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益新聞 > 正文

故宮“千里江山特展”火爆

2017年11月10日 09:15   來源:人民日報   

  9月15日,故宮博物院推出“千里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特展甫一推出,便再現“故宮跑”。10月30日,雖然特展更換部分展品,包括《千里江山圖》在內的幾件書畫被替換,但人們參觀的熱情卻依舊不減。

  傳統文物如何與現代觀眾找到契合點?博物館如何打造展覽爆款,又如何讓觀眾得到更好的觀展體驗?特展策展人、故宮博物院副研究員王中旭,有了更多的思考。

  讓更多人有機會且高品質地欣賞到原作

  《千里江山圖》火了!不少人一大早就在故宮博物院入口排隊。為此,故宮博物院在9月下旬就實行了分時段發號參觀。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擋人們對《千里江山圖》的熱情,據統計,在今年“十一”長假期間,特展日均接待1.5萬—2萬名觀眾。

  特展的火爆也帶火了策展人。王中旭,這位80後的年輕策展人,在展覽推出後忙碌且興奮著——開講座、做講解,給大家解讀“千里江山”,講述畫作背後的故事。

  身為中央美院的藝術史博士,王中旭跟《千里江山圖》的緣分是從教材開始的。“《千里江山圖》是藝術史教材中的經典範例,我曾無數次在畫冊上接觸過。但畫冊上顏色偏暗,並沒有真實地將畫作亮麗的顏色展現出來。”王中旭説。

  《千里江山圖》之所以被認為是宋代青綠山水畫中具有突出藝術成就的代表作,很大的原因正是畫家王希孟用石青、石綠等礦物質給“青綠山水”上色,又用泥金勾勒出“金碧山水”的顏色。整幅畫作色彩絢麗,驚為天工,王中旭一直期待著能夠見到原作。2009年他來到故宮博物院工作,幸運地趕上那次《千里江山圖》的展出。儘管對畫作已十分熟悉,但到了現場,他還是感到十分震撼。

  “之前知道這幅畫顏色鮮亮,但真沒想到穿越近千年,它的顏色還能如此亮麗。零星顏料剝落的斑斑痕跡,向觀眾展示著畫作和歷史的厚重。”王中旭回憶起初見原作的情形,心情仍有些激動。“希望能夠合理地安排此次展出,讓更多的人,無論是出於研究還是審美的目的,都能夠有機會且高品質地欣賞到原作。”

  事實上,本次特展明確地以《千里江山圖》為主題,從展櫃設計、擺放位置到展覽策劃都精心設計,簡潔大氣,主題鮮明,又十分人性化。在細節上,特展在醒目的位置設立了主題展板,吸引觀眾。正如展覽引言所説,讓後人通過文物承載的歷史資訊,看得見歲月留痕、留得住青山綠水。

  10月底,《千里江山圖》因為換展被撤下,不少人感慨不知何日可再見。不過在王中旭看來,國寶展現形式正變得越來越豐富,人們對國寶的關注也越來越多,保護利用文物、繼承傳統文化,正在形成合力。畫作被撤不久後,中央電視臺《國家寶藏》欄目將展示並講述《千里江山圖》的前世今生,讓沒有機會看到真品的觀眾了解畫作背後的故事,讓文物更好地活起來。

  人們對高品質的文化生活需求越來越多

  其實,早在上世紀80年代,《千里江山圖》就曾在故宮展出,但受當時條件所限,也為了保護畫作,《千里江山圖》在短暫的展出後就被封存,直到2009年才再度展出。2013年,《千里江山圖》作為武英殿“故宮藏曆代書畫展”作品中的一幅展出,但並沒有今年這樣轟動。

  “人們對於高品質的文化生活需求越來越多,對國寶的熱情一直高漲。加之故宮博物院接連推出一系列展覽,尤其是兩年前《清明上河圖》的展出,既豐富和滿足了民眾的觀展需求,同時又為更多的國寶展出積累了人氣。這次的展覽更是故宮精心打磨,可以説和人們時下的需求一拍即合!”王中旭對《千里江山圖》的火爆人氣並不感到意外。“人們有需求,我們有國寶,而且《千里江山圖》又具有極高的藝術和審美價值,展覽受到追捧是很自然的事。”王中旭説。

  兩年前,《清明上河圖》在故宮博物院展出,觀眾跑步看展,從而催生了一個新詞彙——“故宮跑”。今年,為了一睹《千里江山圖》,接連不斷的觀眾又一次在故宮大排長龍,王中旭覺得,這也是托了《清明上河圖》的福。

  “《清明上河圖》是一幅風俗畫,有吸引大量普通觀眾參觀的藝術基礎。它展示的是北宋汴京城內外人們的生活和勞動場景,裏面有很多細節,比如一些人物的形態、動作,甚至一些小店的名稱都可以看到,畫面非常豐富。每一個來看展的人,無論懂不懂繪畫,都能在畫中找到自己感興趣的熱鬧場景。同是北宋宮廷畫派巔峰之作的《千里江山圖》,也有極高的藝術成就,畫作場景恢弘、色彩絢麗,人們也是喜歡的。”王中旭説,經過上一次展覽的培養,人們對於書畫展覽的熱情,尤其是對像《清明上河圖》和《千里江山圖》這樣的明星展品的關注度,可以説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王中旭認為,近年來國寶的火爆,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人們生活水準提升的必然結果。“無論是《清明上河圖》還是《千里江山圖》,都是一個出口,是人們對高品質文化産品需求的反映。”

  觀看藝術作品最佳的狀態應該是各取所需

  儘管展覽的火爆讓王中旭興奮不已,但是作為一個書畫研究者,他還有更多的思考:“《千里江山圖》展櫃前的隊伍能夠短一些,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觀展狀態。”

  王中旭覺得,對藝術品的評價見仁見智,正如同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人一樣,也不會有兩個審美情趣和藝術偏好都完全相同的人。對於觀看藝術作品來説,最佳的狀態應該是各取所需。讓每個人按照自己的品位和喜好參觀適合自己的藝術作品,這是策展人最希望達到的境界。

  “像《千里江山圖》這樣蘊含著深刻的古典仕人和文人情感的畫作更深沉。跟《清明上河圖》那樣的風俗畫不同,《千里江山圖》以描繪青綠山水為主,人物很少,或者説人物只是風景的點綴。從畫面上説,《千里江山圖》沒有那麼熱鬧。我認為欣賞這樣的作品,還是需要靜下心來細細品味,不能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如果有過多人抱著湊熱鬧的心態來看,恐怕會降低觀展體驗,失去慢讀細品這幅作品的機會。”王中旭説。

  關於今後的策展工作,王中旭的想法是:要既發揮明星展品的吸引力,同時又能有效地引導人流,讓每個人能夠各取所好,看到最適合自己的展品。“其實隨《千里江山圖》展出的,還有隋代展子虔《遊春圖》、傳宋代趙伯駒《江山秋色圖》、趙伯骕《萬松金闕圖》等,這些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品。現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千里江山圖》,其他作品受到冷落。這可能是我們在今後的策展工作中需要調整和努力的地方。”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