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巴黎拉丁區的“天堂”

2017年04月12日 07:25   來源:光明日報   

  

  “拉丁天堂”廣告牌

  【海角萍蹤】

  巴黎拉丁區是巴黎大學的發源地,因曾遍佈出版社和書店,呈現鮮明的文化知識風貌。該區尤多咖啡館、歌舞廳,其中的“拉丁天堂”(le Paradis latin)最富巴黎情致,讓人想起英國大詩人彌爾頓的巨著《失落園》和《復興園》,“拉丁天堂”的藝名自然兼有“天堂”和拉丁傳統雙重含義。

  從巴黎第五區“先賢祠”漫步到卡迪納爾勒穆瓦那街28號,仰面可見“拉丁天堂”歌舞廳的霓虹燈招牌,離巴黎聖母院僅幾步之遙。該歌舞廳係由古斯塔夫埃菲爾于1889年親自設計建造,接待享有盛名的藝術家登臺演出,“場景激動人心,雜耍蔚為奇觀,匯成如‘雞尾酒’般富有神韻妙味的佳釀。尤其是法蘭西傳統的‘康康舞’,掀動諸君情懷。來此宵夜,享受歌舞和美食,保證能讓顧客度過一個無與倫比、終生難忘的夜晚”。

  如此炒作宣傳,令遊人頓悟拉丁文化遠遠沒有消亡,拉丁語族始祖“拉丁努斯”仿佛尚在人間,生活在21世紀的光明城左岸。在舞廳門口一個絕色美艷舞女的霓裳羽衣宣傳照中,人們可能會憶起法國詩人阿拉貢描繪類似情景的詩篇《巴黎燈火》:

  “為了縱情放浪,

  巴黎放棄了

  茂草離離風墻。

  就像一個女子塗脂抹粉

  誘惑一個新的情郎。”

  “拉丁天堂”的“新情郎”,自然是遠道而來的顧客。引誘遊客進“天堂”的,不僅有每晚八點和九點半美貌舞女獻上的兩場艷舞,還有美饌佳釀。第一場提供以拉丁風味為主的法國大餐,每人平均消費127歐元。第二場開飲香檳酒,每位顧客至少得消費半瓶,起價88歐元,鼓勵一醉方休。香檳酒是“天堂”裏的玉液瓊漿,顧客被勸暢飲,望著眼前騰蹈的“康康舞”和秀麗美姝,墮入酒色,不虛巴黎此行。

  實際上,巴黎所有的歌舞廳都有一個經營秘密,那就是要求客人必須消費香檳酒。觥籌交錯,喝得越多,歌舞廳越是興旺,靠此一項,歌舞廳能多淘金,“天堂”就愈放光彩。囊中羞澀者,請在門前止步,到街一側的小咖啡館喝一杯普通飲料為宜。

  波蘭鋼琴詩人肖邦曾于1831年秋,若落葉一般“被風吹到巴黎”。他在日記裏這樣寫下自己初到這座“光明城”的感觸,説:“這裡是最奢華的場所,但也最不爽潔。有最高的德行,也有最深的罪孽。難以想像的污泥潭中,一片鼓噪喧騰,人們在淡漠的生活中從眼下的天堂消逝。”在肖邦眼裏,巴黎是個“天堂”,而巴黎的天堂卻在左岸“拉丁天堂”裏。正像這座歌舞廳經久不衰的紅火節目“狂放天堂”喻示的那樣,此處是富人身心放浪的“伊甸園”。

  正如“拉丁天堂”宣傳材料所載,該歌舞廳所在地乃是大名鼎鼎的法國建築師古斯塔夫埃菲爾于完成以他姓氏命名的鐵塔後留下的一座建築學傑作,在巴黎繁如群星的咖啡歌舞廳中,它最有排場,也是最漂亮的。“拉丁天堂”在19世紀初曾是“拉丁劇院”,實為一個文學沙龍。巴爾扎克、梅裏美和大小仲馬父子等法國文壇名流都常來此聚會,使之成了精神貴族們的靈泉。1870年,一場大火突然將整幢樓燒燬,常客一時風流雲散。恰在此際,古斯塔夫埃菲爾看中了這塊風水寶地,以他的藝術理念予以重建,造就了今日的“拉丁天堂”建築物,名稱沿用至今,被列為國家文物保護單位。1977年,藝術家讓-瑪麗裏維爾在這座“天堂”裏推出了精彩的歌舞。接著,希德奈以色列擔任藝術指導多年,進一步提高表演水準,讓“天堂”中750個位子每晚座無虛席,娛樂氣氛濃郁。

  拉丁傳統是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羅曼語系國家的文化特性。當代作家安德烈莫洛瓦曾突出拉丁血統人的活躍氣質,與英倫三島人慣常的“冷靜”形成對照。觀看一下活潑非凡的拉丁舞,立時能對此産生實感。遊人懷著這種印象去“拉丁天堂”欣賞歌舞,肯定會體味到法蘭西“康康”和西班牙“弗拉曼戈”舞曲的節奏,以及葡萄牙“法朵”曲調的韻致。2009年,這裡推出了獨具特色的“狂放天堂”歌舞品牌,表演陣容由25名裸舞者組成,展現“瘋狂年代”的情愛和二戰後聖日耳曼草坪酒窖的陶醉。節目內容包括20世紀70年代的性解放系列場景,加上奇異的餘興特技表演,意欲給觀眾以衝擊波式的感官刺激。編導稱這是一首“真正的愛之禮讚”,以肢體藝術表現愛的神話,追溯人類的“情史”,展望情愛的“未來”,訴説愛的“拉丁理念”。一些思想前衛的西方觀眾看了讚不絕口,譽之為“芭蕾焰火”“流溢出生活的歡樂和雅趣”“輝映法蘭西的美惠神采”。在他們眼裏,“狂放天堂”品牌表演上乘,堪稱極致。更不用説,像在“紅磨坊”“麗都”和“癲馬”一樣,“拉丁天堂”還為顧客供應佳肴、美酒和殷勤週到的服務,在網路售票站上大做廣告,招徠遊客:“諸君請到‘拉丁天堂’來!”

  “拉丁天堂”保留的裸舞節目“狂放天堂”所以能在巴黎演藝業廣受追捧,喝彩滿堂,自有其特定的傳統社會文化環境和觀眾心理因素,與東方傳統社會的觀念殊異。

  19世紀還相當保守的法國社會轉入現代進程,特別是1968年“五月風暴”運動後,女權主義和隨之而來的性解放風潮橫掃法蘭西京城和外省各個角落。對法國人,尤其是年輕一代人,“愛情”業已嬗變為“情愛”,或者“性愛”。莎士比亞筆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情侶成了鳳毛麟角,甚至壓根兒就不復存在了。説這是“進化”也好,“異化”也好,現實總歸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無人能力挽狂瀾,阻止社會風俗難以逆轉的激流。

  由這個現實出發來看,“拉丁天堂”一類現象乃是羅曼語系國家自古希臘、古羅馬以來就重視的“人體藝術”跟現代消費社會時尚相結合的産物。在特定範圍內雖由幾乎全裸舞者表演的歌舞,畢竟還有別於誨淫誨盜的純粹性交炫示,或X類黃色電影。因而,法國當局,無論是右翼掌政還是左派上臺,對這種演藝活動都持寬容態度,不去“掃黃”。聽説東方一些國家嚴禁,西方人往往報之一笑,堅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由此東西方之間的精神文化差異可見一斑。

(責任編輯:于躍)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