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益新聞 > 正文

形色各異的騙局怎麼區分? 社工揭秘十大乞討騙局

2017年07月17日 09:45   來源:廣州日報   

  社工揭秘乞討騙局 提醒市民警惕“職業”乞討

  廣州一家社工機構——鼎和社工,承接了廣州市流浪乞討人員社工介入服務項目。今年7月起,鼎和社工組建“社工+義工”駐點幫扶隊,在全市10個駐點定時“掃街”,提供面對面的幫扶。時下已是伏天,社工和義工冒著酷暑在街頭巷尾勸導流浪乞討人員。在長期的服務中,社工發現了不少“職業”乞討,以形色各異的假像、騙局,騙取市民的愛心。記者將“揭秘”社工眼中的十大乞討騙局,碰到這些情況,市民要留個心眼。

  十大乞討騙局案例

  在長期深入的幫扶服務中,社工發現了不少“職業”乞討,以形色各異的假像、騙局,騙取市民的愛心。以下十大乞討騙局,市民要留心。

  1 年紀輕輕卻討6元路費

  從今年5月起,一名約20歲的女子,經常在晚上8時左右在某火車站外側柵欄處乞討,用粉筆在地面寫著“求助6元錢車費”。該女子穿白色T恤、背雙肩包,衣服整潔,留齊肩長髮,白白凈凈,蹲坐路邊。社工、救助站工作人員與其多次溝通,此女子始終拒絕交流,並馬上乘坐地鐵離開。

  2 亮診斷書為孩子討“藥費”

  在地鐵、醫院、車站,時常有為“病重孩子”下跪乞討的現象:拉著易拉寶,鋪上條幅,幾張過塑的診斷書,幾張孩子的照片,有時1人,有時2人,有時多人。7月初,在某三甲醫院天橋,一次性有5人跪地乞討,在社工核實具體情況的時候,他們無法提供有效資訊、證明人及詳細病例,之後該5人倉促離開,並聲稱只是為孩子要點學費而已。

  3 用假血在醫院門口換真鈔

  6月份起,一個約40歲的男子,憑藉1包假血、1個音響、1輛三輪車,在醫院、景區、街面等人員密集的地段乞討。他裸露上身,以假血塗抹頭部、上身,再配合哀婉的音樂,偶爾還會用紗布包裹頭部。但詢問之下他卻無法出具任何傷殘證明。

  4 兄弟、父子假扮殘疾

  在中心城區的某天橋附近,有一對兄弟及一對父子長期在此乞討。兄弟倆平時會拄著拐杖,走路一拐一拐的;父子倆中父親為盲人,兒子假扮殘疾人士,平時一起結伴乞討。去年春節期間,社工協助兄弟兩人返鄉的時候,兩個人健步如飛。

  5 “孕婦”自稱遭“男友拋棄”

  今年6月,一名約莫30歲的大肚子“孕婦”,在車站、繁華商業街跪地乞討,露出肚皮,地上文字材料寫明“遭到無良男友遺棄,討要720元車費返鄉,希望好心人施捨……”救助隊已經多次跟進。社工向她了解詳細情況和家庭聯繫方式,表明救助站可以無償提供車票返鄉,無需跪地乞討。但社工好言相勸卻遭到女子辱罵,並健步如飛地離開。

  6 買低價車票進站乞討

  一段時間以來,在某車站三樓候車室,常有乞討者結伴混入其中。他們通常買最近距離的10元車票。乞討者時不時在座位上裝睡,待乘客較為集中時,手持一沓錢幣,拉網式向候車的乘客乞討。年長的乞討者多為殘疾人士,年輕的乞討者多數情況下扮作聾啞人,拿著寫有求助字樣的紙板,走到候車人面前乞討。

  7 假裝患“小兒麻痹”博同情

  賣藝乞討現象也是五花八門。在某地鐵口,一名40歲的大哥在“街頭賣藝”,他趴在手風琴上,一隻手操作鍵盤,一隻手答謝幫襯的街坊。為了吸引目光,他兩隻腳故意交叉在空中,做小兒麻痹症狀。身旁還放著一支拐杖,停著一輛電動三輪車。待社工上前詳細了解情況,這位大哥卻非常麻利地收拾好東西,無需拐杖,騎著電動車揚長而去。

  8 靠撿來的輪椅假裝殘疾

  楊大哥50多歲,四肢無礙,原來打散工,晚上露宿。後偶然撿到一輛輪椅,在其他露宿“街友”的指點之下,改行乞討。早晨他推著輪椅上街,到繁華路段後再坐上輪椅慢行、乞討,有時為了增加真實效果,會挂著一個假尿袋,扮作病患。其他不開工的時間,會到美術工作室做兼職人體模特。

  9 同鄉結伴流動乞討

  在某繁華步行街,有9名老鄉結伴乞討。經過社工長期跟進,核實身份資訊後,得知9人中有的是遠親,有的是近鄰。他們的老婆、孩子在老家生活,自己一年在春節、暑期回老家2個月,其他的10個月都是結伴外出流動式乞討,用10個月的乞討,換來一家人一年的開銷。

  10 借榮譽證書假扮軍人

  60歲左右的項大叔,長期在醫院門口、BRT沿線天橋乞討。穿一身不太合體的軍裝,地上鋪上各種榮譽、各種證明的噴畫。和社工熟悉後,項大叔坦言:資料等手續都是真實的,但卻是他村裏鄰居的,他只是借用。憑藉張冠李戴的資料、身上的假軍裝,項大叔日子很滋潤,天天隨身一包中華煙。

  勸導乞討者接受救助是難題

  廣州市某車站是鼎和社工“流浪乞討人員介入服務項目”的10個駐點之一。7月12日,社工賴昌宏帶著兩名義工在這裡定點駐守,從上午8:30到下午5:30,他們三人要沿著車站周邊“巡邏”好多次。

  遇到流浪乞討人員尤其是衣食無著的,社工和義工會勸他們去救助站求助,廣州有2個市級救助站、4個區級救助站。就在車站,社工賴昌宏遇到了從河南過來的一個流浪漢在街頭徘徊。這個流浪漢是個殘疾人,自稱是來廣州投奔在這裡打工的妹妹,但搞丟了手機,身上也沒有錢,已經餓了三天。社工告訴他可以到救助站去求助,救助站可提供餐飯和臨時休息場所,社工還帶他去市救助站的聯繫點。

  “被人偷了錢包或者三餐沒有著落的人會比較願意去救助站,但有很多流浪乞討的人不願意進站,寧願在街頭乞討。”社工賴昌宏無奈地説。有些人時間長了就成了職業乞討者,勸導他們接受救助或者回歸社會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

  案例:流浪33年 終回家鄉養老

  老年流浪乞討者是“流浪乞討人員介入服務項目”的重點對象,幫扶的最終目的是幫助他們返鄉,回到戶籍地養老安置。今年5月,鼎和社工就幫助68歲的老人孫樹學回到家鄉,而之前,孫樹學已在外鄉流浪了33年。

  從1984年開始,孫樹學就在廣州流浪乞討,常年露宿在火車站一帶。去年開始,鼎和社工在火車站廣場、蘭圃等地多次看到他沿街乞討的身影。經過一年多的時間,社工才逐漸取得孫樹學的信任,“套出”了他的真話。原來,孫樹學是吉林松原人,屬於三無孤寡老人,按照政策這類人群可以享受當地政府的養老安置。

  送回老家去養老安置是老人孫樹學最好的歸宿,社工想幫助他走上返鄉路,但是卻遇到了困難——因為多年在外,孫樹學的當地戶籍已被登出,成了個“黑戶”。怎麼辦?社工撥通了松原市的市長熱線,在市長熱線的協助下,最終查實了老人的真實資訊。之後廣州市救助站市區分站聯繫上松原市救助站,當地工作人員在今年5月初來到了廣州,離鄉33年的孫樹學終於踏上了返鄉路。5月9日,孫樹學順利入住了松原市寧江區善友敬老院。

  成績:7月已勸導7人返鄉

  鼎和社工負責人王連權介紹,2015年11月起鼎和社工承接了流浪乞討人員社工介入服務項目,他們採取駐點服務+巡查勸導的模式,勸導流浪乞討人員棄討返鄉、回歸社會。

  鼎和社工目前有13名專業社工,但流浪乞討人員多且分佈比較廣,有點“力不從心”。為此,今年7月起,鼎和社工採取“社工+義工”的駐點幫扶方式,在全市設10個駐點,招募了80多名義工,每個駐點派一名專業社工帶著兩名義工進行定時“網格化”掃街幫扶。對流浪乞討人員進行“四勸一引”:勸導、勸離、勸站(勸導去救助站)、勸返和指引就業。從7月1日到11日,社工+義工隊伍已經出動253人次,勸導流浪乞討人員214人次,幫助7人送站返鄉。


(責任編輯 :石蘭)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