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益新聞 > 正文

保護小院顏值 居民定下“公約”

2017年12月07日 10:00   來源:北京日報   

  4日,內務部街34號院居民和社區工作人員一起將大夥共同商議的小院公約懸挂在小院墻上。

  本報記者 孫戉攝

  本報記者 于麗爽

  “保護院內風貌,愛護院內的樹木、原有的磚瓦、墻壁和其他結構;不向院內潑水,注意清理門口院內積水、積雪;不在公共設施、樹上晾曬衣物……”

  4日,朝陽門街道演樂衚同83號院門口的花墻上,挂上了《小院公約》。經過歷時兩年的環境改造後,小院15戶40多位居民,將按照這個他們共同商定的公約,維護院裏的環境,讓改造成果一直保持下去。

  “小院公約”怎麼協商的?還得從演樂衚同83號院的改造説起。

  演樂衚同所在的東四南文保區,有大量衚同大雜院,設施老化,環境雜亂。2015年,在朝陽門街道的支援下,史家衚同風貌保護協會開展了“咱們的院子”院落公共空間改善項目,邀請知名設計單位和設計師對大雜院進行改造。在街道和社區的推薦下,演樂衚同83號院等7個院落入選。改造採取協商的方式進行,改哪兒、怎麼改,設計師和居民一起商量。

  院門內一間自建房,攔在改造路上。

  “院門是公共空間,因為一間自建房,空間被擠佔大半。要改造,得先拆了這間自建房。”小院改造設計師、中央美院副教授侯曉蕾説。

  可這間房的主人、72歲的翟老爺是位孤寡老人,孤僻、古怪、不愛説話。“剛開始感覺翟老爺就像個透明人一樣,小院裏其他人都不願提及他。”侯曉蕾説。

  自建房面積不大,只能容下一張單人床,上世紀九十年代用來出租,能給翟老爺帶來每個月一二百元的收入。如今已經荒廢,長期閒置,但老人家捨不得拆。

  怎麼辦?侯曉蕾帶著兩個學生,時常陪翟老爺聊天,不聊改造,聊點瑣事,嘮嘮家常。常年孤獨的翟老爺慢慢打開心扉。侯曉蕾告訴他,改造打算在院門內設計一個花墻,種上漂亮的月季。翟老爺愛下棋,騰出地方,院裏還可以放一個室外棋盤。

  翟老爺的態度,從“先留著吧”變成了“拆了也行”。

  “這院子,我住的時間最長。很多後來的我也不認識。以前啊,都是各顧各的,現在,我覺得咱別都想著自己,也想想這個院子。拆了這房真沒什麼,別耽誤改造!”翟老爺説。

  自建房拆了,小院改造順利推進。“小院公約”裏因此有了這條:院內是公共空間,大家一起所有、共同維護,不私自佔據作為己用。

  亂堆的雜物清理了,院裏多了統一設計的實木外觀的儲物櫃;破損的地面鋪平了,下水道改造後不再積水了;垂花門重新油漆了,門後設計了木柵欄墻……大雜院變寬敞變美了。

  兩年時間裏,改造一點點進行,協商會一次次開。這也培養了居民們處理公共事務的協商意識。有了這個基礎,小院改造完成後,居民們又坐在一起,慶祝的同時也在思考:改造好了的環境,怎麼維護?當設計師提議制定“小院公約”時,大家一呼百應。

  16條,400多字。居民們提議,並逐字逐條商量、修改,制定出《小院公約》。

  《小院公約》是個道德約束,為了提供資金保障,史家衚同風貌保護協會又幫助小院成立了“公共維修基金”,由居民自籌30%資金,協會配資70%,交由居委會代管。今後,院裏下水道堵了,路面破損了,都可以申請基金用來維修。居民還選舉了“小院管家”,帶著大家共同遵守公約,維護小院環境秩序。

  不只演樂衚同83號院,昨天,內務部街34號院也挂上了《小院公約》。

  “我們一共改造了7套院子,還包括前柺棒衚同4號、史家衚同5號、史家衚同45號、禮士衚同125號、本司衚同48號5個院子。目前,前柺棒、演樂和內務部街這三個院子有了‘小院公約’,演樂和內務部街這兩個院子還選出了小院管家。下一步,這七個院子都將制定出‘小院公約’,並建立維修基金,讓改造成果能更好地維護下去。”史家衚同風貌保護協會秘書長、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規劃師趙幸介紹。明年,協會計劃啟動“咱們的院子”二期工程,有了一期7個院子做樣板,這次將採取居民自願申報的方式確定候選改造名單。這一改造經驗,也有望走出東四南地區,在更大範圍內推廣。


(責任編輯 :韓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