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益新聞 > 正文

四點半的約定

2017年12月07日 09:50   來源:北京日報   

  冬日的北京,還不到晚上7點,天就已經黑透了。大興區棗園社區服務中心,只有一間屋子還亮著燈。屋內整齊地擺放著課桌椅,墻上貼著五顏六色的宣傳畫和孩子們的照片,一個戴著紅領巾的小男孩正在課桌前看書,旁邊坐著位慈祥的奶奶。

  黑暗中,一名身著紅色羽絨服的男子快步跑上臺階,推開屋門,口中吐著哈氣,“宋老師,真不好意思,我又來晚了。”

  説話的男子叫董雲飛,在棗園小區附近一家攝影工作室上班。一年多來,這樣的“遲到”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哈哈,沒事兒沒事兒,你再晚點兒,我就把昊森先帶回家了。”奶奶邊説邊笑著起身,幫小男孩收拾書包。

  一年前,董雲飛説啥也想不到,自己剛剛上一年級的兒子董昊森在放學後能有這麼個踏實地兒呆著。

  董雲飛老家四川,來北京打拼已經有十多年了,自己做攝影工作,下班時間跟著客戶走,沒早沒晚,妻子在一家廣告設計公司,加班更是常事兒。家裏沒有老人幫忙帶孩子,兒子上學後,誰來接孩子放學成了問題。附近一些居民樓裏的託管班收費不低,自己來接孩子肯定影響工作……董雲飛左思右想,也沒個好辦法。

  送兒子上小學的第一天,校園門口收到的一張傳單讓董雲飛眼睛一亮,“尊敬的學生家長,您好!針對孩子放學後無人看管問題,棗園社區繼續開展‘愛心4:30’服務項目,居委會已招募志願者,在下午3點到6點對有此需求的學生進行集中照顧,指導學生寫作業,並開展趣味活動……”

  可再往下一看,董雲飛頓時沒了精神,“此項目主要服務對象為在社區居住的,下午3點鐘放學後無人照顧的1-3年級學生……”自己不是社區居民,還能送孩子來嗎?旁邊發放傳單的社區工作人員看出了董雲飛臉上的疑慮,一番解釋、溝通後,工作人員當場給了董雲飛肯定的答覆,“沒問題,您把孩子交給我們吧。”

  於是小昊森也和棗園社區其他小朋友一樣,有了一張接送卡,上面貼著他的照片,還寫著個人資訊。每當放學,“愛心4:30”的志願者都會準時從校門口把孩子們接到社區服務中心的教室,放下書包,喝口水,吃點水果小點心,孩子們稍事休息就開始在義工老師們的陪伴下做作業。

  “愛心4:30”結束時間説是6點,但董雲飛因為工作太忙,時常沒法按時趕到。特別是夏天的時候,工作室業務多,拍照經常持續到下午五六點鐘,有時候加上堵車,更是沒準點兒。但不管董雲飛到得多晚,“愛心4:30”的教室裏,總有一盞燈,一位老師,陪伴著昊森。每次遲到,董雲飛都是滿心愧疚,但迎來的都是老師們一張張溫暖的笑臉。

  “他們看孩子的表情,就像我們的父母一樣。”董雲飛説,我們離家在外,老人不在身邊,“愛心4:30”的志願者給了我們親人一樣的溫暖。

  被棗園的志願者們感染著,董雲飛也加入了社區活動中來,發揮攝影特長,義務為居民們服務:社區開年會,他忙前忙後拍照留影;心靈呵護服務隊要年終總結,他幫著隊員們做PPT、小視頻;看到社區老年人多,他到府給老人拍“金婚照”……甭管工作多忙,社區有事兒,他總要擠出時間來幫忙。

  如今在棗園,董雲飛已經是大夥兒眼中的明星志願者,他還在社區開設了攝影班和書法班,義務教授居民。雖然沒住棗園,董雲飛説,他早已把自己當成了這裡的一員。(記者 高健)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