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頂尖科學家,各國給什麼待遇

2017年02月27日 08:11   來源: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楊振寧、姚期智放棄外國國籍,轉為中科院院士”,對於中國科學界乃至中國社會來説,這都是一個引發轟動的消息。然而,國內輿論場的反應再次證明,95歲的楊振寧是中國目前知名度最高,同時也是受到爭議最多的科學家。有人盛讚他的科學貢獻,有人議論他的婚姻是非,有人警告“群嘲楊振寧,小心寒了人才環境”,更多人糾結于“他到底愛不愛國”。“最好的科研生涯留在美國,晚年回到中國,享受在國外沒有的待遇”,這是非議楊振寧“不愛國”中一種最典型的聲音。那麼在其他國家,供職于最高水準的科研機構對於科學家來説意味著什麼?他們能享受到什麼樣的待遇?

  美國:當國家科學院院士,特權少

  在美國科學界,代表最高水準的機構是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工程院、美國國家醫學院、美國國家自然基金會。其中,當選為國家科學院院士是在美國僅次於獲諾貝爾獎的最高學術榮譽之一。

  不過,成立於1863年的美國國家科學院是一個“由傑出學者組成的非營利性協會”,沒有政府撥款。成為該“協會”的院士不具有經濟和行政意義,物質待遇不會有什麼變化。院士沒有特權,不能更快地晉陞職稱,而且如果在學術上沒有進一步的發展,可能會得不到相關單位的續約。他們在為政府提供科學和相關技術服務時沒有辦公室,也不獲取個人報酬。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這個頭銜被學術界廣泛認可,含金量高,不過它對應的名稱更準確地來説是“member”,也就是會員。這家“協會”的院士每年須為自己的頭銜繳納200美元的會費。如果3年不交,就轉為名譽退休院士。據了解,美國院士的資歷或許能在申請科研經費時有幫助,不過起關鍵作用的仍然是申請的項目內容。

  説到美國科學家的待遇,有一個事例總被提起。一位美國國家科學院華人院士上世紀80年代獲得諾貝爾獎後,在其任職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得到了一個特殊待遇——學校停車場的“優先車位”。不過在許多人看來,這個待遇已經很好了,因為這所大學的車位一直很緊張。

  在美國,院士頭銜是一種“非物質化的榮譽”,與此同時,它意味著要承擔更多責任:作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必須為其所在領域的年輕科學家做出表率;需要為聯邦和地方政府提供廣泛的政策諮詢。

  北美大學系統中,學校內部的教授頭銜往往更有分量,能在學校享受一等的教授收入和待遇。依照北美學校的“教授治校”理念,對學者的評價不完全依賴於官方或半官方機構的認可,大學有較大的自主權。反過來説,評上院士,未必能在學校內部評上教授。

  近幾年,媒體對於美國科學界待遇的關注,焦點多在收入差距方面。《自然》雜誌2016年的薪酬調查顯示,2015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裏,有29名醫學研究者的每人平均收入超過100萬美元,10名以上的非臨床研究者收入在40萬美元以上。然而,數以千計的博士後年收入在5萬美元以下。

  俄羅斯:院士最高每月10萬盧布補貼

  俄羅斯的頂尖科學家主要來自俄羅斯科學院, 該機構下設650個分支機構,擁有近5萬名研究人員,自1724年成立以來,已有19位學者獲得諾貝爾獎,其中自然科學領域有11位。

  蘇聯時期的一個國際大環境是美蘇爭霸,因此當時的科研人員,尤其是軍事科技部門的研究者待遇很好。有俄媒稱,蘇聯科學院院士工資為每月700至1000盧布,是當時國內的最高待遇,據説到了上世紀80年代初,科學院院長月薪(1500盧布)比蘇共總書記還高,而院士的工資和政府部長工資相近。政府為科學院院士提供高級住宅、子女入學特殊照顧等待遇。蘇聯頂級科學家還會獲得各種榮譽和稱號,比如“列寧獎”“蘇聯社會主義勞動英雄”。此外,那時的科研人員享有較高的政治待遇,自上世紀50年代起,有不少專家學者當選為蘇共黨代會代表或進入中央委員會。

  蘇聯解體後,俄經濟嚴重衰退,政府陷入財政危機,科研經費佔GDP的比例由上世紀80年代的2.03%下降到0.4%。由於經費銳減,俄科學家的生活水準大幅下降,許多年輕科學家出走,前往歐美國家尋求職位,從1991年到1994年,俄科學院研究人員總人數下降了40%。

  俄羅斯總統普京2000年第一次執政後,不斷改善科研人員的待遇,科研經費從2002年到2005年翻了三番,達到20億美元,並將科技政策重心放在吸引和支援年輕科學家方面。目前俄羅斯科學院面臨“老齡化”嚴重的問題,半數以上人員年近退休。

  如今,俄羅斯科學院院士的待遇相較于蘇聯時期有所下降。他們不再享受政府提供的別墅和專車待遇,不過科學院可以建房,比市場價格便宜;科學院有醫療中心,但院士看病沒有什麼特權;當選院士在申請課題、項目立項方面沒有優待,和其他申請者一樣,他們需要經過專門的評審委員會鑒定。

  俄羅斯“zarplatyinfo”網站援引俄科學院的數據顯示,物理領域的院士月收入約3.8萬盧布,生物領域的院士約2.7萬盧布。在科研領域工作超過10年的科學家可根據學位不同獲得數額不等的津貼,科學院院士最高每月可獲10萬盧布(10盧布約合1元人民幣)補貼,不過補貼數額有可能在今年被削減。

  德國:“卓越計劃”、退休政策、成就獎

  “越來越多的頂尖科學家回到德國。”德國新聞電視臺近日報道稱,德國各個“吸引頂尖科學家”的項目正在産生效果,大批外國和海歸頂尖科學家來到德國搞研究。

  “幾十年來,德國科學家因為待遇問題出現過兩次出國潮。”德國柏林教育政策專家霍茨貝格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第一次是二戰後,美國招攬了近千名德國頂級科學家到美國,比如火箭專家馮布勞恩;第二次是兩德統一後。目前,美國有約2萬名德國科學家。

  在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從事幹細胞研究的女科學家阿諾德曾對《環球時報》記者説,與德國相比,美國沒有官僚主義和等級制度,靈活性更強。而且,科學家的收入比德國高出3至4倍。

  進入21世紀後,德國積極用優厚的待遇吸引科學家,推出“卓越計劃”,給大學和研究機構更多國家資助,讓頂尖科學家可以破格晉陞教授。德國聯邦教育及研究部的數據顯示,聯邦政府的研發投資2005年為90億歐元,到2012年已提升至約138億歐元,增幅達53%,且仍在不斷上漲。

  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的數據,德國頂尖科學家稅後工資是每月4500歐元以上,還有各種補貼。另外,他們當中許多人兼職提供資助的企業的高管,收入是工資的幾倍。65歲退休時,頂尖科學家平均可領取最高工資72%的退休金,而一般公司僱員所得退休金平均約佔工資純收入的47%。德國社民黨聯邦議員勞特巴赫曾稱,國家給一個教授的退休金總額大約是一個酒吧服務員的20倍。

  在德國從事研究的頂尖科學家還可以獲得各項豐厚的獎勵。德國洪堡基金會和聯邦教育及研究部2002年啟動了索夫亞-克瓦雷夫斯卡亞獎,2014年以前每兩年頒發一次,現在是每年頒發,頒發對象為年輕科學家,截至2015年共有120名獲獎者。

  索夫亞-克瓦雷夫斯卡亞獎得獎者中約2/3是在德國從事研究的外國科學家,1/3是在海外的德國科學家。每個獲獎人可以拿到140萬至165萬歐元的獎金,在5年時間裏,可以在德國機構組建工作團隊,獎金的用途還包括研究人員費用、材料費、實驗室和器材經費等。中國駐德國大使館教育處的網站顯示,2002年至2015年獲得該獎項的中國學者至少有7人。

  日本:企業提供獎項 社會給予榮光

  東京都台東區風景優美的上野恩賜公園裏,坐落著日本最高學術機構日本學士院(The Japan Academy)。該機構院士中有13名諾貝爾獎得主,佔日本諾貝爾獎得主總數一半以上。

  為優待功績顯著的學者、促進學術發展,1956年日本專門通過《日本學士院法》,明確日本學士院的法律地位。根據規定,學士院院士定員150人,為終身制。除了自身大學教授、科研機構工作人員等職業收入外,日本學士院的院士每年以“準公務員”身份領取固定工資和補助。日本文部科學省公佈的2015年日本學士院財務報告顯示,發放院士工資3.34億日元(100日元約合6元人民幣),院士差旅等補助經費4.36億日元。

  除了官方機構的獎金與補助外,日本各大企業紛紛拿出鉅額資金,設立“朝日獎”“日本國際獎”“花王獎”等科學獎項,讓日本科學家不僅衣食無憂,還獲得源源不斷的研究經費。日本科學家通常不會因為一段時間內沒有出科研成果而擔心受到冷落或失去飯碗。在研究過程中,會有各種機構主動找到府資助,科學家完全不受政府、社會的考核、評價等干擾,可以長期潛心從事研究。

  2014年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赤崎勇,從松下技術研究所調回名古屋大學時已年滿51歲,還沒有特別引人關注的成就。為支援他開展化合物半導體研究,名古屋大學花鉅資專門為其建造一間無塵實驗室。最終,赤崎勇發明瞭藍光二極體。值得一提的是,赤崎勇同時為名古屋大學培養出另一名年輕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天野浩。

  日本科學家的社會地位令人艷羨。他們被稱為“先生”,這個詞在日本不是誰都能用,只有民眾心中最崇高的職業才能有此殊榮。自明治維新以來,日本社會就確立了崇尚科學、尊重科學家的氛圍。最明顯的例子是,與多數國家不同,日本鈔票上全是學者,沒有政治家。最常用的千元鈔票上,印著野口英世的頭像,他是生物學家,在非洲研究黃熱病時因染上病毒而去世。萬元鈔票上的福澤渝吉,是日本學士院前身東京學士會院的首任會長。

  少為人知的是,現在日本的明仁天皇也是一位科學家。他是魚類學者,專門研究蝦虎魚亞目,併發表了29篇論文。外界有評價説,在其研究領域,明仁天皇是“權威”。1992年,他開始向《科學》雜誌投稿,1994年寫了論文《蝦虎魚種係的形態學特徵之重要性》,2008年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基因》上發表論文。明仁天皇還是2500頁厚的《日本産魚類大圖鑒》的19位作者之一,親手撰寫了其中350頁內容,因此曾有日本媒體評價説,“比起當天皇,他或許更想做一名科學家”。【環球時報駐美國、日本、俄羅斯、德國特約記者 唐 鈺 蔣 豐 水 六 青 木 柳玉鵬】

(責任編輯:林秀敏)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