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伊朗大選今日開戰!兩派較量或決定最高領袖人選

2017年05月19日 08:15   來源:澎湃新聞   

  伊朗第十二屆總統大選投票週五拉開帷幕,包括現總統哈桑魯哈尼( Hassan Rouhani)在內的4名候選人將接受近6000萬伊朗選民的選擇。

  這 是2015年7月伊朗核協議簽署以來,伊朗舉行的首次總統選舉。外界不僅將這次選舉視為對魯哈尼過去四年執政成績的一次檢驗,更將其視為伊朗改革派與保守 派的一次較量。這次大選不僅將決定未來四年伊朗內外政策走向,更有可能對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繼任者人選産生影響,繼而影響更長時期內的伊朗政治格局。

  不過,以色列海法大學國際政治學博士研究生王晉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對外界而言,伊朗此次總統大選的一個重要意義是通過大選觀察伊朗民心以及未來四年伊朗外交走向。

  改革派與保守派的較量

  在 投票前數日,改革派與強硬保守派都已迅速完成了力量整合。5月16日,改革派候選人、現任第一副總統賈汗吉裏(Eshaq Jahangiri)宣佈退出競選,號召伊朗民眾投票支援現總統魯哈尼。此前一天,保守派候選人、德黑蘭市市長卡利巴夫(BagherGhalibaf) 也宣佈退出選舉,並轉而支援強硬保守派總統候選人、前司法部副部長易卜拉欣萊希(Ebrahim Raisi)。

  如此一來,4月20日獲得總統候選人資格的6人中,只剩同屬改革派的魯哈尼與前副總統穆斯塔法哈希米-塔巴(Mostafa Hashemi Taba),以及同屬強硬保守派的萊希與原總統顧問穆斯塔法米爾薩利姆(Mostafa Mirsalim)。

  按照伊朗的選舉規則,5月19日的投票如果沒有人獲得半數以上的選票,則得票最多的兩名候選人將進行第二輪投票。據報道,第二輪投票安排在5月26日。

  儘管目前仍有四名總統候選人,而魯哈尼真正的對手或許只有一個——萊希。四年前,魯哈尼以50.3%的支援率在第一輪投票中拔得頭籌,直接當選伊朗總統。如今,魯哈尼正面臨著萊希的強大挑戰。

  伊 朗學生民調機構(ISPA)5月7日、8日所做的民調顯示,魯哈尼以42%的支援率遠遠超過萊希27%的支援率,但隨著有25%支援率的同屬強硬保守派陣 營的德黑蘭市市長卡利巴夫的退出,部分選民勢必可能轉而支援萊希。如此一來,萊希與魯哈尼的支援率將不可避免地進一步縮小。事實上,根據IPPO民調公司 5月17日發佈的最新民調顯示,萊希與魯哈尼的差距的確正在縮小。

  儘管魯哈尼面臨萊希的有力競爭,但是外界仍然認為魯哈尼連任的機會非常大。特別是考慮到改革派在去年2月的議會選舉中佔據上風的結果,説明魯哈尼政府仍然得到了伊朗民眾主流的支援。去年議會選舉中,改革派獲83席,保守派獲78席。

  此外,同樣屬於保守派的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Khamenei)近期的表態也值得注意。就在大選前不久,哈梅內伊對魯哈尼接連提出批評。

  哈 梅內伊倡導“抵抗經濟”(resistance economy),及更多的致力於增加國內生産,降低進口。據半島電視臺報道,幾星期前針對魯哈尼試圖吸引外資的努力,哈梅內伊表示“候選人應該承諾不要 盯著國外”。而在幾天之後,哈梅內伊又對魯哈尼有關伊核協議的言論提出直接批評。魯哈尼稱其對西方的緩和政策使得戰爭威脅消退,而哈梅內伊在推特上針鋒相 對地表示,“是人民在政治舞臺上的存在,從這個國家消除了戰爭的陰影。”

  結果影響伊朗政治格局?

  此次總統選舉之所以受到廣泛的關注,不僅因為它將決定未來數年改革派和保守派誰將主導伊朗政治,也因其可能對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未來的繼任者人選産生重要影響。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今年已經78歲,2014年接受前列腺手術後,有關其繼任者的猜測越來越多。

  英國《衛報》指出,此次總統大選有可能對下一任最高精神領袖的競爭發揮決定作用,對一代伊朗人産生影響。半島電視臺則直接表示,此次大選將決定未來伊朗的最高領袖和改革運動。

  雖然伊朗最高領袖是由專家委員會推選産生的,但是總統在最高領袖繼任者這個問題上任然能夠重要的作用。1989年伊朗前最高精神領袖霍梅尼去世時,現任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正擔任總統一職,他被專家委員會推舉為霍梅尼的繼任者成為伊朗第二任最高精神領袖。

  “根據伊朗1979年以來僅有的一次最高精神領袖更替來看,哈梅內伊就是由總統變為精神領袖,因此伊朗總統歸屬也就可能成為下一任的精神領袖。”王晉對澎湃新聞表示。

  實際上,魯哈尼的對手萊希被認為其政治野心遠非僅僅是贏得總統大選而已。早在去年伊朗的一些媒體就宣揚萊希有望成為哈梅內伊的繼任者。而同屬保守派的哈梅內伊也曾稱讚萊希“值得信任,經驗豐富”,這也令許多人猜想他可能成為哈梅內伊的接班人。

  不過,如果萊希輸掉此次總統大選,那麼則有可能斷送他成為最高精神領袖的機會。《衛報》表示,儘管在伊朗政治體制內有許多限制,但是民眾支援對於領袖仍然極端重要。《衛報》援引一名德黑蘭大學教授的話説,“如果你輸掉總統大選你就沒法成為最高領袖。”

  王晉則表示,最高領袖的人選還很難確定,尤其是考慮到哈梅內伊身體狀況,以及伊朗國內政治力量對比,這其中變數很大。“只能説存在下一任總統會有提升自己(成為)最高精神領袖的可能性,但是不能確定。”

  經濟不如意拖累魯哈尼

  魯哈尼在過去四年的執政成績可圈可點。在這位溫和改革派總統的帶領下,2015年7月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達成了歷史性的全面解決伊朗核問題的協議,成為伊朗與西方國家改善關係的轉捩點。

  不過伊核協議的成功並沒有為伊朗迅速帶來預想中的經濟利益。彭博社此前報道,雖然經濟學家普遍認為,魯哈尼將通脹率從30%的高峰降到一位數、伊朗石油産量從每天280萬桶猛增至每天380萬桶“令人印象深刻”,但保守派仍然有理由贏得勝利,因為伊朗經濟形勢依舊趨緊。

  伊朗國內的失業水準仍然很高。據半島電視臺伊朗目前的失業率高到13%,有近三分之一的年輕人沒有工作。半島電視臺表示,失業問題將成為本次大選中的一個中心問題。

  “魯哈尼確實盡力了,但是難以改變現狀。”王晉表示,魯哈尼的思路是對外開放,希望通過伊核協議同美國改善關係,然後引入外資尤其是西方的技術和資本。“不過過去四年看,由於美國制裁還在,西方國家對於重新回歸伊朗市場並不熱情。”

  經 濟上的乏善可陳,都成了保守派攻擊魯哈尼的藉口。據《德黑蘭時報》報道,在此前三場電視辯論中,三名保守派候選人指責魯哈尼政府未能有效提升就業,並缺乏 財政的透明度,導致經濟增長未能達到預期水準以及腐敗現象。萊希指出如能當選將向有需要的民眾提供三倍的福利支援,卡利巴夫則承諾將創造500萬個就業機 會。

  不過,保守派雖然指責魯哈尼在經濟領域的表現,但是保守派也並沒有提出更加合理的經濟政策。據《德黑蘭時報》報道,本月早些時候就有數十名伊朗經濟學家發表公開聲明,敦促國民支援現任總統魯哈尼連任。

  這些經濟學家對對保守派候選人的施政綱領持保守態度,警告如果保守派候選人當選下一任總統,將導致通貨膨脹,並擴大貧富差距。

  “無論誰上臺,都要面對伊朗國內高失業率,經濟發展窘境,環境問題(沙塵暴,水資源枯竭),”王晉評論説,“從大選電視辯論看,外交議題比重很少,大家都集中在經濟議題,所以無論誰上臺,都需要做好經濟問題。”

(責任編輯:林秀敏)

精彩圖片