獲得通過,率先搶灘登陸,被稱有蹭“共用單車”熱點之嫌。據了解,永安行是傳統自行車租賃公司代表,營收依賴於政府對有樁公共自行車的支援力度,其2016年底才推行無樁共用單車業務,收入佔比和市場佔有率極低。然而,一方面“摩拜們”正在攻城略地,搶佔先機,交通部也明確支援鼓勵;另一方面靠政府吃飯的永安行,以後可能面臨沒有政府訂單的尷尬局面。另據報道,近三年,永安行負債總額三年間翻了1倍,流動負債以及應收賬款和存貨高企。此外,永安行因變相收押金、不合理計程收費、單車定位系統失靈等問題,多次受到消費者吐糟和媒體曝光。
中國經濟網財經部出品
頭條報道
證監會核發永安行等10家企業IPO批文
4月14日,又有10家企業拿到了上市“通行證”,10家企業的籌資總額不超過51億元。而共用單車概念股永安行也即將登陸A股市場。 證監會4月14日按法定程式核準了10家企業的首發申請,其中上交所主機板6家,分別為金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奧翔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鳴志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江陰市恒潤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壽仙谷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深交所中小板僅有1家,為深圳市金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此外,深交所創業板...
永安行IPO過會背後有“隱憂”
2017年註定是共用單車在投資風口繼續加持的一年,繼摩拜3月份成功接入微信後,ofo宣佈與滴滴的深度合作將在4月塵埃落定。另一廂,被業界奉為“共用單車第一股”的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永安行)的IPO申請順利在中國證監會過會。
永安行過會背後:政策紅利難持續 發展模式存疑
4月6日,證監會公佈主機板發行審核委員會2017年第48次發審委會議稱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永安行)獲通過。 此次永安行申請IPO已經不是第一次,早在2015年就曾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説明書,然而失敗並沒有阻擋永安行IPO的腳步,經過兩年蟄伏,終於在2017年獲得主機板發行審核通過。
去年下半年才加入共用單車大戰的永安行 為何急於上市?
擅長處理政府訂單的常州永安,不用像摩拜和ofo們那樣考慮用戶體驗,也不需要解決自行車被偷盜的問題,需要解決的只是持續地拿到政府訂單。事實上,在共用單車興起之前,運營了6年之久的有樁自行車租賃並未解決“最後一公里”的問題。如今,靠著政府訂單的常州永安要赴A股市場IPO,繼續融資解決著項目運營的資金缺口。
永安行IPO過會:現在不上市 就再也沒機會了
近日,證監會官網發佈消息,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通過了證監會審核,將在A股上市。 永安行預計發行2400萬A類普通股,股票面值1元,發行後總股本為9600萬股,本次計劃募集資金5.98億元,主要用於技術研發中心建設、補充公共自行車建設及項目運營資金、償還銀行借款等方面。 突然融資,突然接入支付寶,突然上市。
永安行IPO過會解構:收入主要來自政府採購而非用戶
如果説當下愈演愈烈的共用單車競爭,正由於ofo、摩拜等各參與方在傾力增加單車鋪放數量以期提高競爭力的情形下,轉化成為背後投資方的資本大戰。 那麼,當戰局中的一方“淺嘗輒止”,決定避繞共用單車之路,並憑藉政府付費投資的有樁公共自行車業務登陸資本市場。 這對於正站在風口上仍在用“理想”和“盈利”碰撞的共用單車市場,似乎是一種別樣的味道。
永安行恐步華銳風電後塵 未來股價或難讓投資者滿意
去的華銳風電上市,也是處於風電投資的最高潮時期,其後就是殘酷的競爭和淘汰,雖然説華銳風電的國企背景保住了它的市場佔有率,但是卻沒辦法給投資者理想的投資回報。現在的永安行也一樣,政府投資的支援可能會保護它不會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倒掉,但是想在競爭中脫穎而出也是極小概率的事件。本欄認為,這樣的公司招股上市,對二級市場投資者絕非好事。
永安行盈利模式存疑 蹭“共用單車”熱點上市前景不明
雖然共用單車的盈利模式和押金一直備受詬病,但永安行卻憑“共用單車”的熱度順利過會。據《財經》新媒體記者了解,永安行2015年6月初次闖關IPO並未如願,當時“共用單車”概念還未被大眾所熟知,永安行一直跟政府合作做有樁公共自行車業務,直到去年才開始試水共用單車業務。此次闖關成功,不免被業界質疑蹭了“共用單車”的熱點。
永安行頭頂“共用單車第一股”IPO 配麼?
從數據上看,”用戶付費共用單車業務收入”僅佔永安行2016年營收的0.05%,其絕大部分收入仍然來自面向政府客戶的有樁自行車服務。 永安行,並不能算是共用單車的深度玩家,即便也入了下局,或者也是表個姿態,畢竟當下這個概念,最好講故事,也最容易有投資接盤。 也就是説,所謂的“共用單車第一股”這一名頭,很可能是永安行自行給出的包裝,為其IPO進程蒙上一層資本熱捧的外衣。
滿街都是共用單車 永安行IPO的競爭力在哪?
滿街都是摩拜、ofo的時代,有樁公共自行車還有市場嗎?近日,江蘇的公共自行車企業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安行”)IPO首發獲證監會發審委審核通過,什麼摩拜、ofo你們融資你先跑,永安行直接放了上市大招。
永安行與8機構合作剎車 共用單車第一股如何賺錢?
最早推出有樁租車並於去年試水共用單車的永安行IPO申請日前已通過審核。憑藉著在2016年下半年開展的無樁共用單車業務,永安行被稱為“共用單車第一股”。不過引起市場高度關注的則是,該公司A輪融資先是宣佈完成而後突然中止,這一急剎車也引來了發審委對永安行的詢問。
相比摩拜和ofo 我為什麼不看好永安行模式?
對政府訂單的依賴性會喪失競爭力 在中國網際網路有兩個定律。定律一:沒有哪家美國的網際網路企業能在中國做起來; 定律二:沒有哪家網際網路企業依靠政府訂單和補貼能做起來。眾所週知,永安行目前主要靠政府吃飯,共用單車帶來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計。永安行在招股書中稱,傳統的政府投資有樁系統模式為一項基礎民生服務,而新興的用戶付費無樁模式為一種商業化補充。最終我們可以預計,在開放的市場,越依賴政府的企業,競爭力反而會逐步喪失。
流動負債高企 永安行是否“永安”?
 值得注意的是,永安行的流動負債以及應收賬款和存貨高企。根據永安行的招股説明書顯示,其存貨及應收賬款餘額不斷攀升。2014~2016近3年,其存貨為5745.71萬元、5437.59萬元和1.33億元,去年相較上一年增長了約1.5倍。
永安行排隊IPO終止螞蟻金服投資 無樁單車的模式糾結
招股書中透露,永安行將終止與螞蟻金服和深創投等機構的投資合作,並簽訂終止協議。今年3月1日,永安、永安行低碳曾與螞蟻金服、深創投等8家投資機構簽訂投資協議,約定投資機構向永安行低碳增資,但因社會對其存在異議,各方同意暫緩投資進度。 市場競爭激烈、市場前景不明朗、沒有穩定的盈利模式等可能是永安行臨時“踩剎車”的原因。
“永安行”二次衝刺IPO 單車付費收入僅佔營收0.05%
從業務結構看,用戶付費共用單車業務收入,僅佔永安行2016年營收的0.05%,絕大部分收入仍來自面向政府客戶的有樁自行車服務。
永安行截胡“摩拜們”搶上市 但持續盈利存疑
從永安行2016年的收入中,我們不難發現其佔比最大的兩項分別是系統銷售模式收入和系統運營模式收入,分別佔到了30.9%和68.92%。而這兩項業務的合作方均為政府,2016年永安行在用戶付費共用單車業務方面的收入為36.83萬元,僅佔總收入的0.05%,而靠政府的盈利模式的可持續性也值得我們思考。
搶跑摩拜、OFO 永安行IPO急行軍但盈利成問題
有行業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與摩拜、ofo等用戶付費的無樁共用單車不同, 永安行收入來源主要集中在政府付費投資的有樁公共自行車領域。 對於希望在A股上市的公司來説,核心永遠是盈利和更多的盈利。而目前沒有找到盈利模式的共用單車正在‘燒錢’階段,乃是大忌。
永安行IPO 存貨與應收賬款“雙攀升”
乘著共用單車“跑馬圈地”的風口,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永安行)選擇IPO“補血”。 然而,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儘管作為較早佈局有樁單車業務的永安行有著不錯業績和市場有佔率,但其招股書顯示,近三年,永安行的存貨及應收賬款雙攀升,負債總額三年間翻了一倍。而此次IPO募資中的5000萬元就準備用來還貸。
"永安行"單車雖已停車落鎖 卻"被動騎行"7174分鐘
2月28日中午,記者騎行半個多小時後,將單車放到租車的停車點,鎖車離開。記者以前騎摩拜單車時,停車並鎖車後,手機單車APP頁面上會顯示騎行時間、路程及需要支付的費用,然後自動扣費。但這次記者手機上的“永安行”APP頁面上沒有顯示這些資訊。 後來記者得知,停車落鎖還得用手機掃一下車上的二維碼,否則視為“忘記還車”。果然,2月28日晚上8點多,記者的手機上收到“永安行”發來的短信:你有車未還。還車請在APP中按“點我還車”按鈕。若已離開車輛,請...
永安行的生意經:單車成本近萬元 自行車還沒有鎖貴
永安行招股書顯示,自行車還沒有鎖車器貴! 報告期內(2014年至2016年),鎖車器的成本分別為2988.93萬元,5080.40萬元及5990.53萬元;自行車的成本分別為1483.09萬元,2836.75萬元及2173.19萬元,鎖車器的成本居然是自行車的2倍!
相關資料
永安行
timg (22).jpg
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車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永安行”)最早成立於 2010 年,在 2013 年完成...
孫繼勝
QQ截圖20170412160226.jpg
孫繼勝,男,1988年畢業于河海大學物聯網工程學院子儀器與測量技術專業,現任永安行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