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益新聞 > 正文

多一份導覽 消弭“看不懂”

2017年10月12日 09:35   來源:新華網   

  這些年,美術館已成為人們度假休閒的好去處,在剛過去的國慶假期,京城三座國家級美術館都迎來了觀展熱潮。不僅中國美術館這樣的熱門“景點”再創參觀人次新高,就連此前沒那麼熱門的北京畫院美術館、中央美院美術館也刷新了入館人次紀錄。其實,正是各大美術館使出新招兒,拉近了展覽與參觀者的距離,招攬潛在人群,才引發觀展熱潮。

  黃宇梅便是在這個國慶頭一回踏進美術館的。從事家電銷售的她直言,自己對藝術一竅不通,“就是感覺玄之又玄,看不懂也不想看。”偏見的轉變,發生在她拗不過小區鄰居相邀,帶孩子去了一趟北京畫院美術館。“他們為每位參觀者都準備了觀展攻略和親子觀展手冊。有了它們,感覺看展也沒那麼難懂。”黃宇梅所説的觀展手冊,正是北京畫院此番特意為展廳里正在展出的“筆硯寫成七尺軀——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製作的導覽冊頁。手冊依據展覽的結構劃分了四單元,內容包含引導兒童欣賞明清人物畫的啟髮式提問,以及給予孩子的參考答案。負責編印這本小冊子的北京畫院公共教育部負責人羅元欣介紹,鋻於此次展出作品年代較為久遠,而國慶期間觀展群體又以非專業觀眾為主,他們決定為每位進館的客人備一份導覽冊,目的就是消弭人們常常感嘆的“看不懂”。

  不得不説,如今進美術館看展的人是越來越多了,可抱怨“看不懂”的聲音也比比皆是。在藝術市場分析學者趙慧生看來,這種“看不懂”無外乎兩種:一種是部分作品故弄玄虛,明明言之無物,卻偏要顯出一副“唯我深刻”的模樣;再有一種就是參觀者沒做任何準備,完全抱著“到此一遊”的心態,不認真看自是難懂。“不論哪種情形,一場藝術展覽讓人看不懂就是失敗。”趙慧生認為,“看不懂”的板子還是應該打在藝術家和策展人身上。長年泡在展場的他透露,不少展覽連自己都看不懂,“甭説展品本身了,就連展覽前言、展品説明文,看著是熟悉的漢字,可壓根兒搞不懂其中的意思。”

  北京畫院展出的“明清人物畫展”,來自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天津博物館收藏的60余件明清時期人物畫,大多只有創作者名字,連釋文也是寥寥數言,原本很容易讓人看不懂。好在策展人薛良分門別類,辟出若干板塊,諸如“蛾眉”板塊,以南京博物院所藏薛素素《吹簫仕女圖》為引領,將明清時期著名女性畫家的作品,以及以女性為主題的畫作集中呈現,激起不少人的興致。“北京畫院的展覽厘清了人們的認識誤區,原來中國畫史上也不乏擅長丹青的女性畫家。”一位參觀者在展廳的留言簿上,署上大寫的讚。

  參觀者紛紛點“讚”,也不啻于給展覽方提了個醒兒。已遷居德國的畫家王勵頫認為,國內不少展覽還只是停留在“為藝術家服務”層面,鮮少考慮參觀者接受度的問題。遊走于柏林和北京兩地的他建議,國內美術展覽館應該向國外看齊,盡可能從展品説明文、展覽導覽方面花心思。

  在他看來,正在中央美院美術館展出的“藝術之規——德國當代藝術”,在處理專業性和大眾對接方面就做得不錯。展廳裏,從德國當代藝術大師博伊斯的得意門生伊門多夫創作的作品《嬰孩圖》,到托馬斯·德曼德2009年創作的攝影作品《議會》,幾乎覆蓋了德國藝術當代史上的各個重要時期。王勵頫分析,之前在北京也做過此類偏學術性的展覽,由於策展不到位,導致觀者寥寥,而這次在中央美院卻帶來超過6000人次的參觀量,“贏在策展團隊的用心。”據展方工作人員介紹,他們特意邀請了人文領域的學者參與進來,為作品輔以可讀性強的小故事。比如人們會得知伊門多夫年輕時參加過左翼組織,對毛澤東心生崇敬,現在的畫中還經常出現他的形象。

  中國美術館的國慶檔同樣爆棚,參觀人次達到3.7萬人次。相比北京畫院的觀展攻略、中央美院美術館的細化注解,這裡的策略更“直接”,安排了一批義務講解員導覽。這裡展出的第七屆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是全球首個達到100個參展國的美術展覽,原本很容易讓參觀者看得眼花繚亂。“許多人進展廳後下意識會去找每件作品右下側的釋文,其實這是不良習慣!”講解員小譚傳授經驗——首先花三五分鐘在展廳快速轉悠一圈,熟悉展覽主題,以及不同類型展品的布設位置,再大致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作品,接下來可以多花點兒時間觀摩。他笑言,觀展比拼的不單是知識儲備,還有體力。

  記者手記

  大眾美育不是口號

  降低“門檻”才是正道

  如果只是圖個熱鬧勁兒,國內不少美術館已經不費吹灰之力實現了;可要讓大夥兒從館內走過一遭後咂摸點兒藝術的味道,美術館要走的路還很長。

  暫不説展覽成色幾何,單論推出的每場展覽,是否真正把參觀者的需求考慮進去了,有很多展館做得並不合格。幾家重點美術館走在了前頭,放低姿態,不再擺出一副“愛看不看”的面孔,而是主動作為,想參觀者所想,努力為他們看懂展覽提供些延伸服務。安排志願者導覽也好,提供配合展覽的可讀性釋文也罷,無疑降低了人們走近藝術的門檻,大眾美育也才能不再停留于口號。

  有人會説,看藝術展是技術活兒,如若沒有絲毫知識儲備,理解起來必然費勁。其實未必如此。美國著名畫家羅伯特·亨利就講過,只要你擁有一顆求知與好奇的心,就能看懂藝術。只不過由於每個人的眼界不同,看見的境界不盡相同。無論藝術創作者還是展覽策展人,不能一方面自我感覺良好,言必稱立於思潮前沿,一方面又指責大眾審美能力不足,還得從完善服務鏈做起。既然創作了好的作品,也花心思布設了展廳,何妨更進一步,讓前來看展的人們在藝術品視覺衝擊之餘,收穫一份美好。本報記者 陳濤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